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This Summer(中)

我发现我越写越没啥雄心壮志,夏天应该要有夏天的感觉吧……

(上)

》》》》》


Demain tu seras mon copain

明天你将是我的朋友;

On fera des blagues au chat du voisin

我们会开邻居家小猫的玩笑;

On ira en vélo chez Tintin

我们会骑车去丁丁家;

On dit qu'on sera des Indiens

大家说我们会是一对快乐的印第安人; 

Là-bas dans les bois on ne nous trouvera pas

在那谁也找不到我们的树林里;

Bisous tout chauds,tout pleins de chocolats

我们热烈地亲吻着,满脸都是巧克力。


那天傍晚,Loki没有跟他们一起乘船回Thor的家,他独自在河岸边留了很长时间,当Thor在河面上回头遥望的时候,只能看到柳树下一个暗淡的白色影子。Loki Laufeyson的身上有一种很淡的忧伤蕴绕,与旁人无关,而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希望别人打搅,好让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体会只有他自己明白的那种莫名情状。

但那天下午的短暂交谈在Thor看来是一个很好的开端,至少说明Loki并不讨厌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他本来以为他会觉得他们蠢笨,吵闹,镇日无所事事。Thor也不确定自己的母亲是怎样在Loki面前形容自己的,就这个问题他偷偷问了Frigga,但她正在忙着给她的几位姐妹回信,并没有把儿子的话当一回事,只是下意识地说他是个小傻瓜,这么好的天气应该出去和朋友们玩,而不是窝在她的房间里看她写信。那个时候,屋子的某个角落里传来Rachmaninov的钢琴协奏曲,很轻,Frigga只听爵士乐,她有好几箱子的黑胶唱片,也听法语歌,而他的父亲Odin一般不听音乐,所以那应该是从Loki房间里传来的。Thor抱住膝盖,缩在母亲房间的沙发里,同时却又竖起耳朵仔细听。

“我发现你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去镇上玩了,亲爱的,你怎么了?不舒服吗?”Frigga抽空搁下钢笔,去摸Thor的额头。

“Sif去她奶奶家了,Fandral被他爸爸勒令在家写功课。”

“小可怜,你的作业怎么样了?”

Thor打了一个哈欠,他对功课这件事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不过Odin和Frigga好像也同样没放在心上,很快这个话题就被撇下了。Frigga等信上的墨迹干透后又重新读了一遍,然后把折好放进信封,她搭着桌子笑道:“小傻瓜,愿意陪你的妈妈去镇上寄几封信吗?”

“当然。”Thor从沙发上跳起来,像是终于为自己能够出门找到了一个绝佳理由,“我来开车好吗,妈妈?”

“你去问问Loki,看他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出去走走,他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够久的了。”

正在上楼梯的Thor差点被绊到,他揉了揉踢到台阶的小腿,忽然紧张起来,有种心事被母亲撞破的心虚,但是Frigga只是在楼下和Arianna说话,大意是他们俩中午不在家吃饭之类的,这两天Odin被请去附近一所大学做几场讲座,可能要待上几天,所以如果Loki也不在的话,Arianna大可以去朋友家打牌消磨时间。Asgard家的家风十分自由,Arianna就像是他们的家人一样。

Thor特意从另一边绕到Loki房间的正门,这里原来是Thor爷爷奶奶的房间,他们在世时分房睡了很多年,所以除开连在一起的盥洗室之外,各自分别有房门,这样就不会打搅到对方的休息。Rachmaninov的钢琴协奏曲变得清楚多了,就从薄薄的木头门后传出来,他现在正在做什么呢?伏案疾书?还是正在苦思冥想?可是他竟然能在房间里待上一个礼拜,连每天三餐都是Arianna送上去的,有时候半夜Thor从梦中醒来,隐约能听到盥洗室里有水声,应该是Loki正在洗漱,但是大部分时间房间里都很安静,除了偶尔有音乐传出。有几次Thor在楼下往上看,Loki房间的窗子开着,干净的白色窗帘被风吹起,那会儿他会故意弄出点动静,希望他能够探头出来看一眼,但他始终没有出现。连Arianna都为他担心,她说年轻人不应该这样过日子,这位客人的沉静把他的房间变成了寺庙,往年夏日的热闹不复存在,连Thor都变的无精打采起来。

“Laufeyson先生,您在吗?”Thor敲完门就后悔了,他似乎总是问一下傻问题,如果不在房间里,他此刻会在哪里呢?

但没有人应,难道他真的不在?Thor又敲了敲门,“Laufeyson先生,妈妈和我要去镇上,她让我问您要不要一起去,Laufeyson先生?”

音乐声忽然变轻了,他应该在,Thor松了一口气,他听到脚步声,但却停在门口,随后有人在里面说:“这里没有Laufeyson先生,你到底找谁?”

