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The Kings【1】

看完亚瑟王之后一直想写锤基的叔侄文,没错,我又挖了一个坑,但愿热情能支撑我填完这个坑……

》》》》》

【1】

这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能够记住从前的那些国王们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他们来了,然后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至少在许多人的心里,国王仅仅只是一种象征,权力、财富、地位、漂亮的城堡和公主、尊严、战争、杀戮,还有血……就像我们这个故事的第一位国王,至今还能够记住他的人恐怕已经不多了,国王是一种诅咒,作为人的存在已经消失,当人们提起他的时候,不会告诉你,啊,国王,他拥有银子一般的白发和胡须;国王,他因为战争而失去了一只眼睛;国王的盔甲金光闪闪,亮得几乎能够当成女士们化妆的铜镜。他们唯一能够告诉你的是,国王需要五千个奴隶为他建造恢弘的宫殿,国王的军队横扫过了荒蛮之地,国王命令收取每一亩田地里三成的收成作为向他表示忠诚的代价。

这就是国王。

当他像过去任何一位他的前任一样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时,人们不会记住他,他们会记得自己支付了多少税金,但国王究竟是谁,从来没有人在乎。

所以我们的故事并不会从皇城中心那座高耸的堡垒讲起,在那里,所有的秘密都隐匿在国王一重又一重的桃花心木门后面,但是在距离皇宫十万八千里远的小镇,那里更热闹,远比皇城要来的有意思多了。这句话出自一个叫Thor的年轻人之口,他喜欢称呼自己作“灰熊Thor”,尽管他才只有16岁,但他长得要比一般的16岁少年更高大更强壮,他希望这个绰号能让自己看起来更酷,事实上,在他和他那些无所事事的朋友们经常混迹的小酒馆里,人们更喜欢称呼他作“小混混Thor”。

Thor是个孤儿,至少在他有限的记忆里,他一直保持着这个身份,酒馆老板在这个镇上住了最起码五十年,他告诉Thor,十二年还是十三年的一天清晨,在河边洗衣服的女人们看到一艘从上游顺流而来的小船,下游城镇就是如此,总是会有各种奇怪的东西顺着河流而来。那时是太平年月,所以不会有尸体出现,女人们说笑着,等待那艘船漂向更远的地方。然而不知是河里的哪一块石头作祟,那艘无名小船在河心中央打了一个旋,缓缓地靠在岸边。这就像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女人们放下了手里的衣服,纷纷围到小船边,酒馆老板说,如果不是小船靠了岸,Thor很有可能会饿死或冻死在北方的无人之境,或者成为野兽们果腹的一顿午餐,可是小船却靠了岸。

“就好像有命运的女神在推动。”酒馆老板站在油腻腻的柜台后头说道。

“所以,如果再给我一杯啤酒,会给你带来好运。”

蓄了一头金发的年轻男孩回头,举了举手里的杯子,咧开嘴笑道,“因为我是受到幸运女神眷顾的人。”

“只是命运而已。”老板没好气地继续抹那块油腻腻的柜台,并没有打算把酒给他,“而且就算是,你也已经把你的好运花光了。”

Thor站起来,不顾老板的咒骂,自顾自地从柜台里拿走了所有的酒瓶,“愿女神保佑你,老吝啬鬼。”

他把酒瓶抛给Fandral,同时拥抱亲吻老板,在他的诅咒声中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Hogun往Thor的杯子里倒酒,但他那双机警的眼睛一直盯着窗外,刚刚有一小队士兵从酒馆门口经过。“你们不觉得吗?”

“什么?”

“最近镇上巡视的卫兵比过去要多了。”

“有吗?”Volstagg灌下了满满一大口李子啤酒,啤酒泡沫还挂在他红色的络腮胡上,“我怎么没有发现?”

“你除了注意到啤酒藏在哪里之外,还能注意到什么呢?”Hogun问道,他身上大约有一半的东方血统,所以和他的朋友们不同,他头发的颜色是深栗色的,Volstagg想了想,忽然勾住自己伙伴的脖子哈哈大笑,“当然,我还注意到你又在嘲笑我。”

Hogun翻了一个白眼,把他推开,扭头看向Thor,“咱们的计划不变?”

