steamshen

破樊笼【续十三】

我最近又觉得腻味够了,想要开始搞事情了……

》》》》》

两个人到家前发现跟着的换了人,大概陈皮也去休息了,齐桓把车停进车库,说:“等这件事完结,咱们也该好好请人吃顿饭,谢谢人家。”

“嗯。”张日山点头,齐桓看他的样子,问道:“怎么?从前你和他不对付?”

“也不是,唉,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张日山背好背包下车,齐桓勾着他的肩膀往电梯走,“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不对付就不对付呗,挺正常的。”

“我觉得不应该这么说,毕竟当时你们能把我救出来,是他通风报信的,况且现在他也在帮我们。”

齐桓他亲昵地轻摇了两下他的肩膀,“你都知道?”

“春申偷偷告诉我的,他说陈皮威胁他不要讲。”张日山低下头,可能为自己曾有的某些想法而羞愧,进电梯的时候他偷偷抬头看一眼齐桓,“你认识他现在跟着的那个人吗?”

“稍微有点认识,你张爸爸和他更熟一些。”

“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齐桓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可以说,虽然他现在拥有了全新的生活,但在他的内心深处,陈皮和春申是他永远的亲人,他们曾经相依为命,并且最终都活了下来,哪怕陈皮的性格不是他能接受的,他也不会放弃关心他的机会。

“怎么说呢?”齐桓摸了摸下巴,一遍叫张日山开门,一遍说,“我只有一个词能够形容,风华绝代。”

“是女的?”张日山惊讶地张大嘴,齐桓笑着勾起他的下巴往上托,“是男的,回头你有机会能见到那位红先生就知道了,至于他的为人,如果你张爸爸也愿意和他做朋友,想来是不差的。总之,小陈能跟着他,说不定也是一桩好事,你就别担心了。”

“我没有担心。”

张日山白皙的脸上微微泛红,他径直进了厨房,把包里的饭盒放进微波炉,另外的酱菜搁进冰箱,回头见齐桓还懒洋洋地靠在厨房门口,马上问道:“你怎么还不去洗澡?想先吃饭?”

“你害羞的时候特别可爱。”

齐桓走上前两步,伸手捧着他的脸揉了两下,“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

“不要闹了。”

张日山去抓齐桓的手腕,但是他的手心很温暖,食指和中指上带着细细的茧,滑过脸颊的时候有点酥痒,张日山瑟缩了一下,侧头轻吻齐桓的手掌心,“我们的好运气都来了,陈皮的和我的,他遇到了他的贵人,我也是。”他说着,把他的双手合拢,紧紧地握在自己的手中,表情虔诚又认真,那一瞬间,齐桓的心也跟着变得软绵绵的,他看着男孩低下头露出的后颈,厨房柔和的乳白色灯光笼罩着他修剪干净的发脚和那一层细细的汗毛,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轻轻托起他的下巴道:“真要命,看来我不该答应让你住回家里,真是每天都在考验我这个老人家的定力。”

张日山咬住下嘴唇,略微眯起眼睛看着齐桓,“你舍得把我扔在张家么?”

“你知道我舍不得,我没法不答应你的所有要求。”

“你真的什么都能答应么?”

“说吧,你在打什么坏主意?”

“你猜猜……”

张日山凑近一些,两人的呼吸交织着,仿佛这炽热一点就着,齐桓知道,作为年长的那个,他需要时时克制自己,但有些事情之所至,就像他永远没法抵抗眼前这个慢慢贴近的男孩子,他的眼睛里有春光乍现,带着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模糊的明媚清俊,齐桓觉得自己仿佛跌进另一个镜花水月的世界,一半是清凉,一半又燥热,两个人在这个世界里跌跌转转,还好衣服口袋里手机适时响起把他的意识拉回现实。齐桓平复了两边急促的呼吸,一遍手忙脚乱拿出手机来看,一遍做贼心虚地拢了拢张日山松开的衣领。

“糟糕!”齐桓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张日山凑过去看了一眼,原来是尹新月,噗嗤笑了,“糟糕什么?”

“我差点一失足成千古恨。”他决定不受诱惑,把张日山推开,催促他赶紧先去洗澡,然后才接通电话,尹新月的声音立刻传来,“你是不是睡了?”

“喔,没,我们刚到家。”

“那么晚?”

