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破樊笼【续十八】

这一周忙到飞起,五一长假又要出去游玩,所以挤时间把这篇码完,下一章大概就要分别啦~

》》》》》

解九正坐在驾驶座上看案卷资料,看齐桓他们出门才放下,他放下车窗指着他的鼻子道:“好啊,唬我一早在这里候着,拖那么晚才收拾好,你可真是长脸了,齐桓。”

“也没多久,就半小时嘛。”齐桓把两人的包放后座上,瞅了一眼张日山,不知道他今天起床之后什么毛病,一直耷拉着张脸,于是让他一个人坐后座,自己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坐进去。刚扣好安全带,解九从公事包里取出一份文件拍给齐桓,“喏,你那辆车的保修情况,还有保单,我看了看,撞的不算太重,修好了和半新的一样。”

“到底是咱们解大状,那效率就是高啊。”

“你少和我来这一套。”

“真不是故意迟到——”“对不起,解叔叔,是我不好,昨晚喝醉了早上没听见闹钟,所以迟了。”

齐桓正和解九有一搭没一搭的磨嘴皮子,后座的张日山突然开口道,解九左不过和齐桓闹着玩,听张日山这么说也不好在多说什么,他随即发动汽车,开出了张家的院子。这边最大的游乐园在城东的郊外,占地面积大,游乐设施花样百出,为了留住游客,周边还建造不少度假酒店,方便游客玩累了可以入住,齐桓难得花血本,选了一间最好的主题度假酒店,本来想给张日山一个惊喜,结果他一路上都闷不吭声,连解九都觉得奇怪,悄悄问道:“你惹人家不高兴了?”

“哪能啊?我天天当他祖宗那样供着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惹他不高兴?”

“我看就是你平时嘴欠,到底把人给惹毛了。”解九颇有些幸灾乐祸地调侃,齐桓倒是难得看到张日山拉下脸来,这小孩子老成,从小为了周全,性格磨练的稳重,自己平时哪怕开再厉害的玩笑,两个人也没红过脸,如今这突如其来的冷战也不知是为了哪一桩,想着他回头看一眼张日山,谁想他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后脑勺,双眼甫一对上,他的脸突然涨红,立刻别开眼。

“张日山,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齐桓立刻严肃地问,不问还好,这一问,张日山连眼眶都涨得通红,整张脸仿佛要烧起来似的,他支吾道,“没有,当然没有,我能做什么坏事?”

终于逗得他开口说话,齐桓才算放下心来,他之前为了他看了不少这方面心理学的书,这一类孩子的童年心理埋下过阴影,有些事说不定会怄在心里,从前齐桓就和他说过,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什么问题两个人都可以商量着解决,只是最近发生那么多事,况且自己马上又会出国,要和他分开很长一段时间,不希望走之前留下什么问题。“没做坏事,你脸怎么那么红?”

“我……我酒还没醒。”

齐桓大笑起来,“原来是酒还没醒呐,下次独家秘方的醒酒汤得熬浓一点让你灌下去。”

张日山原是又想到昨晚梦里的情景,本来也没什么,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做个春梦也挺正常的,但是偏偏梦到的人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只要一想到,张日山就觉得又臊又热,可是他又一想,反正对方又不知道他梦到的事,何必搞得这么心虚,于是反驳道:“你不是说了不准我再喝酒了吗?怎么连你自己都忘啦?”

“哎哟,把爸爸的话记那么牢呀,不愧是乖儿子。”

张日山一活泛,齐桓马上又恢复没皮没脸的样子,解九骂骂咧咧,“我路边停下来,让你坐到后头去好不好?”

“哎,你是不知道当爹的心情,儿子大了心思特别多,青春期教育很重要,万一叛逆期突然来了可怎么办?”

“再被你这么说下去,我都要忍不住‘叛逆’了,是不是,小山?”

“你这么说是有点,说起来我们不是只差了七、八岁嘛,再说收养我的难道不是张队长吗?怎么你老是以爸爸自居?”张日山扒着齐桓的椅背凑过去问,齐桓扭头,伸手捏他的鼻尖,“要造反啦?嗯?再过几年你要爬到我头顶上来了是不是?”

张日山“嘿嘿”笑着,轻轻握住了齐桓的手腕,“你又没说不行……”

“莫非我是养了一只小白眼狼呀。”

像是为了证明齐桓的话,张日山亮出雪白的尖牙一口咬住他的手背,解九一边开车一边笑,“对对,使劲咬,别白担了他给你起的又狼又狗的外号。”

“哎,你怎么能教坏我家大儿子呢,乖,松口,爸爸一会儿给你买糖吃。”

“谁还没吃过糖呢。”张日山嚷嚷道。

“哟,看来胃口被我养刁了,那你想吃什么?你说,只要我买得起,都买来给你。”

张日山想了想,突然脸又是一红,他松开手向后靠,然后再次别过头道:“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你今天怎么回事?老是无缘无故脸红,我还是觉得你做了什么坏事。”齐桓回头睨视,张日山这会儿不再上他当,绷住脸闭紧嘴巴,这种丢脸的事要是被他知道可就不得了了,非要被他笑话上好长时间。

