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破樊笼【续十七】

因为实在不想犯错误,所以这个小炒就凑合着看吧。

》》》》》

“大儿子,我发现你已经被张家养成酒鬼了,这是又喝醉的节奏了是不是?”

齐桓拍了拍一上车就东倒西歪的张日山的脸,他摇了摇头,勾住了齐桓的手臂一头扎在他肩膀上,撞得他也差点没坐稳。“这是改发酒疯了不成?”

“这不是你散养出来的结果嘛。”

开车的解九在前座忍不住笑着调侃道。

“去去去!什么散养?搞得我大儿子和小狼狗似的。我说老解,你是不是嫉妒我啊?”

“我没事嫉妒你这干嘛?也就是你脸皮厚,你几岁?人小山几岁?老占人便宜,就管人叫儿子。我问你,你们这以后怎么算辈分?”

“你这种单身狗懂什么,这是我们之间的情趣。”

“还是你们城里人套路太深,我怕了。”解九承认在脸皮厚这方面的确比不过齐桓,他看了眼后视镜,齐桓正低头对张日山说些什么,他调了调后视镜,专心看路况。

“难不难受?”

齐桓见张日山半天不说话,摸了摸他的脖子,发现全是汗,于是帮他解开一颗领口的扣子。“以后我不在,不准一个人喝那么多酒,听到没有?”

张日山揉着眼睛“嗯”了一声,他抬眼看着外头,仿佛在认路,迎面过来的车灯照亮了他的脸,眼眶因为喝酒红了一圈,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醉意朦胧。齐桓忙捂着他的眼睛按回到自己肩膀上,“别看了,当心晕车,咱们解律师开车你还不放心,不会把我们拉去卖了的。”

张日山扭股糖般贴在齐桓身边磨蹭,平时清醒的时候他反倒不会这么粘着自己,嘴里也会反复说些孩子气的话,听得齐桓心里直发笑。

“为什么你不在,我就不能喝酒?”

“喏!这个世界上坏叔叔太多了,万一你喝醉不认路,会被人抓走。到时候我山高皇帝远,怎么来救你呀?”齐桓也好耐性,陪着舌头都快打结的张日山胡言乱语。

“那要是我有危险,你真的不来救我吗?”张日山揪着齐桓的毛衣领子气急吼吼地问。

“咦?我可记得有人拍胸脯说以后要保护我的呢,是从哪只小狼狗嘴里说出来的呀?”

前排解九实在听不下去了,笑骂道:“刚才还和我闹,你现在怎么也跟着叫人小狼狗了?”

“那是我儿子,我当然能这么叫了,别的人敢这么叫我跟谁急。”

“我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双标。”解九摇摇头,这时车已经拐进去张家的那条路,后头陈皮的车倒是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齐桓回头看了眼,然后轻轻拍了拍张日山的后脑勺,“陈皮也算是有义气的,之后我要是不在,有他一直跟着你我也就放心了。”

解九也看了一眼后视镜里跟着的那辆车,“你的事二爷知道之后很生气,那小孩子大约也觉得失了面子,于是也赌了气。二爷的意思是,老张的手肯定伸不到小山学校的那个区域,到时候就安排陈皮带着人过去,他们年纪相当,就近保护也方便。”

齐桓点头,张日山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手却悄悄地又伸过去,握住了齐桓的手,他的手指上有经常些病例磨出来的细茧,指甲也修剪的整齐,因为职业的缘故,他的手上经常带点淡淡的消毒水气味,这一切都是能令张日山觉得安心的印记。

“你不能放心……”

“嗯?你说什么?”齐桓听张日山在自己胸前忽然模模糊糊地说了几个字,以为他不舒服,忙收紧手臂问道,“怎么了?”

“我说,你不能觉得太放心,你要一直想着我的事,一直一直一直地想,记住了吗?”

张日山坐直了说道,虽然他已经醉的东倒西歪,还要勉强自己睁大眼睛,看得齐桓忍不住大笑起来,“我绝对要帮你录下来,张日山同学,等你回头清醒了播给你自己看。”

解九看他无聊地打开手机,又扯着晕乎乎的张日山的耳朵叫他再说一遍,“行啦,你能别那么无聊了吗?又欺负人孩子,当心以后报应回来。”

“哈哈哈,你说说,能有什么报应?”

“我不管你了,到了,赶紧下车。”

齐桓开了车门下车,然后又把张日山弄下车,以防他倒下,他一手扶住他,一遍弯腰敲了敲车窗,解九把车窗放下,“明天还要用车是不是,齐老爷?”

“是,小九子。”

“齐桓,你小子现在脸皮可越来越厚了啊。”

“我都是这么大孩子的爹了,脸皮绝对薄不了,放心,耗不了你一天时间,我订了明晚的酒店,你只用一早送我们去就成。”

“想得倒挺周到,我可告诉你,千万别看气氛好就犯错误,听到没有?”

齐桓把已经快趴在他背上的张日山扶稳,然后回头嚷嚷道:“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是那样的人吗?”

