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破樊笼【续十二】

因为换了新公司所有一点忙,我尽量周末腾出时间来轮番更一个章节。

》》》》》


张日山在齐桓家属于他房间的床上翻了一个身,手臂从鹅绒被里伸出来,轻轻地在光滑的被面上来回磨蹭两下,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全新的,而且质量在他看来都好到不行,再也不是被用剩下或者是不知从哪里获得的捐赠物,带着古怪的霉味。

齐桓是认真把他当儿子养。

张日山毫无意义地在床上滚来滚去,仿佛这个时候他终于恢复到他原来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模样,然后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他拿起手机看时间,因为在学校已经习惯早睡早起,这会儿七点还没到,想着齐桓既然是值班,不用赶着去诊所,正想再在床上赖一会儿,忽然想到早餐还没着落。社区太高级也有坏处,他这几次来回都没看见有卖早饭的摊子,又不能让齐桓饿着肚子去值班,张日山不再磨蹭,立刻穿衣服起床。打开房门时家里静悄悄的,他看了眼齐桓的房间,门还关着,想来他还没,于是赶紧跑去刷牙洗脸,然后才进厨房翻箱倒柜找了一轮,结果只找到了面条、米和鸡蛋,本来想熬粥,但家里也没有可以用来下粥的小菜,他心里惦记着要去趟超市给家里再添些东西,一边把锅架上煮开水。

齐桓其实醒了一会儿,坐在床头看书,听到外头有动静,下床开门,见张日山正在厨房里忙碌,他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趁他不注意,一把扑过去从后头搂住他,吓得他手一抖,袋子里的面条全部滑进了锅子里。

“你干什么呀?”张日山背着像树懒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齐桓,在考虑怎么挽救这满满一锅的面条,“您今年贵庚啊,齐先生?”

“本来还以为要饿着肚子去诊所啃饼干就凉白开,一开门看到大儿子在给我做爱心早餐,可把我激动坏了,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先克制一下,你说说吧,这一大锅面怎么办?”

齐桓探出半个头,瞄了一眼那白乎乎涌起来的泡沫,然后满不在乎地说道:“吃了呗,还能怎么样?大不了吃不完我打包当午饭,反正午饭也还没着落呢。”

“那怎么行?面都糊成一坨了。”

张日山忙着往锅里加水,那筷子搅面条,“早知道我昨天多带点菜,我看张妈妈家里的酱菜腌得特别好,要不我去问她要一点儿搁家里?”

“别太操心了,对付一口就行,我特别好打发,阳春面就挺好的,过两天小区东门口那些早饭摆摊的就该回来了。”齐桓终于松开搂着张日山脖子的手,转身准备去刷牙洗脸,他含着满嘴泡沫在门口道,“我要加个荷包蛋。”

“知道啦。”

“我要全熟的那种,吃不了溏心蛋。”

张日山笑着回头,“刚才谁说好打发的?茄子也不吃,荷包蛋还不能要溏心的。”

“也就这些了,喔,对了,我不吃香菜,生菜,还有生姜,那玩意儿味太怪,以后做海鲜里可以搁姜片,但是煮完马上捞掉。”

“记住了,不吃茄子,不吃香菜、生菜和生姜,还有什么?我一起记下来,免得回头犯了你老人家的忌讳。”

齐桓听完哈哈大笑起来,他戴好眼镜走进厨房拉开椅子坐下,说道:“怎么?今后你还打算天天给我做饭不成?”

“嗯,我有这个打算。”张日山把面盛进碗里,搁好酱醋麻油,这时另一个灶头的油热了,他快手快脚地把蛋磕进锅,齐桓托着腮看男孩子来回移动的背影,问道:“你是不是长高了?”

