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破樊笼【续十九】

千万不要误会我在花式催更,我知道 @Cynthia菟子 兔老师最近很忙,我只是很无聊想玩这个梗哈哈哈哈~

》》》》》

等两人随人潮离开游乐园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了,兴奋一整天的张日山终于觉得累了,全身骨头好像散开一般,齐桓让他早点洗澡休息,他应了声,结果趴在床上就不想起来。

“赶紧去洗澡。”

齐桓一边擦头发,一边在张日山身边坐下,听他有气无力地哼哼了两下,于是弯腰凑过去道:“是不是累坏啦?”

张日山睡眼惺忪,感觉到齐桓靠近,本来想伸手抱住他,结果手指都动不了,只能用额头去蹭他的下巴,把他逗笑了。“快去洗吧,洗完舒服些,明天不用早起,想睡到几点起来都行。”

“那明天不去玩了吗?”

“你都这样了还想玩啊?”

“我睡一觉起来就恢复啦。”

男孩子没什么力气的嗓音软绵绵的,好像一只小羊羔,齐桓趁他没力气反抗,伸手去捏他脸上因为过年好吃好喝补回来而变得有些松软的颊肉,“所以啊,赶紧去洗澡准备睡觉。你再不起来,我动手啦。”

张日山怕痒,被齐桓挠得边笑边打滚,最后只能溜下床,乖乖滚去洗澡。齐桓这才起身,把两个人的手机都充上电,看微信上有几条信息,他一一回复后重新回床边坐下,电视里正在重播黄金档的连续剧,前两天他见尹新月正在一集不拉地追着看,男主角开了间私人侦探事务所,雇了个刚刚退伍复员的兵哥哥当助手,专门接一些琐碎的杂事。反正别的台也没什么电视节目可看,齐桓靠在床头,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节目能让尹新月这么挑剔的人追看,结果才没看几分钟,一张恐怖的面孔占据了大半个电视屏幕,把他吓了一跳。还好这个时候张日山打开浴室的门,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他的脸红彤彤的,但洗完热水澡让他更加全身无力,只想直接躺倒在床上。齐桓马上把电视给关了,心里腹诽尹新月竟然看恐怖片,然后把张日山拖起来,“头发还没干,别马上睡觉。”

“我手臂酸,腿也酸。”

张日山的头靠在齐桓的肚子上,伸手抱紧他的腰撒娇道。

“怎么?踩到柠檬了?”齐桓认真地问,害他哭笑不得,“我不想吹头发了,酒店的吹风机只能放在浴间用。”

“你坐着不用动,大少爷。我来帮你吹,走走走,头发不吹干睡觉会头疼。”

“一次两次没关系的。”

“别仗着年轻就胡闹,吹头发能用多少时间,怎么?还想让我抱你去?走吧。”

齐桓连拖带抱地把他弄回浴间,又搬了椅子让他舒舒服服坐下后才帮他吹头发,张日山虽然懒懒的不想动,但他最喜欢齐桓帮他吹头发,热风顺着他的手指,轻轻拂过头皮,好像一瞬间所有的疲劳都得到了缓解。

“你要是走了,谁来帮我吹头发……”

张日山看着镜子里倒映出来的那个人,他在认真做某件事的时候,会收敛起戏谑调侃,连表情都变得温柔而专注,仿佛对他来说,此刻替自己把头发吹干是这个世界上唯一重要的事。张日山忽然心慌起来,对于他来说,从前因为一无所有,所以才无所畏惧,但有些时候,只有你曾经拥有过了,才会更害怕失去。

“你刚才说什么?吹风机太吵了,我没听清。”

齐桓顺便把自己的头发也吹干了,把吹风筒收拾好时,张日山已经把椅子搬出去,然后重新趴在床上。齐桓走过来,在他床边蹲下,道:“腿还酸?我和一个老中医学过几手推拿,要不要帮你按按?”

张日山抬头看他,随后点了点头。

齐桓把睡衣袖子卷起来帮张日山推拿穴位,同时问道,“会有点疼,要是太疼和我说。”

“没事,我不怕疼。”

齐桓没说话,张日山习惯穿长袖衣服和长裤,可以遮住他身上留下的疤痕,尽管因为年轻恢复的快,但依然有一些淡褐色的痕迹。“刮风下雨天会不会不舒服?”

张日山摇摇头,“当时正骨的医生是我的一个老师,他手法很好,但头两年记得别贪凉,夏天别学人家冲冷水澡,记住没有?”

