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破樊笼【续三十四】

老爷子心肠略软啊……

》》》》》

等齐桓他们开车到人民医院时,医院大门口还停了辆警车,开车的是小李,一眼就认出了大队长的太太和他那位军队出身的爸爸,等齐桓找到车位,那小伙子已经走过来打招呼了。

“是小李吧,到底什么情况?”尹新月问。

“说起来也还真是惊险,今晚去端一个盯了很久的假药工厂,到了那里才发现这帮混蛋做假药还是个幌子,实际在秘密生产毒品,雇了许多未成年的小孩子,应该都是些流浪儿,结果进去抓人的时候这伙人私藏枪支,抓了几个小孩子当人质。大家其实多少都知道一些小张的事,他自己也不太忌讳让别人知道,平时说起来也没什么,但遇上这种事他还是不能忍,于是向行动组提出申请,自己去替换那些孩子。”

尹新月看了一眼齐桓,他一开始没做声,只扶着老爷子下车,这会儿实在熬不住了,插嘴问:“他现在人呢?”

“在急救中心。”

小李话音还没落下,齐桓二话没说直接跑了过去,尹新月赶忙问:“人没事吧?”

“现场是开了火的,不过狙击手应该已经把歹徒给击毙了,我一直侯在车上待命,后来几个人上了车让赶紧到人民医院,因为着急开车我也没多问,好像有个孩子也送过来急救了……”

尹新月只得谢过小李,和老爷子也赶去急救中心,说来也巧,急救中心的值班主任是齐桓大学里上两届的一个学长,因为和齐桓一起做课题,所以特别熟,工作之后也聚过好几次。这位学长的太太还是齐桓的同班同学,也在医院工作。今晚正好轮到这位学长当班,齐桓上赶着找人,进门时候和他撞在一起,还没来得及道歉两个人就打了照面,都是一愣,随即也顾不上寒暄,齐桓忙问他今晚送来救治人员的情况。这学长马上明白过来,带着齐桓到一号急症室,有一个孩子的额头被磕破了,正在进行缝合,看到有陌生人进来吓得叫起来,然后另一头本来拉上的帘子被人扯开,张日山的头探了出来,他半边脸上的血已经干了,头发乱糟糟的,左手还缠着绷带,打了个三角巾挂在胸前。

“你是想吓死我啊!”

齐桓见了人,突然大喊一声。

急症室里立刻安静下来,那个孩子也不叫了,躲在医生臂弯里头,一双眼睛瞅着他。片刻后齐桓觉得自己有点失态,他抬手按住脸,向自己学长低声道歉,转身就走。这下可把张日山给急坏了,他刚想从病床上跳下来去追,就被护士拦住。

“你手臂刚接好,不能乱动。”

“但是我得——”“小山?没事吧?”

这个时候尹新月和老爷子也找了过来,张日山只得又坐下,尹新月向值班医生了解他的情况,知道是手腕脱臼和软组织挫伤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额头的伤口虽然大些,但也已经缝合,应该没有什么太大问题,只需要在医院观察一晚就能出院,

“谢谢医生。”

“应该的,对了,齐桓和你们认识?”值班医生是了解这个学弟的,平日里十分随和斯文,刚才那副反应委实不大一般。

“你是齐桓的同学?”尹新月道。

“大两届,那会儿我们在学校里完成过同一个课题,很熟。”那值班医生看了看老爷子,隐约有点印象,恍然大悟道,“你们就是他尝提到的照顾他的那家人吧,那会儿齐桓毕业我记得老爷子好像也去了?”

“嗯,是。”

“我那时候留校读研,还去帮了忙,我记得还有一个哥哥也去了,齐桓逢人就说。”

“那是我儿子。”

“那这位小张警官是您孙子?难怪把齐桓给气坏了,他老说你们比他家人还亲。放心吧,他这伤休息几天就又活蹦乱跳的了。”

尹新月谢过这位医生,又问了些修养方面的注意事项,然后才回到病床边,护士见家人到了,便也放心走开去照顾别的急救病人,尹新月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道:“满脸的血,也不知道擦擦,可不得把齐桓吓着了?”

“他当大夫的,还怕这点子血。”老爷子在床边坐着,面色看着似乎相当欣慰,“真是我门张家的孩子,做的好。”

“爸,这节骨眼上您就少说几句吧。”尹新月这辈子最受不了张家人的地方就在这里。

“我夸我自个儿的孙子怎么了?”