Thor满不在乎地看了一眼大街,只要闭上眼睛,这个小镇的每一条街,每一个角落都清楚地印刻在他脑海之中,尽管他们管他叫小混混,但老鼠自有老鼠的门路,无人可以否认,Thor对这个镇的熟悉程度超越了这镇上所有的人。

“当然。”他说道,“这些杂种天天都有,但肥羊一年到头才能碰上那么几头,我可不想错失良机。”

“让我们听听你的计划吧。”

Thor掏了掏耳朵,“你在说什么?我好像听不明白?”

Hogun没好气道:“别告诉我你又想像上次那样胡来,伙计,机会难得的肥羊,你得珍惜。”

“我一向反对计划,那是胆小鬼才去干的事,我们就要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真不敢相信——”“得了,幸运男孩,我觉得Hogun说的有道理,咱们至少得找好离开的路线,我知道你绝对不会逃跑,但是你看看Volstagg,我可不敢保证这家伙能全身而退。要是被Fury队长逮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知道他最近正想找我们的麻烦。”

Volstagg正在喝啤酒,只听到自己的名字,问了句“什么?”,Thor看了看对面这个大个子,突然笑起来,“相信我,伙计们,我已经调查的一清二楚了。明天经过的那个商队都是些脑满肠肥的大老爷,他们带的保镖也不过是些个软蛋,只要吓唬他们一下,就能让他们屁滚尿流,到时候还不等Fury队长穿上他那条肥裤子,我们早就已经回来数金币了。”

如果说,Thor有什么优点,那一定就是乐观,毫无边际的乐观,他是那种一切都往最好方向想的粗线条,偏偏Hogun的性格和他相反,所以虽然他们在分开之前Thor一再坚持不用担心,只和他们约定了明天凌晨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但Hogun和Fandral两个人依旧制定了撤退路线,而且他们最后还准备了用来蒙脸的黑布和绳子。无论如何,这群人是不是胆小鬼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可不希望撤退的时候有人跑得比他们还快,去给Nick Fury队长通风报信,把他们捆起来大概是最好的办法。

第二天天还没亮,在Nick Fury队长的守门士兵还在打瞌睡的时候,有四个人影轻轻松松,从城墙侧面一个小洞里溜了出去。那正是Thor和他的伙伴们,他们悄悄潜行在镇外的小树林里,等待着计划中打这条路经过的商队。Vostlagg扯下黑布,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被Hogun瞪了一眼,他刚想开口说话,就见对面的Thor举起来手。

“伙计们,肥羊到了。”

“赶紧把脸蒙上,Vostlagg。”

“知道了,知道了。”这个傻大个慢吞吞地把布崩在自己蓬松的、还带着点啤酒味儿的大胡子上,“天晓得,这里这么黑,谁能认出咱们?”

“等Nick Fury踢你屁股的时候,你就会后悔今天说的这番话了,行了,别废话了,咱们快跟上Thor。”

 

打劫比他们想象得要顺利的多,事实上他们才跳出来,那些老爷们就都纷纷跪下求饶,并且主动要求将自己带的金银财宝献出来以换回自己的性命,太平的年月里,金币好赚,但命只有一条。可这让Hogun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么自觉,他们甚至连狠话都还没撂下,这是他始料未及的,显得他昨晚得未雨绸缪蠢到了家。但不管怎么样,这么顺利对他们来说总是一件好事,于是四个人像往常那样快速分工,Hogun和Vostlagg按照原计划负责把人捆起来,而Fandral则挨个从他们的口袋和箱子里搜刮钱财,Thor双手叉腰,在他们的跟前来回走动,以防他们当中有人有什么别的小动作,同时还得留心四周的环境,不过连这也是多余的,那些老爷们除了小声求饶,不然就是抖得像个筛子,反而显得角落里那个男人有些平静得过头。

Thor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他,大约因为他穿一件暗色的斗篷,像所有人的影子那样退在最后头,仿佛他一向习惯成为那个不受人瞩目的小角色,也正是如此,Thor突然看到了这个人。他垂着头,从风帽的阴影里露出苍白的下巴。