张日山正把荷包蛋翻面,抬头摸了摸自己的头顶,然后摇头道:“不知道,可能吧,我没量过。”

“一会儿去诊所量量吧,有身高体重仪,我总觉得比之前高了不少,你再长高下去以后我就够不到你的脑袋了。”

“好啊。”

过年这几天天气极好,晨光照亮厨房一隅,使人愉悦的油炸声带来了焦香,齐桓欢欣鼓舞地看张日山把盖着金黄焦脆荷包蛋的阳春面端到自己面前,用筷子搅了两下便往嘴里送。

“要有葱花更好,好吃么?“张日山自己不敢吃,紧张地看着齐桓,见他没有露出嫌弃表情才放下心来。

“可太好吃了,我大儿子的手艺简直了。“齐桓一张嘴,每次夸人都让张日山自己都不好意思,他这才也开始吃面,觉得除了淡了点,倒也还成。“就是一碗面,瞧你夸成什么样,不知道的还当这是啥宝贝玩意儿呢。”

“怎么了?我夸我儿子的手艺又不碍着别人,再说了,冲着这份心意,这碗面就千金难求。”

张日山抿起嘴角,露出脸颊边的酒窝,齐桓最喜欢看他笑,一双弯弯的桃花眼,大清早可真是使人神清气爽,他稀里哗啦就把一碗面吃完,然后道:“明早我还想吃面。”

“家里没面条了,今天我去趟超市,再买点吃的回来存着。”

“哎呀,以后你要是去学校了我可怎么办呐?”

“我就打算惯着你,把你惯出毛病来,叫你从此以后都离不开我。”

张日山起身收拾碗筷,突然来这么一句,齐桓本来正打算烧开水喝,被他这突如其来告白式的回答给呛到了,这回换张日山得意地笑了,“我这可是向你学的。”

“很可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还有呢。”张日山把洗好的碗晾在碗架上,一边擦干手上的水,一边走到齐桓跟前,盯着他微微泛红的眼角,说道:“我的奖励呢?”

齐桓歪着头看他,索性靠在料理台边,抬手搭在张日山的脖子上把他拉向自己,“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尤其遇到这么聪明的学生。”

张日山有稍许紧张地舔了舔下嘴唇,然后矮身凑上去吻他,嘴唇碰触到的瞬间他的心脏一阵剧烈地收缩,之前那两次,他只是觉得脑子里一片天旋地转,仿佛是跌进了某个漩涡,可此刻他十分清醒,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大量的血液从心脏里迸发出来,催促着他伸手搂住齐桓的腰,两个人紧密地贴在一起,就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一样。

“你是不准备让我去诊所了是吗?”齐桓见他似乎不想松手,只能轻轻提着他的脖子把他拉开。

“我们能在一起的时间那么少……”

张日山看着齐桓的嘴,满意自己留下来的痕迹,“一会儿送你去诊所之后我就得回张家,然后又是一整天见不到你了。”

“小别胜……”齐桓本来快嘴说出来三个字,觉得有点不对又顿住了,张日山抓着他的腰摇晃两下,追问道,“小别胜什么?”

“行了,不早了,我该去诊所了,再磨蹭下去一天就过去了。”

齐桓拍拍男孩子的脸,挣脱开去拿外套,张日山觉得自己终于有扳回一程,笑着像只偷到腥的小猫,亦步亦趋跟他进了房间,齐桓正对着穿衣镜打领带,他凑在边上认真地看了一遍,默默记下来。

“让我试试呗。”

“试什么?小孩子家家,打什么领带?”齐桓瞅着他,见张日山作势把手伸向自己的脖子,忙用手护住道,“别,我刚打完,你又给我弄乱了,今晚回来再试吧。闹了一早上,都快八点了,快去穿衣服,咱们该出门了。”

齐桓轻轻推了他一把,自己快速地套上外套,整理包的时候见张日山正把昨天的饭盒装回背包里,“家里钥匙带着了吗?”

张日山拍拍胸口,“一直挂着的。”

齐桓笑他又像个小孩子,忍不住去揉他的脑袋,“怕丢?以后多给你配两把,你张妈妈那儿我也放着备用的,万一哪天忘带了记得找她去要。”

“不会丢,丢了别的也不能丢了家里的钥匙。”

“行了,咱们走吧。”

齐桓把自己的包交给张日山提着,自己在后头推着他的肩膀出了门,两人坐电梯直接去地下车库,车开出小区的时候保安还同他们俩打招呼,说最近有人在小区门口溜达来溜达去,叫他们出入都小心,张日山立刻紧张地盯着外头看,结果发现对面街角候着的陈皮,他斜跨在机车上,看到齐桓的车出来,不咸不淡地点了点头。

“谢谢了李师傅,新年还得值班。”

“齐医生也辛苦,这是你弟弟?从前没怎么见过。”保安李师傅低头看了眼副驾驶座上的张日山,他立刻乖巧地道,“李师傅好。”

“是啊,之前在外头念书,放寒假回来,这不,非得送我去上班。”

“多好,我看这孩子挺乖的,我儿子才不肯这么早呢,现在越来越不听话,说什么都和你唱反调。”

“孩子还小呢,以后会懂事的。”齐桓看一眼张日山,同保安道别,把车缓缓地开出了小区,转弯后见陈皮远远地跟在后面,二个人倒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到诊所停好车后,齐桓客客气气地问道:“小陈啊,辛苦了,早饭吃了没?”