张日山因老爷子在,不敢乱动,只能一双眼睛拼命朝尹新月使眼色,她哪里猜不到他的心思?但还是先跑去医院便利店买了条新毛巾,因不敢碰到额头上的缝针,只投热水草草帮他把脸上的血擦干净,随后才出去找齐桓。他那会儿正一个人站在急救中心大楼的一个边门口发呆,尹新月走来的时候他还没注意,她从口袋里拿出一罐热咖啡递过去才回神,他接过,也没打开喝,只握在手里。

“说实话,启山每天出门上班我就开始担惊受怕,说不怕那是假的,12年执行任务那会儿你还记得吧?左腿骨折,开刀打了钢钉,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才能下地。那时候他说,你是知道他要去当警察才学的医,学完医又不敢去大医院,生怕哪天在急救中心就看到他——”

“大嫂……”齐桓轻声打断了尹新月的话,两个人都沉默了,冷冷的夜风一阵阵迎面吹上来,齐桓打开了罐装咖啡,喝了一大口。

“张家人觉悟高,要我说,这么多年我的觉悟更高,饶是这样,我也没想着和启山离婚,人是我自己选的,一切只能靠老爷天开眼。”尹新月这话说的有点自暴自弃,齐桓忍不住笑了,“说的好像没得选似的。”

“可不就是没得选吗?这么多人,偏就看上了他,有什么办法。”

齐桓低头,回味这句话,忽然又笑了笑,“说的也是,谁让咱们觉悟高呢。”

尹新月作为一个过来人,是最能体会倒齐桓此刻的心情,“小山知道你怕了,以后一定也会更加留神当心。我问过医生,这次是小伤,不碍什么,我这会儿先回去,然后想法把老爷子支开了你再回去,两个人总有话要说。”

“谢谢嫂子。”

“一家人不说这么生分的话。”

尹新月走回到急症病房,老爷子还在发表长篇大论,把几个小护士给逗笑了,幸好这会儿张启山也赶到了,尹新月又怪他话说一半就挂电话的这个臭毛病,张启山只能解释那会儿市领导到了,要去汇报情况,尹新月这才道:“爸,小山也没事了,要不让他今天早点休息,咱们先回去吧。”

老爷子本来还想再多待一会儿,但觉得今天张日山毕竟也收了点惊吓,于是又叮嘱了几句后才起身,他看了一圈,张启山和尹新月猜他是想问齐桓去了哪里,但到底没问出口,老爷子好面子,因有外人在场,他忍住没说什么,只朝张日山点点头,然后两个人扶着老爷子走了。等他们前脚一走,张日山马上又从床上下来,脚刚着地,就听齐桓声音在门口响起来。

“又想跑哪里去?老老实实给我躺着。”

张日山的腿立马缩回床上,他端正地坐在床头,偏偏一头黑发乱成鸟窝,眨着一双滴溜滚圆的大眼睛,乖巧地看着齐桓。护士们都偷偷笑起来,“这下可算听话了。”

“医生刚才怎么说的?”齐桓忍不住笑,故意冷着一张脸问。

“要……好好休养,观察一晚,如果没有别的后遗症就能出院了。”

“那你还不好好在床上躺着,又到处乱跑?”

“我想去找你。”

“找我干嘛?我又没受伤,好手好脚。”

张日山抿了抿嘴,然后小声嗫嚅:“我错了。”

“错哪里了?”

张日山没想到齐桓还会接着问,由不得挠了挠头,齐桓赶紧上前抓住他的手腕拉开,“别乱碰,万一碰着伤口。”

张日山一愣,旋即仰头看着齐桓,看得他没好气地捏了一把他的脸颊,“没错就别随便认错,一天到晚的跟网上瞎学。”

“你不怪我了?不生我的气了?”

因在医院,张日山也不方便太过造次,只是反握住齐桓的手不肯松开,仿佛生怕一松手他又会跑了一样。齐桓只得从床头拿起刚才那条湿毛巾,小心翼翼地把他发脚里的血迹也抿干净,随后又查看伤口上的针脚,十分利落,应该是自己学长亲自缝合的。

“还好只是前额血管密集,虽然出血量厉害,但是伤口还不算大。这是怎么豁开的?”

“子弹擦过去——”

“啥?”齐桓眼睛一瞪,张日山立刻缩了缩脖子,“你真的不生气了?”

“你再问我可就走了。”

“不问了,不问了。”张日山闭紧嘴巴。

齐桓回头看了一眼,帘子已经拉上了,那个救回来的小孩缝完伤口后大约也是累了,已经睡着了,护士们都在外头张罗别的救治工作,他这才放下毛巾,手搭在张日山的后颈上轻轻揉捏穴位。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张日山忍不住,轻声问:“你怎么不说话?”

“你想让我说什么?不准当警察了?别去多管闲事?”