“我就是提醒提醒你,两个血气方刚的人,又正干柴烈火,万一想着马上就要分别了……”

“打住!我不和你废话了,再耗下去我儿子该感冒了,明早七点,别迟到。”

说完,齐桓补了句“回去路上当心”,就搀着张日山进屋了。

好容易把人弄回房间,齐桓已经出了一身汗,他帮张日山拖了外套和鞋,把他塞进被子,“先别睡,一会儿洗了澡再睡,舒服点,我去给你煮个醒酒茶上来。”

“喔。”张日山应了声,旋即扯着被子又阖上眼,齐桓亲了亲他的额头,然后下楼去煮茶,恰好张启山也这才从外头回来,两个人又在楼下说了一会儿话,尹新月大约是听见了动静,下楼来给张启山煮宵夜,看齐桓正把茶倒碗里,问道:“小山又喝醉了?”

“今晚吃绍兴菜,他看米酒好入口多喝了几杯。”

“这孩子,到底心里还是不痛快,像他这个年纪,凡事想那么多,我们说了总不作数,你自己也劝劝他。”尹新月往煮开的滚水里放了一把面,张启山站在桌边喝水,“想多也未必不是好事,他心理承受能力不错,以后能担得住压力,我看很好。”

“以后压力大的怕是齐桓,你还说,你天天在外头,不晓得我在家有多担心。”

“哎哟,撞枪口上了,是我不对,让老婆大人殚精竭虑了,我应当赔罪。”张启山难得也说起玩笑话来,尹新月笑道,“嗯,你可好好想想怎么向我赔罪吧,我晚上等着听你的汇报。”

“唉唉,我这个1000瓦该退场了,你们夫妻俩慢慢商量吧。”

齐桓端茶碗正要走,尹新月叫住他,“对了,你房间浴室淋雨的水管出了点问题,我明天叫人上门来修,今晚你先将就着用小山房间的淋浴吧。”

“知道了。”齐桓应了声,上楼推开张日山房间的门,这孩子果然扎手舞脚地睡熟了,齐桓想了想,决定还是不闹他了,于是把茶碗放他床头,然后回自己房间拿换洗衣服准备先洗澡。

张日山睡了一会儿,只觉得口渴,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到底还是睁开了眼,房间只亮着一盏床头灯,他看到那碗醒酒茶,也不管是啥,先抓起来“咕咚咕咚”灌了下去。因为略微有些放凉了,倒缓解他喉咙口的燥热。喝完他靠着床头坐了会,觉得不那么晕了之后下床,因为想着明天还要和齐桓去游乐园,正准备快速冲个澡然后睡觉,刚打开浴室门,就看到一个人影倒影在淋浴间的磨砂玻璃上,吓得他立刻酒醒了一大半,跌跌撞撞往后退的时候脚下一滑,直接摔倒在地。听到动静,齐桓半拉开门探头,见张日山脸涨得通红,一双眼睛不知道要往哪里看的样子,笑着问道:“你干嘛坐地上?”

“你……你……你为什么在我这里洗澡?”

“我……我……我房间里的淋浴坏了呀。”齐桓大大方方地收回头,还故意学他大舌头的样子说话,“你终于想着起来洗了,我还打算一会儿把你从床上拖起来呢。”

张日山早就钻回被子里,一颗心轰隆隆地跳,脑子里别的都没了,只剩下水雾朦胧的玻璃上倒影出的赤裸人影。

要命!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张日山毕竟不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况且最近又总是被齐桓话里有得没得地撩拨,虽然知道他在这方面有分寸,但张日山却觉得自己就像根绷紧的皮筋。本来他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不去想了,况且齐桓就快要出国了,熬过这段日子,等裘德考的事了结,自己说不定也当上警察了,再考虑这方面的事也不迟,但他偏偏在这个时候来这么一出刺激的,搅得张日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时浴室的门打开了,趿着拖鞋的脚步声往床这边走来,随即一股熟悉的沐浴液香气在四周蕴荫开来,张日山立刻闭上眼睛,动都不敢动,蜷成一团背对着缓缓靠近的气息。

“又睡着了?嗯?小酒鬼,打算这样像只小懒猪一样臭烘烘的睡一晚吗?”

微凉手指滑过耳廓时张日山觉得心底的那根皮筋终于绷断了,掀开被子翻身跳起来,他一把扯过齐桓睡衣领子把他拽到床上,俯身亲了过去,他脑子里仿佛有一个又一个的粉红泡泡冒出来,又一个接一个地炸碎,也没什么章法,只是胡乱地把舌头探进对方的口腔,齐桓的嘴唇清凉,但是口腔内却柔软湿滑,耳边还是他撩拨的轻笑,张日山有点穷凶极恶地咬住他的嘴唇,然后道:“你嫌弃我臭烘烘?”

