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破樊笼【续十六】

磨磨唧唧地又拖了一个章节,但是想试试看下个章节是不是可以来一点小炒“肉”,嗯……

》》》》》

齐桓迷迷糊糊地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挠了挠鼻子,然后睁开眼睛,看到张日山正趴在床边看着自己,他笑笑,轻声问道:“作业做完了?”

“嗯,做完了。我今天做了好多事呢,早起去跑步,还跟着爷爷练基本功。然后又陪着张妈妈去买菜,你不是说年初五没有吃到饺子,我们今天再给你包饺子吃。“

“我大儿子真能干,你要亲手包吗?”齐桓懒洋洋地赖在被子里,眯缝着眼睛说道,从医院回到张家,他已经被完全当成老祖宗那样供养起来,简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吃完午饭没多久又被催促着去睡午觉,也不知道是因为脑震荡,还是因为这几年工作累了,他倒是一沾着枕头马上就能睡着,张日山又怕他睡太多,于是在他房间里做作业,看着时间把他叫醒。

“当然啦,我现在可会包呢。对了,刚才张妈妈来说她煮了红薯糖水,你是下去喝还是我给你拿上来?”

“拿上来吧,我睡的晕晕乎乎的。”齐桓又平躺了一会儿才坐起来,他揉了揉脖子,“我睡了多久?”

“我看着时候呢,就一个钟头多一点,那你坐会儿,我去给你拿上来。”

张日山站起来,开门下楼去盛了两碗红薯糖水那上楼,“赶紧喝吧,还是热的。”

齐桓接过碗,糖水又甜又辣,两个人挨着坐在一起喝完,“大嫂的手艺是真好,我怀疑再这么吃下去,我该胖的没脸见人了。”

张日山笑着抽纸巾递给齐桓,然后把空碗放在桌上,“你额头还疼不疼?”

“有点痒倒是真的,明天就能去拆线了,难得能出门溜达,我还得去重新配付眼镜,这会儿连我大儿子的脸都看不清。”他说着,假装看不见似的伸手去瞎摸,张日山一边躲一边笑,最后只得抓着他四处捣乱的手腕,“别闹了,那我陪你去吧。”

“当然得你陪我去,不然我什么也看不见啊。”齐桓由着张日山握着自己的手腕,年轻人的手掌心热乎乎的,在冬天下午两个人挤在一起说话的感觉很舒服,“然后我们再去一趟诊所,我得把手头上的事交待一下。”

张日山一愣,旋即紧张地问:“那么快就要走吗?”

“哪能啊?老解给我联系了一间学校,但是我还得准备资料和出国用的文件,所以这段时间我等于停薪留职纯属无业游民。”

“那……那你大概什么时候走?”

齐桓眯着眼睛打量着张日山,笑着凑近他问道:“怎么?舍不得我走?”

张日山想了想,又摇头:“没关系,我能等,反正你也跑不了。”

齐桓哈哈大笑起来,他举起手揉了揉张日山的脸,“我们家大儿子真可爱,要不趁这个机会咱们出去玩吧。”

“你还是老实点在家待着吧,不然张队长他们又该紧张了。”

但齐桓好像没听他说的,认真在想,过了会摇着张日山的手兴奋地说道:“咱们去游乐园玩吧!那里人多,反而安全。”

“游乐园”三个字让本来都准备反驳的张日山犹豫了一下,老实说长那么大他还从来没有去过那里,只有从前经过裘叔办公室时看到电视机里一些一闪而过的画面,在他小时候的印象里,对游乐园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知道那里应该很好玩,有很多糖果和蛋糕,在那里的孩子不会挨饿,不会被打,每天都会过的很开心。

“游乐园啊……”

“是啊!我也好多年没去过了,听说现在的游乐园可好玩了,反正我现在开始休假,咱们找一天去吧,明天不行,后天,后天如果天气好咱们就去吧。”

“但是……”张日山虽然这么说,但心里也已经动摇了,他看了一眼齐桓,他那双眼睛因为看不清楚,一直略微眯着,显得眼神有些迷茫,看起来反而比他戴着眼镜时社会精英的样子要可爱许多,所以这么看着自己的时候,他很难拒绝。“真的……不要紧吗?”

