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破樊笼【续二十一】

祝各位小天使们端午节快乐~

》》》》》

“小山,休息会吧,快要吃饭了。”

“好,我马上下来。“

张日山把最后几道题做完,放下铅笔伸了个懒腰,桌边上的手表上显示着快要11点了,他拿起那个手表看,表盘上印了美人鱼和海盗船,是之前在逛游乐园的时候齐桓看他喜欢,坚持给他买的。这支手表不是很贵,但做的精巧,指针是船桅和飘动的海盗旗,虽然看起来更像是给小孩子的玩具,但张日山却相当宝贝,每天都带着,连睡觉都不摘下来,被齐桓笑话了好几次。

他把手表戴在手腕上,然后下楼来,尹新月刚刚把最后一个菜放在桌上,“去叫爷爷下来,顺便洗手准备吃饭了。“

“好。”张日山去书房找张爷爷,他正对着棋盘在打谱,两个人看了一会儿,张日山这段时间不仅跟着锻炼,一有时间也跟着张爷爷学象棋,现在基本已经能看懂一些,“爷爷,先去吃午饭吧,吃完饭再看吧。”

爷孙俩出了书房,尹新月已经盛好三碗米饭放在桌上,“我就知道你们爷孙俩又说上了,赶紧洗手。”

老爷子朝张日山扮了个鬼脸,两个人嘻嘻哈哈地洗了手,然后在桌子边坐下。

“诶?小桓人呢?”老爷子刚坐下就问,尹新月给他们两各盛了一碗汤,“他今天去医院再复诊一下,之后还得去出境管理办公室办材料去,好像还要顺便请小九的那个朋友吃饭,两个人说点事,叫我们不用管他今天的饭了。”

“喔,他准备什么时候出国啊?”

“总还得有两、三个月吧,得给那边学校寄考试成绩和各种申请资料,还得打包行李,兑换旅行支票,还好小九朋友在那边有房子,他不用另外租房子,事可多着呢。小山,吃吃看这个鱼,一早齐桓走之前说你喜欢,特地嘱咐蒸上的。”

“嗯,好。”张日山乖巧地夹了一块到碗里,他安静地听着尹新月和张家老爷子说着关于齐桓出国的事,听起来都十分琐碎,这两天他在准备资料的时候自己也在边上看着,本来想帮忙,但看了邮件上好几页的英文要求,好一大半都完全看不懂,只能作罢。

“……还要打包托运行李,他讲究,东西一定少不了,机票不知道他订了没有?”

“还没有。”张日山说,“他说等学校那边收到资料给了答复之后再订也来得及。”

“好好的怎么又想出去念书了?他书一直没少念,我当他出国读完临床的医学硕士已经不得了了,听霍家老太婆说,那个学位厉害,一般人都考不进去。”

“是啊,您带大的孩子,能没出息吗?小时候没少打他吧。”尹新月笑着问。

“比启山打的少多了,但骂归骂,小桓是同辈几个孩子里最有出息了,那时候去参加家长会可是真长脸啊,年年第一名,奖状拿到手软,上大学之后又一直拿全额奖学金,说实话,这个孩子的确叫人省心。”

“那老爷子你还哪儿觉得不痛快呢?”

尹新月刚问完,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下了套,马上埋头吃饭,果不其然,老爷子放下饭碗,“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又是医生,人品、卖相,哪个不是一等一的?什么都好,偏偏就是不肯结婚,他在拖什么啊?”

尹新月侧过头,朝张日山挤了挤眼睛,他已经紧张地把头埋进饭碗里了,尹新月生怕他一老实,就把所有的事都和盘托出了,赶紧在桌下踢了踢他的脚。“……你们知不知道他那个诊所里有没有还没有结婚的姑娘吗?”

“老爷子您啊就别乱操心了,这些事他自己心里有数。”

“有数,有数,总是说有数,眼看着他都快三十了,再出去念个书,又是两、三年,到底什么时候……”“啊,我突然想起来,小山寒假快要结束了吧。”尹新月“破釜沉舟”,马上转移了话题,见张日山没回话,她又踢了他一脚,这孩子这才抬头,支支吾吾地点头道:“嗯,是,还有一个礼拜。”

“这么快?我怎么觉得才刚放假没多久?”老爷子这才转移了一点注意力,“你作业都做完了吗?”

