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社会现实太复杂了,人们不可能全部掌握,也无法预见它们之间互相影响会产生什么结果。在这些看得见的事实后面,有时似乎隐藏这无数看不见的原因。看得见的社会现象好像是无意识巨大作用的结果,往往超出我们分析能力的范围。我们不妨把可见的现象比作海浪,它在洋面反映了我们所不知的海底激流的情况。大部分行为表明,群体在精神上往往十分低劣,但也有一些行为,似乎被古人称为命运、自然、天意,以及我们叫做死亡之声的神秘力量所支配,尽管我们尚不了解这些力量的性质,但不能无视其威力。

——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

2018-07-25 /  标签 : 读书 18 7

世间万物万事,其理想本质富于诗意;
其命运必为悲剧,其存在荒唐滑稽。
——乔治·桑塔亚纳

2018-07-17 /  标签 : 读书 8

须臾间,他们已置身泛着霉味的黑暗中,挥动银晃晃的斧头,砍击其实并未上锁的房门,像一群嬉闹喧嚣的青少年似的横冲直撞,破坏一切。“喂!”蒙塔格正颤巍巍爬上陡直的楼梯之际,一堆书从上方涌落。真不方便!以前每次都像捺熄蜡烛似的那么轻易。警方想来先行一步,所以等消防员抵达时,屋子里向来空无一人。你不会伤害到任何人,只伤害东西!而既然东西其实不可能受伤,既然东西是没有感觉的,东西不会嘶喊或呜咽——不像这个女人可能会开始嘶喊哭叫——事后也没有任何东西会撩拨你的良心。你只是来打扫清理,本质上是门卫的工作。把一切回归原位。快拿煤油!谁有火柴!

但是此刻,今夜,有人出了错。这位老妇在破坏仪式。众人发出太多噪声、...

2018-04-07 /  标签 : 读书 2  

难怪我觉得这一版bvs好看,是因为在这个超英的游戏规则里,大超和老爷其实也都是某种意义上的输家

2018-02-07 /  标签 : 读书 26 5  

金庸的小说中有许多精彩的人物调度,这是一流话剧导演的素质。虽然金庸没有成为曹禺,但他与曹禺先生有相通之处。上个世纪初的中国戏剧家有一部分人受奥尼尔影响,认为一个人的性格中隐含着一件陈年往事,所以剧作结构是逼住一个人,让他回忆,真相大白后就悲剧地毁灭。

美国小说家拉里·麦克默特里说:“我们的图书业称为‘出版业’实在是够简化的了,其实它是一种媒体混合物,其先决条件不是文学价值,而是促销能力。”金庸的价值不在于他是否为文学大师,而在于他的影响力。

——《刀与星辰:徐皓峰影评集》

上来第一篇就看谈论金庸恶俗,其实说穿了就还是符合大众审美,有世外高人,有少男少女恋爱,木心也认为大团圆...

2018-02-07 /  标签 : 读书 14 3  

……他要我们敬重那些奠定我们文化基础的先民。同时他又叮嘱我们千万要把那浅薄的乐观主义放弃,他说:“人类不是自然的主人,也永远不会成为自然的主人……我们轻轻巧巧夸口征服自然,其实自然已经定下界限,叫我们不能越雷池一步。”而且,先民虽然造就了一些文化,却“在这宝贵的遗产里掺杂了许多渣滓……后世子孙学会了啄石为刀,也学会了用刀截指以服丧或祀神。火器杀禽兽也杀人类。君主立法以治国,也制刑以残民”。总之,人类是愚蠢的,过去既是如此,谁能担保他将来只做聪明事?

——《文明与野蛮》 译者序

2018-01-18 /  标签 : 读书 25 1  

阿勒顿夫人说:"你想让她以这种方式结束吧?"
"是的。但她不会一个走上不归路,因此西蒙的死是便宜了他。"
阿勒顿夫人有点发抖。"爱情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所以,很多伟大的爱情都是悲剧。"
——阿加莎·克里斯蒂 《尼罗河上的惨案》

终于看了莎婆的这本书,结尾这算得上是个悲剧,还是有点期待肯爹的这部戏,怀疑又会像东快一样众星云集~

2017-12-14 /  标签 : 读书 9  

"What is your plan here, brother?" Thor whispered as the two skulked quietly through the depths of the Grandmaster's palace.
"Patience, dear brother.First we must worry about the two guards blocking our path."
Acting in tandem, the sons of Odin disaremed the guards and knocked them...

2017-11-29 /  标签 : 读书 6 87  

各种女性形象里,妖姬是最需要自信的一种,那种自信不只是对于自身魅力的自信,也是对于整个世界的自信。妖姬是要摄取和梳理整个社会的自信才能造就的。她得相信炮弹不会在深夜落在窗外,得相信自己不会因为妖冶放浪的言行被叫去训话,得相信自己不会出现在领救济米的队伍里,得相信即便自己被抓到七十六号去,也会有人保她出来,得坚信明日的自己不至于沦落(否则今天的一切华丽奢靡,一切的放浪形骸都会成为天大的笑话),才敢于出手描上那道属于妖姬的眉毛。
……
人们在那些倾倒终生的尤物身上,要的不过是一种自信。谁都知道自己未必有实践这种自信的可能,但只要知道它在那里,在某些人身上确实存在,知道这个时代还能容忍那样张狂、铺张、发...

2017-11-15 /  标签 : 读书 15  

我忘记了那条禁令,再度思考作家和作品之间的关系。鸡蛋和母鸡的比喻,只是抵挡,抵挡干扰,抵挡恶意。而对读者来说,必须翻越那道围墙,把作家和作品打包阅读。就像周梦蝶,只有进入他的生活,看到他脸上的斑点,落笔时手腕的微颤,才能明白,他就是他的国,他的剑,他的熔炉。他们终身锤炼,日夜重塑,最终将自己变成了自己的诗篇。
——《对这个残酷的世界说情话》 韩松落

2017-11-09 /  标签 : 读书 16  
上一页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