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Temporary Platform(中)

把不愉快贯彻到底……

BGM:Les feuilles mortes by lggy pop

(上)

》》》》》

3/

“到底是谁……哇欧,看看谁回来了。”

索尔面对着壁炉一言不发,他听见巴德尔那一贯酸溜溜的声音突兀地在静谧的客厅响起,所有人肯定都看到了,但没有说话,只有巴德尔。

是的,从来都只有巴德尔。

也许是因为刚才索尔的那一话挫伤了他的自尊心,令他看到洛基的时候,以一种更加变本加厉的嘲讽,试图引起旁人的不快。

“我们的超级大明星,几年了?四年?还是五年?如果我没记错,你还得坐十五年牢吧——”

“赶紧坐下,洛基,马上就可以开饭了,我特意给你做了一个焦糖布丁留在晚饭后。”

弗丽嘉领着西格恩把准备好的晚餐摆在桌子上,她应该听到巴德尔刚才说的话了,但她只是平静地拉着站在门口的洛基到桌边坐下,“南娜,让孩子们也坐下吧,索尔?赶紧过来。”

索尔心不在焉地把手里的那根柴掰断扔进火里,火苗摇晃了几下,变暗了,潮湿的木头散发出一种模糊的臭味,黑烟从壁炉涌出来。

“你在干什么,索尔?”

不知谁喊了一声,索尔这才回过神来,他立刻捡起铁钎把那块潮湿的木头从火堆里拨出来,火星四溅,落在地毯上,烧出几个焦黑的小洞。

巴德尔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一声,但他到底没有说话,只是起身坐到离洛基最远的那把椅子上,布罗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打了弟弟法赛提,那个小可怜立刻抱着母亲的腿嚎啕大哭起来,巴德尔不耐烦地对自己的妻子道:“能不能好好管管两个孩子?”

“我管的不好么?那你来管。”

“好了好了,别哭了,到奶奶这儿来。”弗丽嘉把浓汤和面包放下,然后抱起法赛提,在洛基身旁坐下,“都坐吧,索尔,别管那个壁炉了,赶紧过来。”

“我不饿。”

索尔起身,头也不回地说道,然后抛下众人独自上楼去了,西格恩略微有些局促地扶着洛基另一旁的椅背,犹豫地看向弗丽嘉,“算了,先不管他了,一会儿我拿吃的给他,你坐吧,西格恩。”

西格恩点点头,洛基安静地站起来,替她拉开了椅子请她坐下,姑娘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对洛基轻声道,“谢谢。”

“真是绅士啊,洛基,坐牢也没让他忘记这种讨女孩子欢心的小伎俩,我猜你肯定也这样讨好你的那位典狱长了,所以才会破例批准假释,是不是这样?”

“你能少说两句吗,巴德尔?”弗丽嘉一边喂法赛提喝火腿玉米浓汤,一边对巴德尔说道,她向来温柔的紫罗兰色的眼睛闪烁过些许责怪,“我已经说过了,是我向典狱长申请让洛基回来和我们一起过圣诞节的,况且他的表现很好,否则这个申请也不可能获得批准。”

“所以现在是怎么了?他又变成我们的榜样了是吗?是想让我们都学他吗?变成杀人犯是吗?”

“巴德尔!”

南娜突然拔高声音呵斥自己的丈夫,“你能不在孩子面前说这些话吗?”

“现在连你也敢这么和我说话了?”

巴德尔手一划,放在桌边的酒杯被碰落在地,发出突兀的碎裂声,好容易被哄好的法赛提又被吓哭了,向来淘气的布罗诺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冲着自己的父亲大吼,“我不准你对妈妈这么凶!你是个坏人!”