“我们不是去游乐园吗?这是去哪里?”张日山看着车窗外一片连着一片的棕榈树和颇具热带风情的建筑,然后在齐桓的指挥下,解九把车停在一间看起来相当高级的酒店门口,“下车啦,我们先把办好入住,把行李放在房间里再去玩。”

齐桓招呼张日山下车,这孩子还没从眼前金碧辉煌的酒店装潢中反应过来,解九因为有事要办,就和他们告别了,他嘱咐齐桓几句,让他们多当心,然后又和他约定第三天中午再过来接他们后,开车离开了。

齐桓回头,见张日山呆呆地站在酒店大门口看,表情有点局促地四下寻找齐桓的身影,他忙上前两步,牵起他的手道,“走吧。”

“我们一定要住那么高级的酒店吗?很贵的吧。”张日山凑在他的耳边问。

“怕什么?这点钱对你爹来说还是不在话下的,放心吧。”

张日山挠了挠后脑勺,跟在齐桓身后进了酒店,说实话,从前这种地方他最多只能在外头看几眼,连想都不敢想,但如今他就站在铺设了米色大理石地面的大堂中央,空调的温度调到正合适,既温暖,又不会让人觉得太燥热,仿佛如沐春风。因为自己还没有拿到身份证,所以他只能在一旁的乳白皮沙发坐着等齐桓办入住,有漂亮的姐姐拿糖和巧克力来给他吃,他乖巧地道谢,把糖捏在手心里。

“想游泳吗?这边泳池开放喔。”

齐桓还在办入住,冲张日山坐着的方向喊,他有些紧张,只回头道:“现在?”

“傻孩子,当然不是啦。”齐桓笑起来,这是大堂经理看了他们一眼,问道,“是您的弟弟?”

“说儿子你也不信啊。”

那位女士更加乐不可支,“您才多大年纪,就有这么大个儿子了?”

“有儿子和年纪没关系,是不是?”齐桓还在说,张日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身边,轻轻拽住他的袖子,“不是。”

“这个孩子,最近喜欢和我闹别扭,大概真的到叛逆期了。”

“我才没有,你不要乱说。”

入住手续办好了,大堂经理多看了两眼张日山,然后把房间卡片交给齐桓,“你这堂弟生得真好。”

“是吧,大家都这么说,基因太好,没有办法。”

张日山本来看他和那大堂经理谈笑风生,有点不太乐意,但架不住齐桓那副得意的模样,忍不住笑道:“说得好像和你有关似的。”

“怎么没关?你不是我们家的?”

“你们是来这边游乐园玩的吧。”大堂经理看来是挺喜欢他们俩的,从柜台取出两张券给他们,“这是pass券,可以不用预约优先玩一个设施,送给你们吧。”

“带好看的小孩出来就是能占便宜。”齐桓喜滋滋地收下,张日山看着他那副模样,简直哭笑不得,以防他再说些丢脸的话,他向大堂经理道谢后,拉着他去乘电梯。

“我们在几楼?”张日山接过他手里的房卡看,“一……一间房啊?”

“刚才是谁说这酒店太贵的,一间房都要两千多一晚呢,只能委屈你和我挤一间房了。”

张日山一颗小心脏“咚咚”直跳,觉得经过昨晚那个梦之后,他都有点害怕和齐桓共处一室了,虽然他明白齐桓的顾虑,但总是害怕忍不住做出什么出轨的事来。所幸等齐桓开了房间门后他往里看,看到两张床后才放下心来,少年的心性到底压不住了,他走进去跳到床上蹦了几下,然后道:“这床真舒服。”

“那当然了,大几千一晚呢,能不舒服吗?”

齐桓把包放好,进洗手间洗脸,然后探头出来道:“休息一下咱们就该出发了,好多人排队呢。”

“喔,那你等等我。”

等齐桓从洗手间出来,他像颗小炮弹一样冲进去,齐桓见他终于开朗起来,也就不再担心,等他收拾妥当,两个人火速赶到游乐园,入口已经排起长队,因为是在过年期间,所以来玩的人很多,两个人排了差不多2个小时的队才进园。看着满山满坑的人,两个人都心有戚戚,幸好齐桓提前在手机上下载了app,显示了整个园区的地图,还有游乐设施的等候时间,两个人选了想玩的项目去拿预约券,还好兜里揣着两张券,可以不必排队直接去玩,心里还有点底。其实搁在齐桓这边,心里对那些惊险刺激的大型设施有点犯憷,不过看张日山两眼发光,全然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他自然陪着一起参与,一圈下来把那个孩子乐得直嚷嚷,全然不是他平时那副稳重的模样。

“我们去玩那个吧,极速光轮,刚才我听到有人在说,那个好像很好玩。”张日山拽着齐桓的衣服下摆冲出去,被他拖回来,他从包里取出手帕纸和矿泉水,帮他把脑门和脖子上的汗都擦干。

