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破樊笼【续二十】

有名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日常……

》》》》》

游乐园附近的商业体十分丰富,因为不打算继续去玩,齐桓索性决定带着张日山去逛街,吃完早饭,两人换好衣服就出了酒店,因为是在游乐场周边,所以商场里也有不少简单的游乐设施,选好了下午二点的电影场次之后,他们决定在商场里转几圈。齐桓还在看点评找这里比较好吃的餐厅,一抬头就见张日山站在那排抓娃娃机器前面,瞪大眼睛盯着一个初中生,看他抓到了一只穿毛衣的熊。齐桓慢悠悠走到他背后,问:“想玩吗?”

张日山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我们试试看。”

“那我去换游戏币吧,你在这里选,看要抓哪个。”

“好。你先别换太多,我稍微玩一会儿就行了。”张日山顺着一溜抓娃娃机看,又站在边上看别人玩了一会儿,觉得大概能掌握一些技巧时,齐桓抱着一个塑料杯子走过来,里面满满的都是游戏硬币,他把杯子塞到张日山手里,“给,玩吧。”

“这么多?怎么抓得完?”

“慢慢抓嘛,这里还有别的,有了游戏币随便想玩哪个都可以。”

张日山点点头,他拉着齐桓,指了指那个蓝色的小羊玩偶,“我们抓这个吧,我刚才看到他们抓起来了,好像比较好抓。”

齐桓笑道:“那你试试呗。这么多游戏币呢,随便抓,不够了我再去给你换。”

“我要抓到了就送给你。”

说罢,他投了两个硬币到机器里,音乐响起来,齐桓绕到他身边,看男孩子认真地盯着机器爪子,显然他是有好好看别人怎么抓上来的,还特地选了角度,但是每次就差一点点,连齐桓也跟着紧张起来。

“啊,好可惜,就差一点点。”

背后忽然有人说道,齐桓回头一看,他们身后不知何时围满了人,“快了快了,估计下一次就能抓上来了。”一个男孩子对着像是他女朋友的女孩小声说道,那女孩子摇了摇他的手臂道,“一会儿你也帮我抓这个,我要粉色的那只兔子。”

齐桓笑了笑,回头看张日山,他似乎有些泄气,犹豫着要不要换一个机器试试,齐桓伸手抓起两个硬币,“再试试吧。”

“可是真的好难抓,我还以为很容易的呢。”

“太容易商家还怎么赚钱啊,来,再试一次,我现在很想要这只羊。”

“你很想要?”

“是啊。”

“那我一定要抓到给你。”

张日山从齐桓手里拿过那两个硬币投进机器,深呼吸,然后郑重地把手落在操纵杆上面,爪子松松地抓到了那只蓝色小羊,颤颤巍巍地往上升,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在他们以为爪子又要松开的时候,它忽然用力摇晃起来,然后那只玩偶划了一个弧线,准确地掉进了出口。

“哇!太厉害了!”齐桓大笑起来,他兴奋地一把勾住还没反应过来的张日山,“你看吧,我就说再试一次一定行的。”

“真的抓到了?”

“当然啦。”齐桓蹲下,从取物口把蓝色小羊拿出来,按在他的脸上,“说好了,这个要送给我。”

“好,本来就是给你的,我们再去看看别的。”

张日山看了眼后头正在说话的情侣,拉着齐桓转到了别的机器前,之后他像是真的掌握到了抓娃娃的技巧,没画多少时间,就抓上来一大堆,直到齐桓的手上再也拿不下了。

“我大概是第一个带着这么多娃娃逛街的成年人。”

齐桓看着被串成两大串的各种娃娃,哭笑不得地对张日山说道。

因为想赶在电影开始前去吃午饭,两个人把多余的游戏币退还了,张日山洗好手走出来,笑着说道:“你说你想要的嘛。”

“是不是以后爸爸想要什么你都能给我呀?”齐桓也不嫌傻,大大方方地提着两串玩偶和张日山走在商业街里头,坦然地接受迎面过来那些年轻女孩子和小朋友的羡慕眼光。

张日山连想都没想就直接用力点头,“你想要什么?”

“我现在还没想好呢,想到了会告诉你。”

“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齐桓放缓脚步,渐渐落在张日山身后,他想和他说话的时候发现人不见了,停下来回头,“怎么了?”

“我刚才想了想,觉得自己好像赚到了。”齐桓说道。

张日山走向他,在大庭广众他还是不敢拉他的手,只是悄悄拉住他的袖子,“是啊,所以你要牢牢抓住我,一刻都不能松开。”

 “我觉得也是。”

齐桓改去握住了他的手腕,拉着他缓缓地往前走。张日山偏过头,看着热闹非凡的商场里的人来人往,而另一头商店的玻璃上倒映着两个人的身影,加快两步追上他,和齐桓并肩往前走。

“要抓牢一点,千万不能松手。”张日山对齐桓说道。

“我也特别怕弄丢,唉,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魔法把你变成这样小小只,我可以随身带着到处走。”齐桓晃了晃手里的那串玩偶,张日山笑起来,“那我怎么去念书?怎么考公务员?以后怎么赚钱养你呢?”