“今天诊所里比较忙,加了一会儿班,什么事还特地这么晚打电话来?”齐桓这才把饭从微波炉里取出来,坐在饭桌边慢慢地吃。

“今天小山走的急,我一忙也就忘了,明天年初五,你下了班过来吃饺子。”

“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像今天一样忙……”

“再晚都等着你行不行,齐少爷?我告诉你,你不来我也不让小山给你送晚饭,你自己看着办吧。”

“知道了,知道了,一定过来,不敢不来。”

尹新月停了一会儿,笑道:“有小山在,谅你也不会不来。晚上也别回去了,就在家里住下来,听到没有?”

“尊旨。”

“那你吃完饭早点休息吧。”

尹新月说完,把电话挂了,齐桓这才好好地把晚饭吃完,等他把饭盒洗干净的时候张日山从浴室走出来,头发没擦干,滴滴答答往下滴水,他趿着拖鞋走到厨房探头看了一眼,“你已经吃完了?”

“早吃完了。”齐桓本来走去自己卧室拿换洗衣服,转头看他坐回客厅沙发上看电视,于是道,“我给你拿吹风机先把头发吹干。”

张日山应了一声,盘腿等齐桓来给他吹头发,他不惯撒娇,唯独对着齐桓又是另一种感受,觉得无论自己是什么样子,他都会接纳包容。

“刚才张妈妈打电话和你说了啥?”

张日山拿着遥控器随意换台,热风伴随着齐桓手指的轻柔动作徐徐地吹拂在头皮和脖子上,他舒服地闭上眼睛靠向身后的那个男人。

“明天初五,她叫我晚上过去吃饺子,你不用给我送饭了,下班我自己开车过去。”

“好。那超市咱们后天再去吧。”

“后天我休假,咱们好好逛逛,看你还要些什么?你学校那种深山老林,总觉得要啥没啥,再顺便去趟银行,得帮你重新开个户头。行了,吹干了,早点去睡吧。”

张日山赖在沙发上没动,继续换台,“我等你洗完再睡,对了,我先去把明早要熬粥的米准备好,你的那个电饭锅有煲粥预约的功能,我看张妈妈用的也是这种,很方便。”

齐桓进了浴室,正在刷牙时就听张日山问:“你喜欢吃什么馅的饺子?”

“怎么?你要包给我吃吗?”

“别的暂时学不会,包饺子总不难吧。”

齐桓笑着漱口,“酸白菜猪肉的吧,张家的酸白菜做的好,那个拌饺子馅最好,回头你帮着揉面擀饺子皮,那个不太容易。”

“我来学!”

“行,我等着吃你给我包的饺子。”

说完齐桓把浴室的门关上了,张日山把电饭煲的时间预约后又回到客厅,电视里还在播放着各类庆贺新年的联欢晚会,他换了一遍电视台,觉得实在没什么可看,索性把电视关了。耳边是隔着浴室门里哗哗的水声,张日山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刚才照镜子时他看到一小片深红色的痕迹,他马上跑去自己房间找了一件高领毛衣,然后偷偷摸摸晃进齐桓的卧室。这里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进来了,打开衣柜的门照了照镜子,他开始打量齐桓那一整列排放整齐的领带和袖扣,他的穿着以深色为主,干净清爽,张日山特别喜欢他来接自己那天带的那条蓝色领带,他摸了摸,然后抱着自己的白毛衣倒在齐桓的床上打了一个滚。整张床上都带着那种干净的薄荷气味,虽然齐桓给他买了牛奶味的,但他更喜欢他用的那种味道,让他觉得正被齐桓拥抱在怀里,张日山感到一阵安心,困意涌上来,他打了一个哈欠,很快便陷入睡梦之中。

齐桓吹头发的时候没看到客厅有人,以为张日山已经睡了,但他房间的门大开着,他走过去看,并不见人,再看自己卧室,那孩子早已经在他床上扎手舞脚睡熟了。齐桓苦笑不得,本来想把他叫醒,但那会儿已经快十二点了,只得轻轻抽走他抱着的毛衣,拉过被子盖他身上,然后把顶灯关了,开了自己那边的台灯,黄融融的灯光将张日山侧睡着的身影投射到墙上,像一片起伏连绵的群山,齐桓在他身旁躺下,还没过一分钟,张日山就翻了个身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

“张日山,你是不是装睡?”齐桓轻声问。

“嗯……”

“回自己房间睡好不好?”