“就算裘德考再傻,也不会选人那么多的地方下手吧。”

“这倒也是……”“那就这么说定了。”

齐桓唤醒鼓舞地去找手机,同时自言自语地道,“很好,出国前和大儿子需要完成的事,第一条,去游乐园……等等!”他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张日山好一会儿,然后重新低头,“不对,应该改成出国前和大儿子必须完成的约会,除开去游乐园,还有哪些事可以做?看电影?吃烛光晚餐?我们去市中心那个超高层的顶楼景观餐厅吃饭……”

“你不要闹了,被张队长知道会发火的,我下楼去洗碗,顺便看看是不是要和面了。”

张日山不理他,拿起饭碗准备下楼,齐桓在背后喊了声,“你要认真对待我们第一次约会啊。”

“知道啦!你要喊的全家人都听到啊!”

张日山赶紧把门关上,嘴角却掩饰不住的往上翘,他哼着歌跑进厨房把碗洗了,尹新月正准备拌馅,笑着问:“怎么啦?这么开心?”

“没什么呀,我来帮忙和面吧。”

张日山洗干净手去和面,他看过一次,所以上手很快,再加上尹新月在旁边指导,很快就把面和好了。等醒面的时候张日山对尹新月道:“张队长今天不在家?”

“一大早就回队里了,今年算是好的了,过年消停,往年都要临时回去办事。”尹新月想了想,问道,“我听他说了,解九要安排齐桓出国,你知道了吧。”

张日山点点头,“没事,这样挺好的,况且解叔叔也安排了朋友陪他一起去,他安全就好。”

“启山还担心,我说,日山这孩子这么懂事,一定不会反对的。”

张日山挠了挠头,想起当时自己在医院里听到时还是齐桓哄了自己半天才答应的,就有点不好意思,“他明天会去诊所办手续,我会陪他去,这段时间他想和我到处转转,吃吃饭看看电影什么的,我也有点担心,因为刚刚发生过那种事,不知道安不安全,但是又觉得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面,不想拒绝……”

“那就去呗,总不能因为有坏人就不过日子了。别担心启山拦着不让你们去,只要你们多留点心,这毕竟还在中国,还是法治社会,我就不信一个外国人还能翻天了不成。”

听尹新月这一番清脆利落的话,说的张日山都不害怕了,这时老爷子正好进厨房接水准备浇花,问:“啥法治社会?啥外国人?”

“没事,老爷子,日山正说齐桓要带他到处转转玩玩去。”

“小桓不是还要上班吗?”

“他请长假了,准备要出国进修。”

尹新月把装了一半水的洒水壶交给张老爷子,他想了想,慢吞吞地转身道:“这个年纪了,还折腾什么?不说早点找个媳妇安安心心过日子,老想着往外跑。”

张日山垂下头没说话,尹新月看了看他,然后扶着老爷子去花园,“小桓从小聪明,会念书,他们几个里就属他和解家老九最有出息,这次有机会能出去进修也挺好的。”

“我不是说多念书不好,哎!你要不提解家小九还好,一提我也来气,两个人条件都不差,怎么就不想着好好过安稳日子,咱们古人都说,先成家后立业,就他们俩还老是吊儿郎当的,不成体统。”

尹新月知道老爷子骨子里是传统思想,虽然固执,也到底是为了他们好,只能笑着劝说:“现在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只要日子过的舒坦,他们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呗,您老就别操那个心了。”

“都是被你们这些做哥哥嫂子的惯出来的,小山,你以后可不兴这样,听到没有?”

