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破樊笼【续十五】

最近被 @Cynthia菟子 安利玩刀男,然鹅没有锻出大刀刀的运气,至今连地图四都打不过去,所以我要做些不好的事T^T

》》》》》

张日山侧着头,被卫生间一阵冲水声吵醒,他揉揉眼睛,下意识地便往病床那个方向看去,但床上没有人,立刻从躺椅上站起来,因为一晚上都窝着腰,一个没站稳,还好及时被人伸手挽住了。他抬头看,齐桓因为没戴眼镜,习惯性眯着眼睛,张日山忙站稳脚跟,反手抓住他手臂道:“你怎么起来了?”

“想上厕所啊,顺便刷牙洗脸,睡躺椅不舒服吧。”

张日山这才放心下来,然后赶紧搀他在病床上躺下,“你要上厕所怎么不叫醒我?头还晕不晕?”

“晕。”齐桓拉起被角,可怜兮兮地看着张日山,“饿得头晕。”

张日山一边把躺椅收起来,一边安慰他道:“一会儿就该送饭了吧,昨天我问过护士了,七点多他们就会送饭过来。”张日山说完,快速地冲进病房卫生间里洗漱,尹新月倒细心,日常的用品都准备齐全了,他满额头冷水没擦干的跑出来,拎起热水瓶就往外跑,“我先去打水。”

“你慢点走,别跑。”

齐桓安安心心靠在床头,哼着小曲,看见隔壁床的阿姨一大早又来了,手里还提了饭盒,看到齐桓精神地坐着,同他打招呼,“起得早啊,小齐,看着挺好的。”

“还行,就是饿。大姐你带得什么呀?好香啊。”

张日山回来,见齐桓正探头看人大姐带的早饭,忍不住叹气道:“齐桓,别老惦记人大姐的东西,外头已经在送饭了,我马上去盛粥回来给你吃。”

“没关系,我看小齐挺饿的,反正我家老头子也吃不了多少,先给他一口垫垫吧。”

那大姐倒热心,她带的是粥和花卷,特别是那个花卷,雪白蓬松,配上翠绿的葱花和金黄的葱油,还冒着白乎乎的热气,直把齐桓看得眼睛都直了。“大姐,要不你分我一小口花卷得了,我就看着眼馋。”他都已经伸出手了,张日山手里拿着饭盒过去拍他的手,“你哪里是眼馋?分明就是嘴馋。”

大姐看齐桓是真的饿急了,索性把整个花卷都塞给他,“吃吧吃吧,看着怪可怜的。”

“可是……”

“真没事,一个花卷值什么?你哥哥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吃东西了,饿得扛不住了。”

“那……谢谢大姐了,你慢点吃,别噎着,我给你先倒点热水。”

张日山倒了大半杯热水,又兑了点昨天凉的冷水,交给齐桓,“我先去打饭,你慢点吃,听见没?”

“听到了,爸爸。”

张日山哭笑不得,也只能先赶紧跑出去找送饭的阿姨盛了一大盒热粥,又另外给了一个硬馒头和咸菜,他看了看,那粥熬得倒还成,馒头实在是又硬又干,他回到病房,见齐桓已经风卷残云地把那个花卷吃完了,于是夹了一筷子咸菜撒在粥里拌了拌,把碗交给他。

齐桓不接,扭头看了眼大姐,她正和她丈夫说话,一边喂粥给他,张日山立刻明白他脑子里又在打什么主意。他拖着椅子坐下,瞅着齐桓,半天不说话,最后又叹了一口气,用调羹舀了一勺粥,吹凉了送他嘴边。

“这粥可太好吃了。怎么会那么好吃呢?”齐桓一旦心甜意洽,便又要卯足了劲地说出些好听的话来,张日山发现自己虽然和他相处不过没几天,却已经摸清了他的脾气习性,只由着他胡言乱语,并不搭腔。

“别贪多,胃之前空着,一下子吃太快会不舒服。”

听张日山那么说,齐桓的表情忽然变得柔和起来,他似乎在想什么,出了一会儿神。

“想什么呢?粥凉了。”张日山把调羹贴着他的嘴,齐桓这才张嘴把那勺粥含在嘴里,然后问道,“我忽然想起以前的事,那次我在诊所外头捡到一条‘小狼狗’,凶得不得了,要不是腿断了,估计得张嘴咬我。”

张日山停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在说谁,脸忽然就涨红了道:“你说谁呢?”