“那些孩子……如果还在那些人手上,一旦他们脱困,肯定也活不成,我不能眼看着他们……”

齐桓的手指抵住了张日山的嘴唇,“我知道,没事,我只是还没有准备好。”

“以后我会当心的,真的!我向你保证!”张日山改握住齐桓滴在自己嘴上的那只手,一脸认真的表情,惹得齐桓发笑。“那你说给我听听,你预备怎么向我保证?”

“我……”

张日山哑然,齐桓笑的越发厉害,仿佛这样就能把刚才那一瞬间笼罩心上的恐慌给挥走,他清楚,也终于有了认知,在这一段关系里,他注定要比张日山付出更多,但他似乎从来没有想到过“后悔”这两个字,就像尹新月说的那样,谁让这世界上这么多人,自己偏偏就看上了他呢。

“小傻瓜,逗你玩呢。饿不饿?中饭之后就没吃过东西了吧,我去给你买碗粥回来?”

张日山摇摇头,用脸贴着齐桓的掌心。

“头还痛吗?”

张日山仍是摇头,齐桓理顺他后脑勺上翘起来的头发,然后在床边坐下,“隔壁那个孩子就是你们救出来的?”

“嗯,最多十二、三岁,还记得事,说是小时候被陌生人抱走了,一直被人看着,去讨钱偷东西,大了些逃出来之后又误进了这个做假药的工厂。我们冲进去那会儿他因为离的最近,被抓了当人质,还有边上的两三个孩子,他护着他们,和歹徒吵了两句,就被砸破了头。”

齐桓听他说,不由叹气,这样的事如今竟然屡见不鲜,孩子始终是弱势群体,即便他们想要反抗,又碍于没有足够的力量,他不禁又想起头一次见到张日山时候的光景。他的过往虽然已经不再是横在他心头的一根芒刺,却会永远成为他道德的标杆,督促他在见到这样的事再次发生时不能袖手旁观。

“现在别的孩子呢?”

“已经让街道派出所找地方先安置起来,明天一早联系妇联,等询问过工厂情况后马上开始着手寻找他们的父母。”

张日山说着,忽然靠过来搂住齐桓的脖子,他的脸埋在他的领口,齐桓从来不抽烟,因爱洁,衣服总是清洗熨烫的十分干净整洁,张日山只要闻到他身上熟悉的那种味道就慢慢安心下来。齐桓也知道他这会儿想想后怕,由不得安抚他的后背,警察也是普通人,遇到危险也会害怕,有些为此还留下应激创伤,况且张日山从小就是孤儿,一直都在福利院长大,齐桓并没有多问过关于他父母的事,但他因为从小缺失这方面的情感,所有只有他们俩的时候,他会表现出强烈的依赖感。

“想自己的爸妈了?”

张日山摇摇头,“我有你,还有爷爷,张叔叔尹阿姨他们。”说完,他抬头看着齐桓,两个人不说话,对视了许久,齐桓终于微笑着捧住他的脸道:“真厉害,当英雄了,一下子救了这么多人,有没有表彰大会啊,让我也去长长脸。”

张日山不好意思地道:“你别笑话我了。”

“这怎么是笑话呢,我是发自内心地感到骄傲,我曾经帮助过的人也正在帮助别的人,希望那些获救的孩子在今后也能想到今天的事,然后也去帮助更多的人,这样我们的社会不是会变得更好吗?”

“嗯。”

“咱们俩呀就一起努力,你抓坏人,我来救人,像不像武侠片里的大侠?”

张日山揉了揉眼睛,“我只看到过雌雄大盗。”

“啥乱七八糟的,我们这是惩恶扬善,多积极正面啊。”齐桓再次抱住张日山,“好好当警察,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支持你。”

两个人正说这话,忽然听到往外走的脚步声,齐桓忙站起来往外看,只瞧见匆匆离开的背影,他立刻追了上去,张老爷子站定,也没转身,医院里人来人往的齐桓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轻声问:“老爷子,您怎么回来了?”

他想了想,只摆摆手,“没啥,本来有个东西要给那孩子,算了,等他明天回家再给也不迟。”说罢,他继续往外走,齐桓又追了两步,“老爷子……”

“没事,启山的车就在外头,你……你回去吧,今晚好好看着他,想吃啥的只管给他买。”

“知道了,您放心吧,回去早点休息。”

老爷子点点头,背着手出了医院。

齐桓不知道老爷子到底听到了多少,寻思他今晚这番话的意思,慢慢走了回去,病床上的张日山坐立不安,但因记着他的叮嘱不敢下地,见他回来忙问:“是爷爷?”

“嗯。”

“怎么了?他怎么回来了?没事吧?”

“没事。”齐桓微笑道,“应该是没事了。”

【未完待续】

2018-01-14 /  标签 : 副八 32 18  
评论(1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