“哎哟,谋杀亲爹了这是要。”齐桓没戴眼镜,眯起眼睛朝他笑,他竟然没推开张日山,反而搂住他的腰,“还是要谋杀亲夫呀?哎哟,又咬我,你还真是条货真价实的小狼狗啊。”

齐桓的手掐了一把张日山的腰,男孩子弹了一下,只觉得身体里的燥性像炸药被点燃,他往齐桓的身上磨蹭了两下,手顺着他宽松的睡衣下摆往里摸,齐桓虽然经常在诊所坐班,但因为忙起来工作量大,身上倒没有一点赘肉,刚刚洗过澡的皮肤又凉又滑,在张日山试探性的摩挲下体温也渐渐升高,因为青涩毫无经验,那小心翼翼的搓揉反而变得更有诱惑力。

“憋不住了是不是?”

齐桓凑在张日山耳朵边轻声问,男孩子“哼哼”了两声,有点猴急地去扯他的睡裤,惹得齐桓又笑起来,“慌什么?我又跑不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懂不懂?”

“今天我不管,烫死我也要吃到。”

“哟,还挺有信心的。”

齐桓扯了扯他的耳垂,虽然这么说,到底配合地抬了下腰,但张日山因为是第一次,虽然逞着酒热上头,这会儿又不知该如何下手了,只是愣愣地看着齐桓,把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不许笑……”张日山看着身下衣衫不整,又笑弯腰的齐桓,脸再次涨得通红。

“你可真是太可爱了,看来还是得我这个老司机给小狼狗上第一课。”

齐桓伸手勾住张日山的脖子往下拉,重新挑开他的嘴唇,这个吻温柔又辛辣,细细地舔遍了张日山口腔里的每个角落,同时另一只手探到身下,轻轻拉开了他牛仔裤的拉链,张日山有些紧张地睁开眼睛看着齐桓,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两下,轻声问道:“我……我应该做什么?”

“你想做什么呢?”齐桓反问,轻轻握住了他,稍微上下撸两下就变得滚烫坚硬,张日山立刻瞪大眼睛,眼球表面旋即蒙上了一层湿润的水雾,齐桓没停下手里的动作,仰头轻吻他漂亮的眼睛,用柔腻的口吻道,“这下舒服了吧?”

张日山脑子里一片空白,所有的感官体验都汇聚在小腹,齐桓手心的温度和指尖上的薄茧也成了某种甜蜜的折磨,他额头上沁出汗珠,下意识地挪动腰身配合齐桓手上的节奏,但心里充斥着丰沛的情感。张日山捧着齐桓的脸,低头亲吻他额角上拆线的伤口,嘴里喃喃地叫着他的名字。

“爹这样卖力伺候儿子,来,说点甜言蜜语让我窝窝心。“

“齐桓,我喜欢你。“

“就这些呀,语言太贫乏,给你安排个任务,在我出国这段时间好好补习。“

张日山把脸埋进齐桓的肩窝里,闷闷地哼了两声,然后释放在了齐桓的手里。

 

“醒醒,张日山同学,这都几点了?赶紧起床。“

张日山猛地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看齐桓坐在床边摸自己的脑袋,“你昨晚没洗澡?就这么睡了一晚上?你也不嫌难受啊?“

听他这么一说,张日山才觉得自己身下潮乎乎的,立刻炸了一个大红脸,见齐桓准备掀自己被子,他马上扯回来蒙住自己的头。

“干什么?不准备去游乐园啦?“

“我马上起来洗澡换衣服,你先去楼下等我。”张日山躲在被子里说道,只觉得自己脸烫得要淌下汗来,偏偏齐桓还觉得奇怪,又去掀他的被子,“你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昨晚着凉发烧了?”

“没有,没有,真没有,你先……你先出去等我吧,我马上就收拾好。”张日山急死了,生怕齐桓发现,只是和他抢着被子不松手,齐桓又不放心,摸了摸他的额头,体温正常才放心。

“那你赶紧起来,把东西都收拾好,今晚咱们住那里的主题酒店。”

“啊!”

“我没和你说过吗?赶紧起来,小懒猪。”齐桓拍了拍张日山,起身下楼。

张日山欠身竖起耳朵听,脚步声消失后才松了口气,他躺回到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回忆起梦里的细节,忽然拉过被子蒙住脸偷笑,然后才从床上跳下来冲进浴室。等收拾妥当下楼,齐桓已经煮好一碗面又加了一个荷包蛋等他,“赶紧吃早饭。”

“诶。”张日山在桌边坐下,他刚拿起筷子,见家里没人,凑过去偷偷亲了一下齐桓,他忍不住笑道,“哟!大少爷今天心情不错呀。”

“嗯,我今天特别高兴。”

“高兴什么?要去玩了?和我说说呗。”

“不行,那是我的秘密。”张日山扒拉着碗里的面条,又忍不住笑起来。

齐桓道:“大儿子,太不够意思了,我有高兴的事可都第一时间和你分享的。”

张日山喝完面汤,抹了抹嘴,认真想了一会儿后点头道:“放心,以后迟早会和你一起分享的。”

“行了,洗完碗咱们赶紧走吧。”

【未完待续】

2017-04-09 /  标签 : 副八 30 32  
评论(3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