“……嗯”

齐桓低头看他把脸埋在枕头和自己的肩颈处,正睡得迷糊,因为灯光皱了皱鼻子,只得把灯关掉。

 

两人是被一阵急促的鞭炮声吵醒的,张日山揉了揉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正扒在某人的身上,仿佛无尾树熊,然后他知道自己厚着脸皮赖在齐桓的房间里睡了一整晚,很不好意思地说道:“你昨晚怎么不叫醒我?”

齐桓扭了扭有点僵硬的脖子,去看床头的电子钟,“你还好意思说,我怎么叫都叫不醒你,又不能把你从床上踹下去,只好让你赖一晚啦。”说罢,他掐了掐张日山的脸,“怎么样,小少爷?在我这儿睡得舒不舒服?”

张日山点点头,齐桓刮他的鼻子道:“你是嫌我给你买的那张床睡得不舒服?还是不喜欢我给你准备的房间?”

“不是的,我就是太困了,所以……”

“行了,和你开玩笑的,赶紧起床吧,今天是不是有正经早饭吃?”

“对,我去看看粥煮的怎么样了。”

张日山终于想起自己还定时煲了粥,一骨碌从床上跳起来冲进了厨房,齐桓这才缓缓地坐起来,他转动两记脖子,掀开被子下地。”未来的张大厨,咱们的粥煮的成不成功?”

“可好了,你看!”

张日山将盛出来的白粥像献宝似的递到齐桓面前,“你看看。”

“这可真是太好了,看来以后我的三餐是有着落了。”

得到齐桓的赞扬让张日山信心倍增,他对着那碗白粥左看右看,直到齐桓催促他赶紧去刷牙洗脸才肯走开,“你等着吃我今晚包的饺子。”他一遍说,一遍挽起衣袖,齐桓正在把他昨晚带回来的酱菜装进盘子里,他拉开凳子让他坐下,然后把调羹和筷子递给他。

“被你说的我连午饭都不想吃了,专门留着肚子晚上吃饺子。”

“那不行,你下午记得别吃零食了。”张日山耳提面命道,“不知道今天诊所会不会还像昨天那么忙?”

“这可说不准,不过今天又有两个大夫回来接班,别担心,我会在微信上给你通报行踪的。”

张日山点点头,“你晚上开车回来当心一点,别太快,不知道陈皮的人会不会跟着,要不要我过来找你——”他话还没说完,齐桓夹了一块酱茄子塞进他嘴里,“别担心了,我的小少爷,在照顾自己这件事上我已经实践二十几年了,好像干的也还不错,要不要我向你证明一下?”

张日山笑了,他埋头把粥喝完,趁齐桓洗碗的时候换好衣服,又帮他把饭盒装好拎上。齐桓擦着手出来,打量着身长玉立的年轻男孩,再次忍不住感叹道:“唉,我们家大儿子长的真是好看。”

张日山下意识地拉了拉毛衣衣领,“你是打算每天都要夸一遍吗?”

“夸你总不嫌多。”

“再夸下去我可要膨胀了。”

“膨胀吧,我牵着呢,跑不远。”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出了门,今天街上的人多起来,大约是过了年初五人们都要出来活动,齐桓索性开车送张日山到车站,正好那辆车从后头缓缓开过来,张日山想起昨天在车上遇到霍家老太太的事,心说怎么忘记和齐桓讲了,于是他隔着车窗道:“晚上要没事就早点回来,我和你说件有意思的事。”

“啥有意思的事呀?”

“你回来的早我就告诉你,啊,我的车来了,拜拜。”

齐桓把车靠边停,从后视镜看着张日山上了公车,他隔着车窗朝车里的齐桓挥了挥手,才找座位坐下,然后立刻拿出手机叮嘱他一定吃午饭。等张日山到张家的时候尹新月刚好挽着张启山从外头买菜回来,“急匆匆的跑什么?”