“嗯,我记着了。”

“还有,别老是吹空调,尤其出了汗以后,洗完头自己要记得吹头发,别偷懒,怎么?是不是太疼了?”齐桓正说着,手底下的腿轻轻瑟缩了一下,张日山的额角上已经沁出了汗珠,在床头灯下闪烁,他的牙关咬紧,脸颊的肌肉线条变得分明,显然在忍着疼。

“疼怎么不说呢?傻孩子。”

齐桓没再按,去拧了一把热毛巾给他擦汗,“你小时候受过寒,而且有好几年,所以得靠现在补回来,觉得怎么样?”

虽然推拿穴位钻心地酸疼,简直熬得头皮发麻,但过后他觉得两条腿都发热起来,刚才还酸涨的要命,现在舒服了不少。“真厉害,我觉得明天还能再跑一天。”

“这可是你说的,明天谁要是早上爬不起来,谁就是小猪。”齐桓点了点他的鼻子,张日山瞧着他,然后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问道,“你是不是很快就要走了?”

“没那么快,老解再厉害毕竟还得走程序。”

齐桓由着张日山抱着自己不肯放手,索性掀开被子盖住两个人,“不舍得我走了是吧,当时答应的多爽快。”

“我不想你为了我的事担心,而且,我也不希望你再遇到危险的事。”

“老实说我猜到裘德考会回来找麻烦,老张说了,他是靠着福利院那些未成年孩子来运送毒品的,也幸好是因为你的事才揭穿了他的阴谋,否则还不知道有多少孩子要吃苦头呢。这是件好事,我倒不觉得后悔,况且咱们得相信老张不是?他一定有办法圆满解决这件事的,所以别担心,你看你,眉头皱得像比我这个老年人还要老气。”齐桓的手指点在张日山的眉心,把他蹙起的竖纹轻轻揉开,张日山道,“你不老,一点儿也不老,谁说你老了,你又帅又聪明,还是医生,这么厉害。”

“不得了,听得我又要忍不住膨胀了,想不到大儿子这么崇拜爸爸呀。”

“你不知道,我也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从前陈皮知道我去找你,他总是忍不住冷嘲热讽,他说,你和我们这样的人是两个世界的人,让我不要痴心妄想了。但我想,没关系,只是去看看你就好,那时候我只要看到你,看到你对那些来看病的人那么好,我就觉得很满足了。”

齐桓安静地听他说着,没再说话,只是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他还略微带着些许湿意的发尾。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怀里传来平均的呼吸声,齐桓知道张日山已经睡熟了,今天玩了一天毕竟累了,但手指还牢牢抓住齐桓睡衣的领子,他低头看了看他,然后扭头关掉了床头灯。

这一晚张日山睡得不太安稳,稍微有点动静齐桓就被他弄醒了,一开始只是间歇地手脚抽动,随后能听到他像头小野兽一般的低喊,齐桓立刻扭亮床头灯,男孩子的拳头紧紧地攥着抵住自己的下嘴唇,眼泪糊满了脸颊,他的眼球在眼皮底下快速滚动,这会儿已经能听到他轻轻的抽泣声。

“小山,小山,醒醒。”齐桓知道他被噩梦魇住了,轻拍他的脸小声喊道。

张日山又挣扎了两下,终于大叫着“齐桓”的名字醒转过来,撑开眼睛,隔着泪光他看了半天,才认出眼前的人,立刻扑过去抱住他。

“做噩梦了?别怕。”齐桓轻拍他的后背,他想起张日山刚刚被救出来住院那会儿,护士偷偷告诉他,晚上他一个人睡着睡着会哭醒,这段时间只当他因为环境改善已经恢复过来,况且他一向表现得很坚强,看来自己还是轻视了他受过的心理创伤。

“我梦到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还被关在福利院的地下室里,没有人来救我,我想逃出去,但手脚都动不了,后来有人来了,那个人说要把我埋在后院,我一直叫你,但是……”

“别怕,别怕,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我一直都在,哪里也不去。”齐桓安抚他的后背,用睡衣袖子把他脸上的眼泪和汗擦干,然后又抱紧他。“没事了,再睡会儿吧,我陪着你。”

张日山哽咽着“嗯”了一声,渐渐平静下来,齐桓没有再关灯,只是把灯调暗,他看着灯光将他们俩的影子投射在酒店贴着米黄色墙纸的墙壁上,想起很久以前的事,他和张日山不同,尽管父母去世的早,但由于他们俩在世时都十分忙碌,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寄宿在张家,反而和张妈妈的感情更深一些。所以张启山母亲的去世对他来说更难以接受,他依稀记得有一次自己是被老爷子从某个派出所接回家的,他当时还没有离开刑警队,来接他之前刚刚逮到一伙入室盗窃的惯犯,送他回家之后还得马上赶回警队,那阵子他特别忙,到很久以后齐桓才能明白过来,那是老爷子不想去想那些伤心的事,忙起来总是好的,忙的时候没空想,太累的时候又能倒头就睡。但那个时候他还不能明白,心里只是怪老爷子铁石心肠,所以在老爷子呵斥他为什么到处乱跑的时候,他吵着说是要去找张妈妈。