“那看来就只能靠牵住我们俩的那根红绳了。”

“红绳?”

“有没有听过那个故事?啊,我们就吃这一家吧,我看到网上的评价很好。”齐桓指着面前的那家店,张日山自然什么都说好,这个时间店里还有空位,两个人坐下,分别点好了想吃的套餐后,张日山追问道:“你刚才说的是什么红绳的故事?”

“喔,那是月下老人和韦固的故事,说的是在唐朝有个叫韦固的书生,他游历到宋城,有天晚上在街上闲逛,看到有一个老人席地而坐,正在翻一本又大有厚的书,老人身边放着一个装满红绳的大布袋。这个韦固很好奇,就过去问,‘老伯伯,你在看什么书呀?’老人回答道,‘这是一本记载天下姻缘的书。’韦固听了,觉得更加奇怪,又问,‘那你这袋子里的红绳又是管什么用的?’老人笑着说,‘这绳子牵住的就是姻缘,不管他们是仇人还是相隔千里,只要我把这红绳牵住他们两个,就一定能结成姻缘。’韦固当然不相信这种怪力乱神的话,因为听起来特别不科学是不是?”

齐桓一边说,一边给张日山倒热水,他听的笑起来,“后来呢?”

“咱们的韦固同学虽然不信,但还是想看看,所以跟着老人到了米市,结果到那里就看到一个盲眼的妇人抱着个才三、四岁大的女孩子迎面走过来,老人指了指那个小女孩说,‘这个妹子以后就是你老婆。’韦固同学当然不信了,觉得一定是老骗子在和他开玩笑,于是冒着找不到老婆的风险,豁出去了,叫来了家奴,让他把妹子干掉。那家奴也实诚,真的带着刀子去捅人,当然捅完了就跑,也没确认一下,不过韦同学气归气,应该是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一晃眼十四年就过去了,这个时候韦固找到了一个满意的对象,两个人准备结婚,对方还是个我们现在说的白富美,不仅是相州刺史王泰的掌上明珠,人还长得特别漂亮,就是有个问题,这妹子眉间有一道疤痕,隔现在就有点毁容了,不过应该没有太大影响。”

这时他们点的套餐送上来了,齐桓点了烤鳗鱼的饭,他看了一眼张日山点的牛肉鸡蛋盖饭,厚着脸皮挖了一勺尝尝。“你想吃的话我可以换给你。”

“没事,你吃吧,我就看好看,想尝一口。我接着往下说。”

“我都猜到呢,那位刺史的小姐就是当时盲妇抱着的小女孩吧。”

“看来这包袱没有抖好,老王一听准女婿这么问,可来气了,说十四年前女儿的保姆带着她出去遛弯,莫名其妙就被一个人给削了,还好没出事,只是划伤了。韦同学听完满头的冷汗,不过王家也心大,叫个盲眼的保姆带小孩子出门,但是你看,有些事就是天注定的,那根红绳牵上了,是你的就是你的,哪怕隔着天涯海角,也跑不了。”

齐桓托着腮,隔着桌子摸了摸张日山的手背,“拴着脚我觉得不太靠谱,我还是觉得拴着手指比较好。”张日山看了他一眼,悄悄勾住了他的尾指,“拴住了。”

“这样说起来,我觉得咱们是不是该给裘德考发个感谢信?他原来还是个洋月老。”

张日山被他这不伦不类的调侃搞得哭笑不得,“被你这样一说,我以后看到他都忍不住想笑了。”

“千万记得要保持严肃,你以后要是准备跟着老张当警察,不是我危言耸听,他要求可严格了,听他从前手底下的小兵说,连着装都有讲究,错了要被他揪着教育上好一阵呢。他一定会说,小张,你要维护咱们人民警察的形象,办案的时候怎么能随便笑呢?”