巴德尔气得脸色涨得通红,他站起来,指着自己的儿子,表情可怕,南娜立刻把儿子揽在怀里,“你发什么疯?这里可不是你那什么破公司,我告诉你,我早就受够了。”

“好!好!好!”巴德尔恼羞成怒,一脚踢开椅子,“很好,开你们的家庭派对吧,我可没有兴趣和杀人犯同桌吃饭。”说完,他连看都不看旁人一眼,径直离开了家,南娜没有想到他真的会走,错愕几秒钟后放开布罗诺追了出去,但只看到汽车尾灯扫过,然后开出了车库。霍德尔一直没说话,这会儿忽然轻笑,从篮子里拿姜汁饼干吃,他单手撑着椅背,越过西格恩看向沉默的洛基,意味深长地说:“你发现没有,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有能把一切搞砸的本事,哪怕你什么都不干。”

洛基看了看自己的兄弟,微笑道:“别担心,我只待一晚,明早会搭最早那班火车回去。”

“我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千万别误会。”霍德尔摆了摆手,“我可不想惹妈妈生气。”

“你知道就好。”

弗丽嘉也有些生气了,她把法赛提交给西格恩,回厨房把烤火鸡从烤炉里取出来,“南娜,别管他,回来吃饭。”

南娜用手轻轻抚过额头边稍许凌乱的头发,慢慢地移回到桌边,布罗诺也不敢再胡闹了,只是小心翼翼地抓着妈妈的袖子,她扯住自己儿子,然后拿起自己的杯子喝干了里面的葡萄酒。

“你为什么要回来?”

“南娜!”

“你回来干什么?还嫌给这个家带来的麻烦不够多吗?”

南娜扭头,盯着洛基,这女人的眼里有疲倦的恨意,毫无缘由,也许她只是需要一个借口可以发泄,洛基慢慢地垂下眼去,他嘴角始终挂着笑意,这不温不火的态度有时候反而更加令人愤恨,“这个家不欢迎你了。”

“只要我在,我就永远不会把我的儿子拒之门外。”弗丽嘉说道。

“难道巴德尔不是你的儿子吗,弗丽嘉?”南娜歇斯底里地尖叫道,“难道你忘了爸爸是怎么死的了吗?”

“我很清楚!”

弗丽嘉皱起了眉,她还要开口,洛基轻轻搭在了她的手上,“别说了,弗丽嘉。”

“洛基……”

弗丽嘉看他站了起来,忙拉住他的手,问道:“你去哪儿?”

“其实坐了一天火车我也有点累了,想先休息一会儿,不如你们先吃吧。”

“洛基你不用——”“我的房间还在吗?”

弗丽嘉明白他的用意,点了点头道:“一直都在,你去吧,我一会儿把吃的给你送上去。”

洛基俯身吻了一下自己的母亲,转身上楼去了。

 

4/

脱下吸满潮气而变得沉重的外套,洛基下意识放轻了脚步,他身上的那件衣服还是五年前被捕入狱时穿的那件,如今他穿着过去的衣服,走在这个熟悉的走廊上,仿佛时间正在向后滑行,滑向他们都还保有单纯快乐的时候。

 

洛基,你敢不敢跟我比赛游泳。

我为什么要和你比?

哈哈哈,我知道,你一定怕输给我。

比就比,看谁先游到那个海岬。

 

洛基的手落在房间的门把上,他低下头,海浪的咸腥味从他的舌苔底下涌上来,渐渐变得苦涩。楼下刀叉碰到餐盘的声音令他突然从回去的迷袂中清醒过来,洛基像是被烫伤了一般缩回手,他退后两步,转身打开了身后房间的门。

房间完全没有改变,他打开书桌上的灯,隐约照亮了书架上的一排排奖杯奖状,桌上没有灰尘,弗丽嘉想必天天擦拭,他拉开椅子坐下,手指轻轻抚过桌上的那些事物,相架里照片上的笑容已经发黄黯淡,但几乎占据了那两个年纪相仿男孩子的全部童年。洛基出奇地有耐性,把没一张都拿起来看过,然后他拉开抽屉,里头依照他的习惯收拾得十分整齐,只有一个用来听歌的MP4,像是被人拿过又匆忙放回去,洛基按下播放的按钮,竟然有电,并且歌曲的前奏缓缓响起。