“嘿,伙计,你手上这个戒指看起来好像挺值钱。”

Thor走到那人面前蹲下,指了指和他脸色同样苍白的左手尾指上戴着的那枚绿宝石戒指,“我想,你最好把这个也交给我的朋友。”

那个人没有动,像真的已经融化到身后的黑暗中去了一般,随后冷淡地开口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选择这么做。”

Thor忽然打了一个冷颤,可奇怪的是,那个人说话的声音又轻又冷,带着礼貌的疏离,是贵族们特有的那种假惺惺的礼貌,但就是有一种他自己都说不上来的感觉,从心底深处争先恐后涌上来,夹杂着些许战栗和不适,如果非要说,这大概就是恐惧。陌生的感觉令我们一向以勇敢自诩的Thor有点恼羞成怒,他一把掐住那人的手腕,那截手腕细得仿佛只要他一用力就能折断,体格上的差距使他重新恢复了自信。

“看来,你是预备吃点苦头了,我的朋友。”Thor一向不使用武器,在他看来那也是弱者的表现,所以事实上他只是想威胁一下这个冷静的男人。在他住了十三年的那个小镇上,Thor年年都是掰腕子的冠军,他猜Fury那家伙就是为了这件事看他不顺眼,要知道从前他可一直保留着那个头衔,所以一般来说,只要他稍微使上点劲儿,普通男人就会疼得痛哭求饶,更何况是这些个养尊处优的商人老爷。

但他设想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有一瞬间,Thor发誓,他听到了扬起信子的那种“嘶嘶”声,这才是真正令他恐惧的,一种湿滑柔腻的触感从那个男人的手腕上传来,Thor低头看去,他手里抓着的不知怎么就变成了通体漆黑的毒蛇,那双闪烁着魂灵幽绿色鬼火的眼睛冷冰冰地盯着自己。那个男人,如被唤醒的石像般缓缓抬起头,垂下的嘴角隐约浮现讥诮的浅笑。

“是吗?”

Thor听到了一声惨叫,大概是自己发出来,在他陷入一片黑暗前想,他不会承认那是从自己喉咙里发出的叫声,那简直是一种耻辱。可是他得承认,他害怕蛇,任何种类的蛇,哪怕只有尾指那么粗的蛇,而且他看到了,那个男人苍白修长的手边慢慢扭曲起来,那枚在黑暗中依旧耀眼的绿宝石燃烧融化,是恶魔刚刚睁开的眼睛。

 

恶魔有一双绿色的眼睛。

如果你见到他,我的孩子,在不能战胜他之前,离他越远越好。

 

“该死的。”

Thor嘟哝着醒来,发现自己的手腕被拷起来了,四周充塞着稻草发霉和屎尿令人作呕的臭味。

“你终于醒了。”

Fandral戏谑地说道,同时好心地帮了他一把,好让他能够坐起来,“见鬼,我们在哪儿?”

“你认不出来吗?当然是在我们亲爱的Fury老爹的地盘。”

Thor似乎完全没有在听自己朋友的话,只是用力揉自己的眼睛,然后他尽量用冷静的声音问了一句让Fandral摸不着头脑的话。“伙计,我躺了多久?”

“伙计,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这儿臭得我都快吐了,你竟然还睡得着?不过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才?现在不是晚上?”

Thor脸色渐渐难看起来,他把头转向Fandral,怪异的举动终于引起了他得注意,“你怎么了?伙计,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看不见了,该死的,那个家伙一定是巫师。”

“巫师?巫师怎么可能跑到我们这种小地方来,他们不都在皇城附近,等着国王陛下的随时召唤吗?”Fandral看了看自己朋友的眼睛,出了有点红之外,看不出哪里有什么异常,他在他面前挥挥手,又觉得毫无意义。