陈皮点头,他一贯这样的,倒是张日山觉得有点尴尬,两人后来失了联系,再见面像有了隔阂,也没有那么多话可以讲,讪讪地站在一边。

“诊所人多,比较安全,我最近叫人到处打探消息,如果裘德考有动作,一定会有风声传出来。”陈皮说道,但眼睛落在张日山身上,“你怎么样?”

“我回张家,傍晚再过来,陪他一起回家。”

“也好,你怎么去张家,要不要我送你?”

“没事,我坐公车去,离得不远。”

陈皮听他这么说,也不勉强,自己走开了,齐桓从张日山手里接过自己的包,认真道:“回头你要不要抽时间把车学了?”

“我?学开车?”

“是啊,给你报个班学着,以后你就能开车送我上下班了,也省得你去挤公车。”

男孩子一脸兴奋起来,跟着齐桓进诊所,还没有人到,他蹦跶到身高体重仪上,然后指着显示身高的红字高兴地冲着齐桓道:“好像真的又长高了,入学体检时候我记得是178。”

“我还能看错么?”齐桓把灯和空调都打开,然后去办公室换衣服,他一边把西装挂在衣架上,一边对东摸摸西看看的张日山道,“你赶紧也过去吧,别让老爷子他们担心了。”

“那你午饭吃什么?要不我也给你送来?”

“你也真不怕麻烦,别担心了,一起值班的医生说,他家里菜多的吃不完,到时候多带一份给我。”齐桓低头翻开昨天离开前护士做的记录,确认今天会不会有预约来看病的病人,一抬头见张日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问,“怎么了?”

“是之前解律师说的那个护士么?”

“哎哟,你这小脑袋瓜里还惦记着呢?这个老解,就是惟恐天下不乱。人姑娘过年全家出国旅行去了,可开心着呢,天天晒照片刺激我们。”

张日山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齐桓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趁四下没人,快速地亲了他一口,然后亲昵地掐他脸腮帮子上的肉道:“亲了那么多回了你还不信?”

“我就是怕,你条件这么好……”

“你怕什么?你都打算把我惯出毛病来了,离了你我找谁去?”

“这倒也是。”

“这回该放心了吧,行了,快去吧,自己路上当心。”

张日山答应了,他和齐桓告别,然后高兴地去公车站,这个点已经有不少老年人等着坐公车了,车来的时候他扶一位老太太上了车,一路上和人家还聊了会天,那位老太太气质很好,聊下来才知道她和自己同站下车,于是张日山又自告奋勇要护送老太太去她的目的地,哄得老太太高兴,见人就夸这是个好孩子。

“奶奶,您要去哪儿?”

“我看看啊。”

下车后,老太太戴上老花眼镜,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张写了地址的纸,张日山凑过去看了眼,“奶奶,您要去张家?”

“是啊,你知道?”

“我就是张家的,叫张日山,这可真是巧了,我送您过去吧。”

“好好好。”

两个人结伴往张家去,张日山这才知道这位老太太姓霍,和张家是世交,年下闲着无事出来走动走动,又不想坐女儿的车,情愿自己搭公车。“我怎么不知道张家还有这么大个孩子?我记得张启山是独生子呀。”

“我是他们家收养的。”张日山坦承的说。

老太太点点头,“挺好的,张启山的脾气太犟,从前没少和他爸爸闹别扭,我看你脾气好,一定和老爷子合得来,他有福了。”

“爷爷和张爸爸都对我很好。”

“现在还在念书?”

“嗯,放寒假回来,过年在家里陪陪爷爷。”

“那我看你怎么从那边坐车,你不住在家里?”

“喔,我……我去那边办点事。”

霍老太太点点头,“那边,我记得谁家的孩子住那边来着?我现在这记性……对了,老齐家的儿子在那边上班,上回去我还去找他配过高血压的药,叫什么来着?”