“出一身汗,当心吹风着凉。”

“没事没事,我身体好着呢,我们快去吧,不然还要排队。”

“先喝口水,别急,我们这不是有vip嘛。”

齐桓一边把瓶盖拧开塞他手里,一边被他拉着往前跑,张日山随便喝了两口还给他,然后催促他道,“快快快,把券准备好。”

“你可饶了我这个老人家吧,那玩意太刺激了,我的心脏可受不了。”

齐桓把水放回包里,取出一张券塞他手里,“你一个人去玩吧,我在这里等你。”

“那……”张日山犹豫了一下,停下脚步道,“你不去的话,我也不去了吧。”

“没事,你想玩就去吧,我也正好有点累了,坐着休息一会儿。”

齐桓在极速光轮斜对面的休息椅坐下,拍了拍他的背,让他快去。张日山点点头,“那你休息一会儿,要等我喔,我玩好马上出来找你。”

“赶紧去吧。”齐桓捶了捶自己酸痛的腿,看少年一头扎进人堆里,他是少有这样活泼的,又积极地想参与某件事情,齐桓想,看来以后可以多带他来几次,但想到即将到来的分别,尽管他一直都在安抚张日山,不希望他有什么抗拒的情绪,但其实连他也难免有些不舍。

也许,对张日山,他比自己知道的,要更在乎一些。

这时手机震动了几下,齐桓解锁来看,除了诊所里同事发来询问几个自己病人情况的消息外,还有解九的信息。

“小山玩的开心吧?”

“简直和疯了一样。”齐桓回道。

“别说小孩子了,我周围有不少成年人都喜欢的不得了。”

“我是扛不住,腿都快断了,还是小山体力好,又跑去玩什么极速光轮了,我在外面等他。”

“那正好,学校的事我已经联系好了,过两天你把你的材料整理一下,我给他们寄过去,最晚四月份就能出去。”

“这么快?我之前申请出国留学都申请了大半年呢。”

“托了朋友的关系,到时候你到那边的一切他会安排妥当的,放心吧。”

“你办事我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齐桓留心着张日山有没有出来,屏幕上跳出解九的回复,“我知道,你也就担心小山,放心吧,红二爷那边是打了保票的,一定不让他掉一根头发。”

“哈哈哈,替我谢谢二爷,但是他香港电影看多了吧。”

“那你们先玩吧,等你回来我们再说。”

齐桓舒了一口气,他看着从不远处走来,手里抓着一大蓬气球的,扮成卡通人物的工作人员,跳起来向他奔过去,他买了好几个气球回来,张日山已经出来了,正在焦急地到处找自己,他蹑手蹑脚绕到他背后,然后一把扑上去搂住他。

“被我逮到了一只迷路的小狼狗。”

“我不是让你在这里等我吗?”张日山急得直叫唤,齐桓把手里的十几个气球交给他,“我去给你买气球玩啦。”

张日山拿着那些五彩斑斓的气球,哭笑不得,“你不会让我带着这些气球到处转悠吧。”

“你不要?不要给我吧,省得你找不到我。”

齐桓把气球的绳子总打了一个结,绑在手腕上,另一只手牵起张日山,“好啦,我们先去吃午饭,下午去主题馆,要不要玩鬼屋?”

张日山憋着笑,看一群孩子跟在他后面,指着他头顶上方的气球喊,“你确定要这样玩到结束?”

“你嫌弃我么?”

张日山捂住嘴,一边摇头,一边跟着他去找吃的。填饱肚子后两个人放慢了速度,毕竟主题馆不用排队,张日山想着齐桓走不动,也就没再坚持玩刺激的游乐设施,倒是鬼屋把两个人吓到了,出来后想到自己刚才叫的那么惨,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还好我买了两天的联票,今晚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继续。这回咱们有经验了,早点过来拿预约券……”

“快看!”

齐桓还在说,张日山忽然指着他背后的夜空,只见漫天烟火如耀眼群星,在半空中闪烁、四散落下,原来是长达二十分钟的烟火表演开始了,因为他们站的位置最好,人群渐渐都拥了过来,把他们挤到一个角落。耳边是烟火轰然,齐桓悄悄把张日山拢在怀抱之中,凑在他耳边问,“冷不冷?”

“不冷。”张日山向后,舒服地靠在齐桓胸口,他的下巴磕在他头顶,两个人亲昵地贴在一起。

“今天玩的开心吗?”

“嗯,很开心,我从来没有像今天那么开心。”

齐桓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要这个孩子觉得开心,他就满足了。五彩斑斓的星光照亮了他的黑眼睛,那里充满了新的希望,齐桓看得着了迷,心念动起,最壮阔的烟火刚刚升上半空,在炸裂的瞬间引来人们兴奋的欢呼,在这阵欢呼声中,他俯身吻了张日山。

【未完待续】

2017-04-26 /  标签 : 副八 32 29  
评论(2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