“一定是那些狡猾的奸商们雇的保镖,难怪一开始那么顺利,这是他们的阴谋,为了降低我们的警惕性。”Thor愤愤不平地喊道。

“警惕性?你有那玩意儿吗?”Fandral继续调侃道,看自己朋友还能那么精力充沛地诅咒那个阴阳怪气的巫师他就放心了,“别担心,Sif认识那么个老妈妈,据说她经常煮药茶给别人,换几个小钱,她从来不告诉我这位老妈妈其实是个女巫,不过那附近的人都知道。等我们出去之后,可以找那个老妈妈给你瞧瞧。”

Thor点头,随即摇晃着他的拳头,信誓旦旦地道:“要是再让我见到那个鬼头鬼脑的家伙,我一定要他好看。”

“你见到那家伙的脸了吗?”

Fandral这么一问,倒把Thor给问住了,他托着下巴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然后疑惑地摇摇头,“奇怪,我觉得我看到他的脸了,怎么想不起来?”

“你知道吗?长那么大我是第一次听到你叫的那么惨,挺可怕的,把我们都给吓住了。”

“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但……”Thor第一次欲言又止,他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完全抹消,“如果再见面,我一定把他给能认出来。”

“让我瞧瞧是谁,喔,小混混Thor,又是你们这帮人。”

这时,有声音从牢门外传来,Thor立刻露出那种小时候偷吃糖果后被抓住后的表情,摸索着靠到铁栅栏边上,“嗨,Nick。”

“请称呼我Fury队长,还有,别随便和我套近乎。”

Nick Fury是整个镇上最大的官,维护整个镇的治安是他的首要职责,在Thor的记忆里,从前自己还需要向镇上每户人家讨饭吃的时候,Fury对他还挺不错的,但后来,等他终于踏上小混混这条不归路后,这位镇上的治安队长就再没给过他好脸色看。似乎在Nick看来,如果不是有Thor这匹害群之马,Fandral这些个混小子根本不成气候,所以只要找机会把Thor踢出这个镇,他就能高枕无忧了。

“好了,说说吧,这次又犯了什么事?”

Nick的人给他找了把椅子,他坐下,慢条斯理地问。

“没干什么,我一觉醒来,就已经在这里了,我猜这里一定是有些误会。”

“喔。”Nick心不在焉地拖长声音,似乎他更在意自己那件旧制服下摆上开线的部分,Fandral立刻跟着道,“你瞧,这地方实在太臭了,要不然咱们换个地方,叫上两打啤酒,慢慢聊……”

“你们看我的样子,觉得我只是想和你们聊天?”

Fury抬起眼睛,冷冷地盯着他,Fandral也不敢再开口,他退倒Thor身边,悄悄在他手心里捏了几下,这是他们之间的暗语。

“情况有点不对劲。”“放心,我们随机应变。”

“你来说。”

Fury扭头看向自己人,那小伙子不会比Thor大几岁,他似乎还没做好准备成为瞩目的焦点,脸立刻涨红了,还好他立刻恢复冷静,说道:“今早我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他们四个被五花大绑扔在门口,身上还有不少装了银币和宝石的袋子,看他们的装束肯定是去打劫了,我立刻召集了士兵出城去找,在城外的小树林里找到了被帮着的商队,经他们指认,抢匪就是他们四个,所以我把他们关进了大牢。”

“这个该死的家伙。”Thor往地上啐了一口,“下次见到他,我要打得他满地找牙。”

“好吧,看来他至少不是那伙商人请来的保镖,你说他一个人是怎么同时把我们四个扔到这儿来的?”Fandral自言自语般地反问,但Fury已经大笑起来,“看来你们得罪了不得了的家伙,巫师吗?你呢?你是怎么知道这群捣蛋鬼在城外小树林打劫的?”他一边抱着肚子笑,一边问他那位年轻的典狱官,“他们脚底有泥巴,队长,还沾了不少叶子,这个季节,只有城外的小树林有这种树。”

“干的不错,看来我有必要提拔一下你,行了,看来我们的问题都解决了。”Fury站起来,准备离开大牢,Fandral有点着急地喊道,“嘿嘿嘿,队长你看,这只是个恶作剧,商人老爷们一个子都没少,也没受伤是不是?”