齐桓哈哈大笑,伸手揉了揉他睡得乱糟糟的脑袋,张日山的头发有点硬,刺得掌心酥麻麻的,据说这样的人脾气倔,但执着。“虽然凶,但这条‘小狼狗’还挺可爱的,而且大冬天,拖着伤腿多可怜,于是把他带去了诊所。当时我出去买宵夜回来,一份锅贴又香又脆,我自己都还顾不上吃,倒把‘小狼狗’嘴里的馋虫勾出来了,可是他却很老实地告诉我,他已经饿了好几顿了。”

张日山用调羹搅着碗里的白粥,轻声道:“我没想到你会把那盒锅贴送给我,出了诊所,我也不敢回福利院,虽然知道春申他们肯定都也饿肚子,但是我当时真的是饿急了,只能找个角落一边吃一边哭,然后骂自己没出息。”说到这儿,他停了一会儿,“从那时起,我就暗暗下决心,坚决不会再向别人讨东西吃。”

“我当时没有任何瞧不起你的意思。”

“我当然知道。”张日山生怕齐桓担忧他还没走出自己的心结,连忙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最好的人,哪怕是那时候,我也知道你没有一点瞧不起我的意思。”

“喔,你知道?”

“因为你把锅贴给我的时候告诉我,叫我慢慢吃,因为胃空了太久,吃的太快会不舒服,真的,以前从来没有人这样对我说话。”

“你当时跑得太快了,瘸了条腿都一溜烟的跑了,我连追都追不上。”

“跑惯了,而且我怕在你面前哭会很没面子。”张日山面露羞赫地说道。

“那才好呢。”

“啊?”

齐桓凑近他道:“我当时想,也许再加一碗热干面就能唬得你天天往我的诊所跑了。”

“你打什么坏主意!”

“哈哈哈哈,真没有,就是看这条‘小狼狗’特别的和心顺意,想多看两眼呗。”

两个人说着话,喝了半碗粥,齐桓说自己饱了,只让张日山也赶紧吃,又见他埋头啃那个医院给的干馒头,直抱怨这医院伙食太差。

“没事,我将就两天就成,这馒头看着差,倒没那么难吃。”他又扒拉两口热粥,扭头看齐桓,“但说实话,后来我再去找你的时候,你是不是没认出来我?”

“隔了许多年,再说你也长大了,我那会儿还真是没认出来。”齐桓倒老实,他对着张日山一直很坦诚,仿佛觉得没必要有隐瞒。

“其实我那时候又希望你能记得我,又不希望你认出我来。”

“为什么呢?”

张日山吃完最后一口馒头,用齐桓的杯子喝口水顺了顺,“我不希望你看到我还是那副没出息的样子,那时候我一直想偷偷攒钱,然后有朝一日能逃出福利院,可是我没有身份证,没法买车票,而且春申他们又太小,我每天弄来的钱还必需分他们一份,如果不是知道别的那组孩子盯上了你,我是希望等到有一天变得更有出息之后再回来找你的。”

齐桓笑问道:“我问你,你变得有出息了回来找我预备干什么?报恩?”

“那当然啦。”

“我好奇的是你预备怎么报恩呢?”

齐桓探出床边,拉了拉张日山的耳垂,“来,说给我听听。”

“我不和你说了,你没有一句正经话。”张日山都不敢看好奇看过来的隔壁大姐,跑出去刷碗了,齐桓笑得好得意,喊了句“又没有小狼狗在后头追你,跑那么快干嘛?”

“你就是闲不住,老是欺负人家小孩子。”

“你怎么那么早就来了?”

齐桓看着走进病房的解老九,他眼睛底下两片乌青,明显刚刚熬过夜,“又熬夜加班了?上次体检你的血液指标不是太好,我都让你注意休息了。”

“还不是为了你和你们家小山的事。”

解九朝隔壁床大姐点点头,拉上帘子,然后在齐桓床边坐下,“老张连夜找交通队查了那个路口的监控录像,找出了你出事时间段的录像。”

“难道那个路人有问题?”齐桓问。

“我们开始也怀疑,可是看完监控之后又推翻了这种想法,事实上你可能因为这件事反而逃过一劫。”解九从公事包里取出了一份打印文件递给齐桓,“我们发现你出事的时候后面原本跟着的一辆车停在了你的车旁边,本来司机预备下车,本来我们以为这个人是要来查看你的情况,可奇怪的是,陈皮手底下的那个人骑摩托车到的时候那个司机立刻又关上门开走了。”解九指了指截屏照片上的那辆黑色汽车,齐桓反问道,“有没有可能他看到有人来,生怕别人误会是他导致我出车祸,以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才决定离开呢?”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老张直觉一向很灵,他顺便调出了你往张家去的这条路线上出事前几个路口的监控,发现这辆车一直跟在你的车后面。然后他直接查了你诊所附近的监控,这辆车从你离开诊所开始就跟着你了,他很聪明,跟得没那么紧,所以一般人不会察觉。”

齐桓把报告看完,合上后说道:“所以你们怀疑是有人在跟踪我?”

“我们马上去查了车牌,这辆车登记在一家运输公司名下,本来这没什么,但是我通过关系又在工商记录里查到,这家公司与一些境外公司有业务合作,巧得是,他们其中有一个大客户的股东名单里就有Cox Hendry这个名字。”

“Cox Hendry?”