齐桓学着张启山的口吻说道,又把他逗笑了,“我当然知道啦,但是听说考试挺难的,名额又特别少,我有点担心会考不进去,但是又不希望张队长替我去开后门,我想还是凭自己的本事考。”

“咱们努力了就行,再说了,也有别的渠道可以进警队。”

“嗯,我知道。”

“快吃饭吧,我来查查这里到电影院怎么走。”

张日山默默地看着低头查手机路线的齐桓,尽管他心里有一万个舍不得他离开,但为了今后打算,也为了不让齐桓挂心自己的事,他决定收起自己那些不小心就会流露出来的不舍和孩子气,努力珍惜接下来每一天的相处时间。

吃完饭,两个人走路去了附近的电影院,齐桓买的是最近刚刚上映的惊悚动作片,因为特效做的太逼真,他们俩跟着电影院里所有人一起大呼小叫,算起来,这大概是张日山第一次看电影,灯光刚开始暗下来的时候他还有些不安,因为不会被人发现,齐桓悄悄扣住了他的手,然后直到结束都没有再放开。张日山想,令他最心动的恐怕永远都是齐桓的熨帖细心,他不会问自己需要什么、害怕什么,却总是用最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抚慰自己的心灵,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会问自己,这世上怎么会有人这样无所图地对自己好,而后他明白,除开自己也用上百分之百的真心,否则他再找不到别的方式能够回报给他。

“好啦,我们玩了游乐园,看了电影,算是完成了两件事,烛光晚餐得等到后天了,明晚得去趟霍家,这老太太不知怎么的,怎么突然把我从哪个旮旯里又挖出来了,巴巴地叫我们过去吃饭。”

张日山听他这么一说,想起来出车祸之前自己本来想告诉他在车上遇到霍老太太的事,后来过了这茬就给忘了,于是把这件事又同他说了一遍,齐桓这才点头,“我说呢,老太太除了来我那里配个血压药什么的,平时很少来往,最近怎么突然又想起我这么个人来了,合着原来是你又讨了老太太的欢心啊。”

“她之前还给我塞了一个好大的红包呢。”

“一个红包就把你收买了呀,我可告诉你,这老太太可厉害着呢。”齐桓一边办理退房手续,一边把霍老太太从前的事说给张日山听,“别看她老人家现在对小辈特别和气,从前霍家的孩子见了她连大气都不敢出,我就跟着老爷子去吃过一次饭,那规矩可比张家厉害多了。”

“张家有规矩吗?”

齐桓想了想,“也是,老爷子对公事认真,家里的事不太管,除了盯着老张他们俩生孩子。”

还有你结婚娶媳妇的事。

张日山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句,但他没有说出来,提着两个人的包等他,“那明天咱们俩一起去?”

“当然啦,老人家特别嘱咐叫你一起去的,唉,要不要趁时间还早,咱们去买新衣服?”

“家里还有那么多新衣服没穿过呢。”

张日山一直觉得齐桓十分热衷把自己扮靓这件事,“解叔叔来接我们?”

“嗯,他说不放心别人来,奇怪,依他的性格,这个点应该到了才对啊。要不咱们出去看看吧。”齐桓看了看时间,张日山让他看着包,自己跑到酒店大门口,只看到一辆深灰色的SUV停着,张日山认识解律师的车,他正想回去,那辆车的车窗降下来了,一个看起来比解律师年纪大上几岁的男人忽然开口叫他的名字。

张日山迟疑了一下,有点警惕地打量着那个陌生男人,问道:“你是谁?”

“反正不是坏人,我是小九的朋友,他有个案子脱不开身,拜托我来接你们。”

张日山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那个男人不笑的时候表情看起来有点阴郁,他眼睛的颜色很浅,但一开口就是和解律师如出一辙的刁钻。

“你靠这样看,能看出我是好人还是坏人?不放心的话叫你家齐医生给小九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张日山的脸一红,他刚要回去找齐桓,就见他一手提着两个人的包,一手拿着电话走出来,“你换人来能不能稍微提早一点告诉我,让别人在外头白等。是是是,是小的不对,坐免费车不该抱怨,解大状您教育的是,回去我一定好好反省。”

张日山站在齐桓身边,见那解律师的朋友似笑非笑地听电话,然后突然冲自己扮了一个鬼脸,他有些抱歉地朝他笑了一下,帮齐桓去拿包。“你是解九的朋友?”齐桓走到车边,把电话递给他,那头就听他说道,“我不习惯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再说,到点了他们自己会出来等车,现在不是也接到了吗?”

齐桓转头向张日山招招手,他走过来,在那位朋友的示意下两个人上了车,这时他把电话交还给齐桓,扣上安全带,车子缓缓地滑出了酒店前门。

“这位怎么称呼?”

“叫我五哥就行了。”

“五哥好。”齐桓说道。

“五叔叔好。”张日山也跟着他说道。

那人笑起来,看了眼后视镜里的男孩子,“五叔叔是什么鬼?”

“那我应该叫啥?”

“吴叔叔吧。”

“吴叔叔。”张日山说完,突然憋不住扭头笑了。

“咱们也算见过面了,齐医生,之后一段时间还得多互相关照。”

齐桓有些不明所以,五哥看着前面的路,说道:“后头你出国的事情由我来安排。”

【未完待续】

2017-05-14 /  标签 : 副八 24 13  
评论(1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