Fury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们俩,“所以?”

“所以,也许,您能能下令放我们俩出去。”

“小队长,他在说什么?”Fury掏了掏耳朵。

他刚刚被提拔的小队长还没习惯他的新身份,依旧涨红着脸,“他说,请您下令放他们出去。”

“Fandral,你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吗?”Fury转过来看着他们两个,暗淡的日光从牢房上头那个狭窄的小窗子里照进来,照亮了两个男孩子的满天金发,听说他们俩挺招镇上姑娘们的喜欢,“你没发现另外两个捣蛋鬼没和你们关在一起吗?”

Thor微微皱起了眉,他站起来,朝着牢门走了过去,“什么意思,Fury?Hogun和Vostlagg在哪里?”

“不,你们还是没有搞清楚,现在担心他们俩的时候,他们被关在隔壁,和别的捣蛋鬼一样,今天晚上应该就可以被放回家睡大觉了。但你们俩……小队长,能去把从皇城送来公文拿给他们俩看看吗?慢着,我忘了你们几个不学无术的家伙都不识字,这样说吧,你们应该是最后的几条漏网之鱼了。”

“怎么?难道现在是国王老爷要砍我们的脑袋了吗?”

“谁说不可能呢。”

说话间那个小队长已经取来了国王的诏书,被写在一张贴裱了黄金的羊皮纸卷上,用墨绿色的封蜡封住,被送到了全国所有的城镇,Fury的小镇已经是里皇城最远的小镇了,所以当他们还在这里说话的时候,别的城镇早就已经把符合要求的那些年轻人送上船,一股脑运到了皇城里头。

“有天晚上,国王的首席大法师做了一个梦,他看到了一头狼,那是一匹头狼,在他的带领下,狼群咬死并吞噬了一条沉睡的黑龙。”

Fandral沉默了一会儿,下意识看看Thor,他也歪着头靠在铁栅栏上发呆,随后耸耸肩,“什么意思?”

“国王也这么问大法师,法师告诉他,这个王国不久之后将面临一场灾难,叛乱者在某个人的带领下终将摧毁整个王国。”

“然后呢?”

“然后?然后国王决定把这场可能发生的叛乱扼杀在萌芽中。”

“所以?”

“所以要把你们这些个混球都送进皇城,大法师会做出判别,到底哪个是这头黑羊,并且顺便砍了他的头。”

“为什么?”

“因为他看到了。”

“看到什么?”

“那个叛乱首领的长相。”

“嗷,拜托,这种话你也信?一个梦?”Thor哀嚎起来,“我怀疑这根本就是你想公报私仇的鬼扯。”

“我可管不着,反正我只需要按照国王的命令,把十六、七岁左右金发的年轻人交给国王的侍卫军就行了。”

“大法师梦到的不是狼吗?怎么又变成人了?”

“我不知道!要不等你们见到大法师本人的时候,直接去问他吧!”Fury冲Thor大吼道,“我真是疯了,为什么要在这里和你们废话?小队长,看牢他们,等明天侍卫军来把这两个小兔崽子带走,我就能好好消停上一阵子。”

“是的,长官。”

“嘿,嘿,Fury,等等……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Thor听着他们离开了牢房的声音,狠狠地砸了一下铁门。

“现在怎么办?”

“当然得逃出去,难道等着被带进皇城?我猜那国王一定是个有怪癖的变态老头,谁知道他要干什么?”Thor说着,抱着手臂打了一个寒颤,把Fandral逗得哈哈大笑,Thor就是有这种本事,即使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也能保持轻松的心情,他似乎也不害怕了,在边上坐下来。

“你的眼睛怎么样?”

“还是什么都看不见,不过也没别的感觉,也许过会儿就能恢复了。”Thor倒挺镇定的,好像他已经想到了什么好办法似得,Fandral吸了吸鼻子,问,“你打算怎么逃出去?”

但Thor只是躺了下来,双手垫在脑袋后面,顺便翘起了腿,“还没想好,不过我打算再睡一觉补充体力。”

to be continued

2017-05-24 /  标签 : 锤基Thorki 33 7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