张老爷子抬头,看张日山心事重重地站在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尹新月生怕他一急,说出什么话来,赶紧催他去看看面醒好了没,然后回头把花剪递给老爷子,“小山还小呢,书还没读完,回头还得参加编制考试,再万一编排到您儿子手底下做事,那每个三五八载的,根本没空想这些事。”

“你们全都不急,就我一个老头子干着急,就我一个人多管闲事。”

尹新月马上陪笑道:“我知道爸爸你也急,但是最要紧的不就是他们自己开心嘛,再说了,这不该孝顺的一年都没少过,您想想电视上看到的那些节目,哪个不是娶了媳妇忘了父母的?您再看看小桓和小九,隔壁人家每次见到我都夸,说那几个远房兄弟比自己家亲兄弟都热心。”

“孝顺是孝顺,唉……我也说不过你们,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脑子里想法太多,我这种老头子是跟不上喽。”老爷子不说话了,蹲在自己养的绿柏前修剪枝叶,尹新月回到厨房,张日山正看着面团发呆,轻轻推了他一把,“发什么呆呢?面要干了。”

“喔。”张日山回神,把湿的纱布盖在面团上。

“被老爷子一句话给吓到了?”尹新月小声问。

“你说,如果以后爷爷知道我和齐桓的事,他会不会……”

“生气估计是难免的,这种事老人家毕竟不太能接受,但是你也别害怕,说到底也无非是被他念叨两句,老爷子就是嘴硬心软,你看我和启山这么多年不要孩子,不也被他说着就过来了吗?也没见他把我们扫地出门不是?”

“您和张队长是不想要孩子?”

“是啊,不也挺好的,就二人世界呗。但是没敢和老爷子说实话,反正他说什么听着就行了,也别往心里去。”

尹新月把案台清干净,把擀面杖找了出来,她来擀饺子皮,张日山则负责包饺子,这回他包的认真仔细,每个大小都一样,尹新月见了也夸他包的好。晚上吃饺子,张日山没说什么话,倒是齐桓又甜言蜜语地把老爷子哄得高兴了多喝两杯小酒,好像已经把下午说的话又抛在了脑后。

第二天一早,张日山跑步回来,看到解九的车已经停在张家的大门口,他进门,见解九也跟着一起吃早饭,齐桓也起的早,两个人正在说话,张日山一遍喝水一遍在齐桓身边坐下。

“解叔叔怎么来那么早?”

“当司机呗,你们家齐医生昨天就急着给我打电话,说你们今天要出门办事,他的车已经进厂了,没一个月拿不到,也不能再让他开,你又不会开车,只好我来了。”

齐桓放下粥碗,对张日山道:“正好,那辆车拿回来了给你考驾照练车用,回头等我从国外回来,咱们再买辆新车。”

张日山点点头,解九说:“小山要学车?要不要我给你去报名个驾校,找个靠谱点的教练?”

“现在谁还那样学车啊,你那会儿学车不也是自己猫在驾驶座上求着你叔叔教会的?这里谁不会开车,大儿子,我和你说,就先学会了再去,那些驾校的教练都装逼的不行,一看你怯就开始吓你,你要是老司机,他们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齐桓,你的脸怎么那么大?还‘大儿子’,‘大儿子’的叫,占人小山的便宜。”解九哭笑不得,听他给张日山传授考驾照时的各种流氓技巧,齐桓一把搂住张日山,回头得意地道:“怎么?你妒嫉?小山也乐意。”

“这是你单方面这么叫的,我可一直反对来着。”张日山没推开他,但是也笑眯眯地跟着搭腔答道。解九大笑起来,齐桓郁闷地去掐张日山的脸,“你现在翅膀硬了,和你爹这么没大没小的,要这样我都不敢出国了,放任你几年还不得造反?是不是?你说。”

“那可不好说。”

“看来我得给你找个洋人妈咪回来——”

“你敢!”

张日山皱眉,一把抓住齐桓的腰眼,用力捏了一下,“你不准……”

“怎么了?”

齐桓察觉到男孩子有点反应过度了,立刻轻声问道,“就是开个玩笑。”

“我不喜欢这个玩笑。”

张日山说完,立刻觉得自己回复的太生硬了,他心里因为老爷子的话一直惴惴不安,但是又觉得不该让齐桓知道,于是站起来道:“我先去冲个澡,换好衣服马上下来,你们等我一下。”

解九看着他急匆匆上楼的背影,回头对齐桓道:“开玩笑开过头了吧,把人家惹生气了,你别看小山脾气好就老是欺负人家。”

“你没看他年纪那么小老是那么老气横秋,我怕他闷坏了,总想给他逗个乐子。”

“你们这事,老爷子知道了怕是有气要受吧,你不比我,我到底离的远,你是张家带大的,交代不过去吧,你有什么打算?”