“我要帮忙包饺子。”张日山放下书包说道。

“行啊,先帮我摘菜剁馅吧。”尹新月说,张日山跟在她身后道:“齐……齐医生想吃酸白菜猪肉馅的,他说你做的酸白菜特别好吃。”

“你见过这样的人没有?总说自己不挑嘴,每回都要特特地点自己喜欢吃的,还就惦记着咱们家的好东西,是不是?”尹新月告诉张日山腌酸白菜的缸放在哪里,他取了两棵出来,照着尹新月说的剁馅拌馅,然后又帮着和面,因为还有另外几家亲戚都要来吃饺子,张日山忙活了一整天,好容易抽时间拿手机拍了张自己包的饺子,发照片给齐桓,又不放心,问了一句“今天要不要加班”。

“放心,我已经和刘医生打过商量了,下午早点走。张大厨,咱们这饺子包的还欠点火候呀。”

“你等等,再多练几个一定能包的和张妈妈包的一样好看。”

“那我等你晒照片给我。”

张日山立刻搁下手机,又看着尹新月的手法包了几个,这时亲戚们陆陆续续都到了,都过来帮忙,没一会儿功夫就包了满满一大桌饺子,张日山特地把齐桓要吃的那几十个放在另外的盘子里,等他回来了再煮。

“小山,问问齐桓回来了没有?”尹新月开始煮大家吃的饺子了,抽空问了句。

“我问问。”

张日山马上洗了手发微信,“不行你们先吃吧,不用等他,他从诊所出来到这儿还有好一会儿呢。”

“知道,我可不等他,就是叫他别太晚了,不然得饿着肚子开车。

张日山一边笑一边给他发微信,“张妈妈说你再晚回来,你的饺子可都被别人吃掉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了,千万留着我的份。”

“我死命救下了,到时候陪你一起吃。”

“等着,我半个小时就能到。”

“小心开车。”

放下手机,张日山安心地逗秋秋玩,又喂她吃了两个饺子,太阳慢慢隐到地平线的下面,张日山看了看时间,抱着秋秋到门口去看,但齐桓的车一直没出现。

“这都几点了,他怎么还没到?”尹新月走到他身边,把秋秋抱走,张日山立刻拨了齐桓的电话,可是电话没人接听。

“没人接?是不是还在开车,再等等吧。”

张日山点点头,他挂断电话,心里却开始隐约不安起来,这状况并不正常,若在平时也就算了,但裘德考的事始终像是一个不知道何时会引爆的定时炸弹,张日山越发后悔没有问陈皮要一个联系方式,他想起齐桓说过张启山同陈皮的那位师父相熟,正犹豫着要不要请他打电话索取联系方式,张启山就朝他走了过来。

“我听说了,已经去问了,别担心,可能路上遇到了什么变故,问过诊所了吗?”

张日山立刻又打电话到齐桓的诊所,是那位刘医生接听的,“齐桓?他一小时前就急匆匆走了,说是家里煮了饺子等他回去吃呢。怎么?他还没到家?”

张日山一颗心“咚咚”直跳,他声音有些颤抖地向刘医生道谢,然后紧紧地盯着张启山,见他挂断电话,立刻说道:“诊所里的医生们说他一小时前就已经走了,怎么会现在还没到?会不会……”

“先别吓自己。”

张启山按了按他的肩膀,然后带着他出了屋子,“齐桓知道裘德考的事,一定会小心的,而且回来的这条路上比较热闹,对方胆子再大也不敢在大街上公然掳人,放心。”

“那会不会有别的事……”

张日山话还没说完,手里的手机就响了,是个陌生电话,他疑心会不会是陈皮,马上接通了,电话那头有点吵,也不知是在什么地方打来的。

“张日山,喂?张日山吗?”

“我是。陈皮?”

“四哥叫我打电话给你,让你赶紧来一趟六院,齐医生出车祸了,这会儿正在急救。”

张日山只觉得脑子里“咯噔”一声,还好张启山及时撑了他一把,他到底冷静,从张日山手里接过电话问明了情况,然后拉着他进屋拿外套,“我现在开车带你去医院,别发懵,听见没有?”

张日山点点头。

“先去车里等我,我马上就来。”张启山皱着眉头,轻轻推了他一把,然后叫住尹新月到一旁说话,她听了也有点急,“你赶紧带孩子去,我看他有点被吓到了。”

“老爷子那边先别和他说。”

“知道了,你开车也当心,要什么给我打电话。”

张启山答应了,拿着车钥匙急匆匆出了门。 

【未完待续】

评论(4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