“做完了,开学之后要英语考试,之前齐……他们给我买了许多复习材料,我每天定好了要做完多少套卷子。”

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他对张启山和齐桓的要求齐高,但对隔了一代的张日山又变得温和不少,好像大多数老年人都是这样,“不要太辛苦,知道吗?书要念,但不要熬坏身体,该休息的时候就要好好休息。”

“不辛苦,最近一直跟着老爷子早锻炼,现在每天都觉得很精神。”

“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些功夫不能拉下,回学校之后自己也要每天练,别怠慢了。”老爷子似乎已经完全把刚才的事给放下了,对着张日山耳提面命起来,“现在的年轻人,每天就抱着个手机,头也不抬,又天天熬夜,还老是喜欢吃那个什么可乐啊,薯条啊的垃圾食品,年纪轻轻搞的那么虚,跑两步路就喘。”

“到时候还是让谁开车送你去学校吧,我问问看启山有没有时间。”尹新月说,她没特意提齐桓的名字,但张日山摇了摇头,“不了,开车过去也挺费时间的,我想回头去买张长途汽车票自己过去就行了。”

“一个人要不要紧?”

“真没事,我那时候看过,长途车站有一辆公共汽车直接到我们学校,我也就一个箱子,特别方便。”

“可是……”

“孩子大了,让他自己去吧。”尹新月考虑到安全问题,但老爷子发话了,以前就是怕他知道真相后担心,也就没再继续,“对了,说起来明天就是正月十五了,我得准备点汤圆,不知道多少人来吃。”

“多准备些,他们要是不来,回头打电话叫他们来就成了。”

“那明天日山把功课放一放,帮忙一起搓汤圆,你还是帮着和面吧,这水糯米粉最难和了。”

“好。”

这一顿饭总算在絮絮叨叨的对话中混了过去,饭后老爷子还惦记着他的棋谱,直接回了书房,张日山又帮忙写好碗筷,尹新月在桌边坐着削水果,她看了眼外头,知道老爷子应该听不见了,才问道:“你和齐桓的事……你自己到底怎么想?”

张日山一紧张,差点把碗给摔了,他手忙脚乱地把碗捡起来重新冲干净,尹新月赶忙说道:“你先别慌,你们的事我约略清楚,并不想阻拦,但你自己可一定要想清楚才行。”

张日山沉默着关了水龙头,把碗筷晾在架子上,这才回转身,他看起来有点紧张,是像生怕有人要把他手里的东西抢走般的忐忑,挨着桌边站定。尹新月抬头看他,“你现在还没满18岁,也可能满了,启山说福利院里找不到你们的出生证明,怀疑是被人销毁了。”

“如果没有齐桓,就没有今天的张日山。”

尹新月慢慢地把削好的苹果放下,“你先坐下吧。”

张日山拉开椅子坐下,少年人的眉眼已经染上了轻愁和倔强,尹新月安慰似地拍了拍他攥成拳头的手,“我没有要怪你,小山,你们的事我和启山,还有解家小九是再清楚不过的,我也相信,这些话齐桓肯定也都问过你了,他是个最细心谨慎的人,不可能不顾虑到你的感受。你也听老爷子说了,他小时候父母走的早,是在张家长大的,看着好脾性,骨子里却要强,对你的事,他也是看着粗放,实际小心的很,因为他自己就是过来人,所以最清楚你心里怕什么,所以越发的小心。所以有些事他始终是不放心的,他还是希望等你能做出冷静判断的时候再说。”

张日山有些错愕地看着尹新月,他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又说不出来,他是头一遭感觉纵然是有千言万语,可是真要让他说,他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应该从哪一宗开始说起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以后有了别的考虑,他当然还是会尽他的努力去照顾你,就像启山对你那样……”“不会!我绝对不会——”张日山说的太急,自己被呛到了,尹新月赶紧倒了一杯水给他,“我都说了别急了,这也只是齐桓的意思,有些事,他觉得是会有变化的,你现在还小,难免考虑不太周全,对他,因为感激的成分多些,也许……况且我们国家的氛围又是这样,齐桓倒无所谓,他孑然一身,又有自己的经济能力能养家糊口……”

“我不会,我绝对不会抛下他的。”张日山说着说着,忽然鼻头就酸了起来,“我想的很清楚了,我什么都不怕,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小山。”尹新月郑重地说道,“有些话一旦说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我相信你是说到做到的好孩子,也支持你和齐桓,但为了你和齐桓的今后打算,我们先把书读好,好吗?”