“齐桓,齐医生。”

“对对,齐桓,你也认识他?”

“当然。”

“也是,老齐家就剩下他一个落单了,他们和张家关系也近,平时走动的多。改明儿我也去看看他,这孩子,我从小看他长大的,脾气也好,又聪明,年纪轻轻就当了大医生。”

张日山听老太太夸齐桓,又想起他刚才同自己说过的话,越发觉得高兴,就像是怀里揣着宝藏,真恨不能立刻告诉所有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但他也知道现在时机还没到,自己虽然夸下海口要养着惯着齐桓,可是这会儿自己的学费还得麻烦张家来出,一想到这个,张日山又有些着急起来。幸好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张家,老爷子正在院子里打太极拳,本来是等着孙子的,结果瞧见霍老太太登门,马上叫了张启山和尹新月来,老太太又把遇到张日山的事一说,把他夸的都不好意思了。

午饭老太太留下来一起吃,张日山给尹新月帮手,她一边忙一边回头问他齐桓的午饭怎么解决。

“他同事多带一份给他,就是能和您商量个事吗?”

“这么客套,说吧。”

“我看家里的酱菜做的好,想带点回去,早饭煮粥煮面都能配。”

尹新月笑了,“就知道你们喜欢,我前两天就看出来了,早给你们都装好了,你今天先带回去,吃完了我再给你们装。”

“谢谢张妈妈。”

“我晚上多做点菜,管够他两顿,别老吃人家家里的,你到家之后自己煮点米饭就行。”

“好。”张日山决定再腾出时间跟尹新月学做菜,她做的菜又好吃又好看,张日山虽然平时煮个面蒸个饭会,但认真做菜到底还是门外汉。

吃完午饭,霍老太太家里的姑娘开车来接她,临走前她塞了个红包到张日山口袋里,又拉着他的手叫他下次上家里玩,张日山答应了,看着车走远了才回屋,先去把功课做了,然后又听老爷子给他讲了些基本功的注意点,决定还是先从基础练起。

“回学校好,早晚就沿着跑道跑步,把体力和气都练匀了,这两天你跟着我练练太极拳得了。”

“好。”

“行了爸,练功夫哪是朝夕的事,再说日山还小,慢慢来吧。”

尹新月把慢慢两饭盒的菜和另外包好的各色酱菜都放进张日山的背包里,“赶紧去给齐桓送饭去吧,他该饿了。”

张日山和他们道别,又赶去坐公车,等车的时候他摸了摸口袋,结果发现除了霍老太太赛的红包外还多了几百块,也不知道是谁塞他衣服里的,齐桓一整天只给他发了几条信息,不过都是问他吃饭了没,张日山猜他一定在忙,也不多打搅他,等到诊所的时候才知道傍晚有几个连环车祸的伤患就近送到他们诊所急救处理,仅有的两个值班医生正忙的团团转。张日山知道齐桓一定在忙,于是自己去他的办公室坐着等,然后他回想起第一次在这里见到齐桓的情景,后来有很多一段时间,每当他因完不成份额被裘叔手底下的人打或者是肚子饿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他都会想起那天下午齐桓替他缝伤口包扎的模样。

无疑的,那是照进他生命中的第一道光线,并且从此以后照亮了他整个人生。

张日山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自己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身上搭着自己脱下来的外套,他转了转有些发僵的脖子,就看到齐桓正蹲在自己身边看着。

“等的困了吧。”

“你忙完了?几点啦?”

“十点多了,我这边都忙完了,要不要洗把脸?”齐桓轻声问道。

张日山揉了揉眼睛坐直,忽然拉住他问道:“你还没吃晚饭呀,一定饿死了,赶紧先吃饭吧。”

“先回家,搞得一身汗,还有血腥气。”齐桓站起来换衣服,“你刚才梦到什么了?睡觉的时候还在笑。”

“我梦到你了。”张日山老老实实地回答,齐桓笑着说,“你真是日思不够还要夜想,走吧,睡美人儿,咱们回家了。”

“本来还想和你一起去趟超市的。”张日山背上包,走出办公室。

“明天吧,明天我早点下班,我们去附近超市逛一逛。”

“好。”

张日山快两步追上齐桓,悄悄牵住了他的手。

【未完待续】

2017-03-05 /  标签 : 副八 37 24  
评论(2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