“能怎么打算?这件事一定我去扛,总不能让小山出面,反正大不了被老爷子骂呗,他总不能打死我吧?”

解九敛起笑,压低声音道:“这事不是我要泼冷水,但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你爸妈去世的时候把你托付给张家的,老爷子那儿怕是不好过吧。”

“不好过也还得过,总不能老爷子开口骂就打退堂鼓了,那我成什么人了?小山身上我有责任,既然一开始担起来了,就绝不能半路撂挑子。”齐桓说道,“没事,不用担心,总会有办法的。”

“就你心宽。”

“就你多虑。”

“没有远虑必有近忧,要我说现在就得给老爷子打预防针,慢慢让他接受起来。”

“是是是,还是您金牌大状有远见之明。”

齐桓连连点头,竖起大拇指,解九起身道:“你少敷衍我,赶紧上去哄哄你家亲儿子吧,我去车上等你们。”

 

齐桓轻手轻脚推开门房门,屋里很安静,浴室的门还关着,他想了想,还是去开了门,张日山腰上就围了一条浴巾,正对着镜子发呆,看到齐桓的头探进来,他瞎了一跳,立刻脸涨得通红退后一步支支吾吾道:“你……你进来干嘛?我没穿衣服……”

“怕什么?你有的我都有,你没有的我也没有,害什么羞?”齐桓说到,“赶紧先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

“那……那你先出去一下。”

齐桓本来想再开个玩笑,想到他刚才的反应,倒乖乖地关上门在房间里等他,桌上有他放的整齐的作业本,他坐下翻开来看了几页后,张日山从浴室里出来了,他头上还盖着毛巾,齐桓回头,笑着让他坐下,然后自己找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两个人一阵沉默,张日山低着头,好一会儿后突然转身抱住齐桓,把脸埋在他肚子上。

“怎么啦?”

齐桓把吹风机关掉放在桌上,双手交握搂住他的肩背轻声问。

“我不想让你出国了,我不想让你离我太远。”

“我们在医院不是说好了吗?怎么又反悔了?”

“我怕你在外面认识了别的人,就不要我了。”张日山扯住齐桓的衣服,箍紧他的腰不肯放手,“万一张爷爷让你……你还能不听他的话吗?”

齐桓把他的手从自己腰上拉下来,张日山的头撇在一旁,他弯腰捧起他的脸,发现他眼眶红了一圈。“你连裘德考都不怕,倒怕这些事。”

“我……”

齐桓轻吻张日山的眼睛,男孩子闭上眼睛,睫毛上沾了细碎的水珠。

“你是我一辈子的责任,下辈子的事谁都不知道,但这辈子除非你想走,否则别想甩开我。”

“我不会!”

张日山言之凿凿地保证,齐桓故意叹一口气,“说不定以后你会嫌弃我比你老呢,唉……”

“不会!不会!我也坚决不会!”

齐桓笑着抱住他,“那我不管了,现在开始你要对我负责,知道吗?”

张日山破涕而笑,“好。”

“一定要等我从国外回啦,知道吗?”

“知道啦!”

张日山揉了揉眼睛,齐桓继续帮他把头发吹干,“好了,走吧,不然咱们的金牌大状要问我们收车钱了。”

“以后等我学会开车,我载你去兜风。”

“哇!这么好!那你也要负责养家。”

“那是当然!”

“看来我得更加看紧你,不让你会被别人拐走。”

张日山“噗嗤”捂嘴笑,两个人说着话出了房间,尹新月正在收拾桌子,抬头问他们回不回来吃午饭,“不了,晚上再回来吃饭,差遣人解大状开车,总要请人吃顿饭不是?”

“知道了,那你们路上当心。”

“有我在,放心吧。”

张日山拍了拍胸脯,然后拉着齐桓出了门。

【未完待续】

2017-04-03 /  标签 : 副八 29 28  
评论(2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