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碧牡丹

留个档,给 @Cynthia菟子 一发完的公子景与沈面的小短篇,是两个妙人儿~

》》》》》

公子景第一次见到那人,是在一个深秋的傍晚,微雨,他执伞慢行,手中提一碧瓮,预备打一斤桂花新酿。彼时中秋已过,料峭初现,路上鲜有行人,穿过巷子时那头白猫靠过来,用脖颈蹭自己脚踝。

“小可怜,为何不去避雨?”公子蹲下将猫捉起,那猫颇有灵性,轻轻一跃,攀附在他肩头。

“此地闹鬼。”

猫在公子的耳边低吟,神奇,猫竟开口说人话,公子笑了笑,“你还怕鬼不成?”

“公子有所不知,此鬼非同一般。”

“陪我打酒,路上你可与我一一道来。”

一人一猫穿过长巷,寻到海棠酒坊,雨天生意差,老板...

2018-09-16 /  标签 : 景夜 7 2  

涅槃【下】完结

这个系列算是彻底完结了,我难平的心意结终于可了,希望大家也能喜欢这最后平凡的结局。下周末就要出发去度假了,希望中秋能赶得上继续唐代的小段子~

涅槃【上】 涅槃【中】

》》》》》

【下】


两人被困在试衣间中无事可做,南风蜷起双腿,缩成一团,把脸埋进膝盖间。

齐桓守在门口,自认有责任保护少女,他回头看南风,忽然笑问:“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

“我是认真怕哥哥回去同我算账。”

“放心,你是他的掌上珠。”

“他这样同你说?”南风自臂弯抬起头,小小的一张面孔,她说话老成,但骨子里仍是少女,只是恐怕这样的状况并不是第一次发生,纵然害怕,她也仍耐心等待,是因为全然信任。

他...

2018-09-16 /  标签 : 副八 49 8  

涅槃【中】

匆匆赶一个中篇,快要去度假了,最近比较忙,尽量外出前填完这个续篇。

涅槃【上】

》》》》》

涅槃【中】


齐桓这一通好睡,他仿佛是缺了觉,只是困不醒,已是深秋,凉风习习,况且四周也极安静,丝毫没有车马嘈杂。他醒来时心里是明白的,自己此刻正身在异国,因与一可爱少女说话,害了伤风,鼻水横流,温度烧至39度,罪过罪过,这是老天对他的惩罚,报应不爽。

至今他仍不知那名少女的名字,他喜欢她,是因这少女使他想起了从前的张日山,两个人竟有点儿像。

天色这样好,湖光倒映蓝天白云,远处闯进眼里的是一片烧着一片的红枫林,加国枫叶明媚鲜红早有耳闻,却不知竟可以这样美。齐桓喟叹,翻个身忽然坐起,这不正是他甫...
2018-09-02 /  标签 : 副八 41 21  

涅槃【上】

上了年纪就是会后悔从前的BE,最近忽然又打脸想把之前《折狱》、《归命》系列续个副八的结尾,这次是打定主意会HE的。前传几乎是走all副的,因为整理成册过,都在一个pdf文件内,所以就不挂琐碎的站内链接了。

《折狱》《归命》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lSPKkjvG72YaLniJ1oM3uw 密码: iziw

》》》》》

涅槃【上】


“本城自开埠以来便是要地,自古称兵家必争之地,既是港口,又是经济要肋,也不外如是。”

“这位齐先生在此地蛰居多年,对一应事务都十分了解,此次能够请动他出山代为引荐是再好不过的。”

“谢谢齐先生...

2018-08-25 /  标签 : 副八 61 17  

真男人从不回头之副官又放火了〒_〒

鸳侣客

还是《阴阳师》的前传,打定主意以后就逢年过节写一些怪力乱神的小短篇,因为是七夕,本来要写个愉快的小故事,结尾忽然有点点惆怅,总之 @Cynthia菟子 说了,HE都在她那篇里~

第一篇:《犯夜者》

》》》》》

鸳侣客


这日刚击过晨鼓,金吾卫长史张日山便骑马来到大理寺,值守的狱吏认得他,立刻上前来牵马,他也未下来,只是问:“齐先生回来了么?”

“还未回来。”

“可是随李大人去了东都?”

“是,算时辰也该回来了,少长史大人找齐先生可有要事?”

张日山面上露出犹疑神色,片刻后又问:“时常跟在先生身边那个陆温现在何处?”

“主簿大人临走时令他留在衙...

2018-08-17 /  标签 : 副八 40 42  

买到云纹木珠,那个银锁也从新养到了旧,攒了家里一堆零碎串了十八子,希望主子快点上浆

2018-08-15 /  标签 : 手工 7 5  

他从光里来

2018-08-05 /  标签 : 张副官 19 5  

犯夜者

虽然是看完狄仁杰之后有的梗,但其实写着写着就跑去征得 @Cynthia菟子 同意,变成《阴阳师》的前传(姑且就当是吧),假装他们有三世情缘,另外,我真的不是催更,反正兔老师也说她不怕的( •̀∀•́ )

》》》》》

犯夜者

长安城永安坊的春华楼里,年轻的舞伎香侬正揽镜贴花钿,花钿是用蜻蜓翅膀,涂抹金粉,做小折枝花,又薄又轻,用一点鱼鳔胶贴于眉间,起舞时随灯烛辉煌,轻盈妩媚,格外动人,一时人人争相效仿,据说还传进了宫中。
“美人如花隔云端么……”
有人吟一句半吊子的诗,香侬隔着茜纱嗔道:“镇日胡言乱语,我且问你,那日你替我算的一卦到底做不做数?”
“你若不信,何必问我。”
香侬拎起绸裙走到外间,在...

2018-08-04 /  标签 : 副八 67 35  

虽然故事套路,但还有点特效可看,不过这位大师不一般~

上一页 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