“我一定会的,我答应过齐桓,会让自己变好,不让大家担心。”

尹新月欣慰地点点头,她把苹果削好塞进张日山的手里,“先吃个苹果。”

张日山接过苹果,啃了两口,低着头没说话,尹新月怕自己说的太过又吓着孩子,刚要开口再说两句安慰的话,不想张日山忽然就振作起精神来,不知是尹新月哪句话给他吃了定心丸,他说道:“以前我一直害怕,但说不定齐桓的心里比我更害怕,他不仅要害怕我会不会变,也更害怕任何错误的举动会再次伤害到我,我得振作起来,让他安心出国,然后我也要安心地等他回来,到那时候,我们俩都会是最好的人,然后我会和他一起去同爷爷说,像齐桓这么优秀的人,也有一样优秀的人和他在一起。”

齐桓他们找了做心理医生的同学问过张日山的情况,也知道这一类孩子的心理创伤是什么,索性张日山够坚强,也够幸运,他自己撑过来了,又遇到了那么多真心关照他的人,齐桓不想隐瞒他们之间目前的关系,尹新月的那番话真是齐桓自己说给心理医生听的,诚如他担心的那样,张日山也许只是把感激的情感投射到了自己身上,就和病人对医生的移情作用那样。

“这样的孩子心理过早成熟,就和被催熟的果实一样,也许芯子里还是酸涩的,给他点时间吧,给他成长的空间,让他直视自己的内心。伤害始终会存在,无论我治愈过多少病人,发生的永远无法磨灭,但最好的办法是等他自己足够成熟,能够勇敢地面对过去的伤害。”心理医生说道。

齐桓点了点头,“也许我应该给他一个目标,有了目标他才会更积极些。”

“这个目标需要把握好分寸,如果完不成,可是会造成二次伤害的。”

“我知道。”齐桓说,“这个目标他最后一定能实现。”

齐桓在回家的路上收到尹新月的微信,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同时也告诉他自己已经和张日山谈过了,齐桓马上紧张地问谈得如何。

“放心吧,这个孩子比我们想象都要坚强,你可以安心准备出国的事了。”

“真是麻烦你了。”

齐桓松了一口气,拜托尹新月去谈是经过他多番考量的,首先她是女性,容易亲近,其次张日山又从心里尊重张启山夫妇,远比自己去谈要来的合适。

“你好好准备资料吧,整理完了你告诉我,我来安排寄过去,剩下的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处理完,有消息了我会立刻通知你。”吴五哥把齐桓送到张家家门口,下车前他对他说道。

“好,多谢你了。”齐桓下车同他道别,张家还给他留了门,他开门进去,尹新月正陪着张启山吃晚饭,夫妻俩絮絮地说着话,见他回来,招呼他一起过来吃点东西。

齐桓笑着摇头,“我吃过了,今天跑了一天,有点累,先休息了。”

尹新月走过来同他说了两句关于张日山的事,齐桓听过后点点头,“谢谢大嫂,我知道了,真是多亏了你。”

“都是一家人,谢什么?赶紧上楼休息吧。”

“小山睡了?”

“最近跟着老爷子早起,晚上都睡的早。”

齐桓放轻了脚步上楼,本来想直接回自己房间,却还是悄悄绕回到张日山的房间门口,他轻轻打开门,床头灯还亮着,但书摊开了放在被子上,显然他看书看睡着了,也许他本来想等自己回来的。齐桓走到桌边,他的作业都整整齐齐放在桌上,自己是答应了会帮他检查英文作业的,张日山的字迹稚嫩又公整,每个字母都写的十分认真,齐桓把它们收起来,准备一会儿带回房间先看一遍,这孩子读书虽然不出类拔萃,但凭着刻苦,倒也进步很快。

齐桓转而把他还捏在手里的书抽走合上,张日山“哼哼”了一声,忽然转醒,他撑开迷蒙的眼睛看着齐桓。

“怎么?我把你吵醒了?”

“现在几点?”

“很晚了,赶紧睡吧。”齐桓把书放在床头,然后附身亲了亲他的额头。

“嗯,晚安。”

“晚安。”

【未完待续】

2017-05-30 /  标签 : 副八 20 14  
评论(1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