 

“C'est une chanson qui nousressemble
Toi tu m'aimais, moi je t'aimais
Et nous vivions tous deux ensemble
Toi qui m'aimais, moi qui t'aimais……”

 

他拿着MP4,绕到床边躺下,枕头散发着洗涤剂清爽的香味,房间的窗帘拉开了一半,外头风雪又急又密,但是被院子里圣诞树的彩灯映射出五光十色。洛基半眯起眼,像孩子般蜷曲在床的一侧,耳边是中年男歌手沙哑低沉的嗓音,他不记得自己曾经存过这样一首歌,就算存过也记不清了,这还是他念大学时候用的,花掉了索尔一整个月打工的薪水,作为那年的圣诞礼物。

 

“Mais la vie sépare ceux qui s'aiment

Toutdoucement

sans fairede bruit

Et lamer efface sur le sable

Les pasdes amants désunis……”

 

洛基忽然觉得累了,脸颊贴着枕头,有那么一刻他希望自己能就这样一睡不起,然而楼下南娜尖锐的声音还是隔着墙壁和门,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不是你的儿子,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你们领养的,而且他还杀死了爸爸。”

“法院判决那是过失。”弗丽嘉的声音也变得疲倦,相同的话想必她已经在过去的五年里重复了无数遍。

“如果他真的是无辜的,为什么还被判这么多年?你知不知道,因为他的事,影响了原本属于巴德尔的晋升机会。弗丽嘉,有时候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偏袒他?”

“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永远都是。”

洛基闭上眼睛,把MP4移到自己的耳朵边,想象自己的身体往下沉,沉到大海的深处,黑暗和压强让他有安全感,可他还是向往着永远在他前面的那一道金色。

 

洛基,你游不动了吗?

谁说的……

我们快到了,跟牢我。

 

温暖的手落在脸颊上,洛基惊醒,立刻伸手去挡,但他旋即明白来的人是谁,慢慢地放松下来。

“饿吗?我拿了吃的上来,还有焦糖布丁,趁热吃吧。”

弗丽嘉把吃的放在床头,正要去开灯,被洛基拦住了,“没关系,就这样吧。”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你瘦了许多,那里是不是很辛苦?”

“为什么?”

黑暗里,洛基轻声问道,他知道弗丽嘉心里明白他在问什么,可是她也只是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还要问?你是我的儿子。”

音乐戛然而止,洛基看了一眼,MP4没电了,闪烁这蓝光的地方暗了下去,像夜空中燃尽的烟火,坠落,他心口一凉,知道这短暂的梦已醒。他支撑着坐起来,寻找弗丽嘉那双温柔的紫罗兰色眼睛,但他看不见,就像又黑又温暖的海底,他知道索尔就在他的前面,可是他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你我都明白,我不是你的儿子,这不是我的家。”洛基说道,心底像压了一块铁,沉沉地往下坠,“这里不过是一个……一个临时停靠的站点,虽然温暖、有美味的食物,但我迟早是要离开的。”

“洛基?”

“这次回来,我有事要告诉你。”

洛基说,庆幸幸而在暗处,他不用迟疑,有些事,长痛不如短痛。

“他们要把我转移到另一个监狱,我已经同意了,有点远,在北方,以后恐怕我很难再回来了。”

to be continue


ps. BGM的歌词我很喜欢

C'est une chanson qui nous ressemble

这是一首与我们仿佛的歌

Toi tu m'aimais, moi je t'aimais

你爱着我我爱着你

Et nous vivions tous deux ensemble

我们两个一起生活

Toi qui m'aimais, moi qui t'aimais

你爱着我我爱着你

Mais la vie sépare ceux qui s'aiment

然而生活却拆散了这两个相爱的人

Tout doucement

静悄悄的

sans faire de bruit

没发出任何声息

Et la mer efface sur le sable

海浪铺过沙地

Les pas des amants désunis

擦去了分离情人们的足迹

2017-04-17 /  标签 : 锤基Thorki 33 10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