后来的事他记不太清了,大概是被老爷子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但幸好是在张家,他依然获得那么多的关怀和爱。想着,他又看了看张日山,虽然眼角还带着泪痕,但已经又睡着了,无论他表现的多成熟,可始终是个缺少爱和安全感的孩子,所以他越是表现的懂事,就越让齐桓觉得心疼。

“很快就会好了,等裘德考的事彻底结束,你就不用再担心了。”

齐桓的嘴唇贴上他的额头,轻声说道。

 

张日山很晚才醒,前一天玩太累,再加上晚上做了噩梦,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十点了,幸好他好像没有受太多噩梦的影响,醒来的时候精神还算好。齐桓虽然很早就醒了,但他只是去洗漱了一下,然后还是一直躺在边上看着他。

“醒了?小懒猪,昨天是谁说的,说一早还能爬起来去游乐园玩,你瞧,咱们连酒店的早饭点都错过了。”

张日山不好意思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按了按自己的肚皮,齐桓笑着坐起来,“饿了吧,逗你的,我叫好客房服务了,先去洗漱吧,一会儿我让酒店把早餐送上来。”

“喔,好。”

张日山也没磨蹭,爬起来去刷牙,齐桓用酒店内线电话通知了客房服务,挂了电话后他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尹新月打电话过来,他立刻接通了。

“玩的开心吧。”

“少见他这么开心的,睡到这会儿才醒。”

齐桓一边说,一边悄悄走到浴室门口,确定张日山暂时不会出来后,他折回到阳台上,对尹新月道:“有件事我要麻烦你,是关于小山的。”

“你说。”

“因为我在这方面不是专家,但他的心理问题我想可能我们都有点忽视了,走之前我会找一下我的老同学,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专家,回头可能要麻烦你带他去看一下。”

尹新月沉吟了片刻,似乎有点犹豫,齐桓察觉到有什么问题,忙问道:“怎么了?”

“昨天启山接到一个电话,说那批从福利院里被救出来的其中一个孩子跳楼了,救护车到的时候已经没救了,收养的父母说之前完全没有征兆。”

齐桓心头一缩,“这件事先别告诉小山,免得他胡思乱想。”

“我知道,启山和我也是这个意思,但你今天和我说这个事我觉得可能真的有必要,这些孩子,要让他们忘记那些事恐怕很难,况且小山都这么大了,到时候你还不在他身边,我是有点担心的。”

“咱们都得对小山有信心,这么苦都熬过来了,回头他不还得考警校嘛,忙起来,有奔头,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你倒心宽。”

齐桓笑了笑,回头见张日山洗漱出来,正好送餐点的人到了,齐桓朝他点点头,他开门让人把餐车推进屋来。“我当然得宽,不宽他看了会多想。”

他说着,打开阳台门进屋,张日山问是谁的电话,齐桓给他看了看屏幕,他抿嘴笑,接过电话来和尹新月说了几句,齐桓正一一打开餐点上的金属盖子,忽然想起什么来,对张日山道,“对了,你问问你张妈妈,她每天追的是什么电视剧,怎么那么吓人?”

“你懂什么?普通的电视剧我才不看呢。”

“建国之后不许动物成精了,这电视剧是怎么成为漏网之鱼,躲过了大广电的明察秋毫的?”

“不和你闲扯了,你们今天玩完回来吃晚饭吗?”

“估计能赶上,今天我们也不去玩了,最多去逛逛街看场电影什么的,下午约了老解来接我们。”

“那行,忘了告诉你了,霍老太太打电话来叫咱们都上他们家吃饭去,启山没空,回头你们俩跟着老爷子一起去吧,反正最近你们俩都闲着。”

“知道了。”

“行,那你们慢慢逛吧,先挂了。”

齐桓挂断了电话,见张日山坐着没动,说道:“怎么不吃?”

“我等你讲完电话一起吃。”

齐桓把电话放一旁,笑说道:“这才早餐呢,就这么郑重,看来回头我得安排一场正式的烛光晚餐才行。“

“是约会吗?”

“对。”齐桓笑起来,“想约你吃晚饭,有没有空?”

“好。”

张日山也笑起来。

【未完待续】

2017-05-07 /  标签 : 副八 24 56  
评论(5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