解九沉下脸道:“那是裘德考的本名。”

齐桓慢慢地把文件合上交还给解九,他看了他一眼,苦笑道:“这还真像是电视剧里演的桥段啊。”

“看来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解九是那一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人,虽然向有些客户收费奇高,但有时候也会替没钱的人打官司,表面上是个一切向钱看的金牌大状,可内心深处有一杆秤来权衡世事。先不论张家、齐家和解家的深厚交情,他和齐桓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这次事关他的安危,也算是踩到了他的底限,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可是他在暗,况且又没有直接证据,就算我们有张大队长撑腰,也奈何不了他。”齐桓顿了顿,“日山的事当时闹那么大,运送毒品在我国是一等大罪,况且还牵扯到了未成年人,你有心通过媒体曝光,他不也躲过了。”

“总有办法的,裘德考是个商人,我最清楚他们这一类人的心思,逼到绝路上,要么狗急跳墙现身,要么打退堂鼓。但我们的目的是保你和小山的周全,所以只能逼得他自己放弃报复。”

“我无所谓,当时你也和我说过这其中的厉害,所以带来的后果我有心理准备,但日山他……他吃的苦头太多,我最不希望他再被牵扯进来。”

解九扶了一下眼镜,他站起来绕过帘子,把不知什么时候躲在外头偷听的张日山拉过来,他手里还碰着刚刚洗干净的饭盒,一直看着齐桓,眼睛里又惊又怒,然后忽然大声道:“我不怕!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让裘德考来啊,我敢和他拼命!”

“拼什么命,又胡说八道,你过来。”齐桓低低地喊了一声,解九推着张日山坐下,“我也和老张商量过了,意思是你们俩最好别一直待在一起,目标有点大,况且裘德考既然知道齐桓的诊所,想必你们家也不安全了,总是让二爷的人跟着也是防不胜防,毕竟就像你说的,对方在暗,而且又喜欢用些下流的手段。”

齐桓伸手搭在张日山肩膀上,来回轻抚他的脖子,好安抚少年的情绪,然后对解九道:“你直接说吧,需要我们怎么做?”

解九又扶了一下眼镜,“裘德考的势力毕竟不可能遍布全世界,我们会尽量秘密地安排你出国进修一段时间,之后我会联络各地的朋友想办法解决这件事,至于小山,如果有必要指认裘德考,我们还是需要你和你那些福利院朋友的证词。而且我听老张说,你已经也想加入警队是吗?”

张日山点点头,“我问过张队长,我这样的条件有点难。”

“难不怕,只要你加把劲,一定可以的。”解九说道,“只是你们得分开几年,我的一个朋友正好也要出国一段时间,我叫他到时候陪着齐桓,至于你,这次的事出来,红二爷也放话了,小山的安全他会负责到底。等裘德考的事了解了,彻底安全了,你们再回来相聚吧。”

齐桓点点头,他本来担心张日山会呈少年意气,结果他只是低着头,半晌后道:“我听你们的安排,只要确保齐桓的安全就行了,别的我不怕,哪怕要我上法院当面指认裘德考都可以。”张日山一边说,一边握紧齐桓的手,他的表情恢复了平静,同时,又隐隐地有坚毅的光在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闪动,令齐桓动容。

“有老张和我的话放在这里,你只管放心,好好上课准备考试。”解九知道齐桓一定不会有问题,本来还担心张日山会有过激的反应,如今见他的样子,也放下心来,“那我先走了,要先去做些安排,这几天你先好好休息,后面的事我会再通知你们的。”

张日山送解九进了电梯,然后回到病床边,齐桓看他的模样,知道少年心里始终不太开心,但他惯会顾全大局,有些事能忍下来,所以觉得格外可怜可爱。

“来。”

他挪开一点位置,拍了拍空出的床沿边,张日山犹豫了片刻,还是坐了过去,齐桓搭在他的脖子,手指轻轻卷动他后颈略微长长的发尾。

“别拉长个脸,怪老气横秋的,依解九的脾气,他没什么耐性,所以咱们至多分开两三年。行了,来,笑一个给我看看。”

“我觉得也挺好的,这段时间里我会好好念书,尽快参加警察考试,然后变的更有出息等你回来。”

齐桓双手勾住少年的腰,笑着说道:“好好好,等你变成神气的警察向我报恩,现在能告诉我预备怎么报恩了吗?”

张日山脸红了起来,他脸皮薄,但桃花眼里盛满水光,在齐桓的注视下俯身亲吻他的嘴,然后凑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齐桓乐不可支,伸手刮他滚烫的脸颊,“还说没在寝室里观摩爱情动作教育片,早就打好主意了是不是?”

“没有,真的没有,我就只是对你……”

但还没等张日山说完,齐桓就把他按在自己的胸口,轻轻摸着他的脑袋道:“放心吧,老爷子说过的,吉人自有天相,咱们都会好好的。”

张日山听着他稳定的心跳声,和从胸腔里发出的共鸣,安心地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ps. 其实也没有很不好,只是想快速推进裘叔的剧情段,顺便可以猜一下我派谁和老齐出国~

2017-03-26 /  标签 : 副八 37 40  
评论(4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