Thor楞了一下,随即想起那天在河对岸他对自己说过的话,忍不住笑起来。“我找Loki。”

“标准答案。”

门开了,房间里有点暗,原本整齐的屋子此刻堆满了各种资料,Thor吃惊地走进来,像走进一间真正的剑桥大学教授的办公室,连墙面上都贴满了资料和便签纸,Thor好奇的凑近了看,却是一头雾水,他指了指那些纸片问:“你在破案吗?和电视剧里的线索墙好像。”

“是个好办法,帮我梳理线索。”Loki的鼻梁上挂着一幅眼镜,手上还有至少2、3份手稿,他看起来脸色更加苍白,不过心情似乎很不错,从愿意开玩笑这件事上看得出来。Thor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能够正常和他对话了,于是道:“你该出去晒晒太阳,真的,这样对你有好处,妈妈和我要去镇上,会在那里吃午饭,你要一起来吗?”

“当然,我是说,为什么不呢?天呐,我觉得好饿,能等我一会儿吗?我觉得我应该稍微收拾一下再出门,否则别人会误会我是从罗马尼亚来的吸血鬼。”

Thor笑着答应,说会在楼下等他,然后关上房门出去,Arianna正预备要去院子里晾床单,听到“咚咚咚”的脚步声,忍不住抱怨:“行行好,小祖宗,这栋楼可有年岁了,经不起你这样折腾。”

“我的好妈妈,我来帮你一起晾吧,免得你的老胳膊老腿不听使唤。”

Thor一把抢过她手里的洗衣篮,快步跑进院子,他把床单抖得“哗啦啦”作响,水珠四溅,今天的阳光似乎格外明媚,只要一个中午保证就全部都能晒干,他喜欢这种阳光暴晒过后的味道,温暖,是家的味道。

“你怎么突然变得有精神起来?”

“是吗?我不是一直都这么精神吗?”

“前两天我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因为Sif没有来找你,你们俩吵架了?”

“我们好着呢,她去奶奶家了。”

“那位先生今天愿意出门了吗?”

“是的。”Thor笑了起来,年轻人的整张脸都变亮了,那么漂亮,连Arianna看着也高兴。

“Thor。”

Loki在楼上喊,他正往脖子里系一条墨绿色的丝绸领巾,衬得眼睛的颜色像一汪碧绿的幽泉。

“是的,先生。”青年用手搭在眼睛上方,看向站在窗边的人。

“带一朵蔷薇给我好吗?”

“愿意效劳,先生。”

Frigga一边把信放进手提袋,一边走到大门口,看到Thor正往院子外跑,问道:“你去哪儿,Thor?”

“蔷薇,妈妈,蔷薇。”

“蔷薇怎么了,亲爱的?”

“您的儿子真是个可爱的家伙,Frigga。”Loki下楼来,照例戴着那顶巴拿马草帽,他走过来,礼节性地吻Frigga的手背,称赞她的美比夏日阳光还要耀眼。

“我真担心你不愿意和我们同行,你应该多出来走走,结果现在和你待在英国有什么分别呢?”

“不,当然不一样,英国没有这个。”

Loki微笑着从Thor伸过来的手里接过了新摘的蔷薇花,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谢谢,这是世上最独一无二的一朵蔷薇。”说完,他把花放进西装口袋里,“我们出发吧,谁来开车?”

“当然是我。”Thor转动手指上的车钥匙,他们家车库里常年停着一辆香槟色的福特牌汽车,敞篷,有奶油色真皮座椅,很适合出去兜风,但Thor更喜欢骑自行车,而Odin和Frigga则喜欢步行,所以福特汽车一直在车库里积攒灰尘,这次是个好机会。Thor是18岁那年拿到的驾照,其实更早之前他就已经学会开车了,不过在乡间,两个轮子的自行车可比四个轮子的汽车方便多了,城市则更方便,没有轮子的地铁可以把他带往任何地方。但偶尔有急事的时候,Thor还是会开车出去,所以对他来说,从家到镇上这段距离难不倒人。

天气真好,一直那么好,这儿的人仿佛从来不用为阴雨天而烦恼,他们每天享受阳光,但对于从英国来的大学教授却是个相当新鲜的体验。Thor一边开车,一边和母亲说话,时不时回头看一眼Loki,他双腿交叠,正横躺在后排座椅上,草帽盖住了他的脸。Thor没把车开的很快,以免Loki从座椅上滚下来,但神奇的是无论多么颠簸,他始终能够保持平衡。

“为什么不把收音机打开呢,Thor?”

Loki终于坐起来,他趴在Thor的驾驶座椅背上,墨镜后头的眼睛半眯着,青年的金发几乎拂上他的脸,也带着阳光的气息,他看着Thor扭开了收音机的开关,音乐轻柔地飘了出来。

“当细雨纷飞时,

当我烦恼莫名,

当夜晚来临,

当燕子扑闪著翅膀,

我会念起,

你环绕在我脖子上的双手,

和你在我脸颊上的吻,

我的心莫名悸动,

是的,是如此温柔,

如轻柔的步子,

比五月的芬香还要轻柔,

是的,是如此的温柔,

如丁香般芬芳,

温柔得像一个小秘密……”

Thor从后视镜里看,Loki向后仰着头舒展双手,他对妈妈说:“我打赌Loki爱这个地方。”

“那还用你说吗?”Frigga笑道。

“不然我就不来了不是吗?”Loki说,Frigga回头道,“真的吗?我可记得当时给你写信邀请你来的时候,你一百个不愿意。”

“事实上我不愿意来的原因是因为Odin。”

“为什么?”

“我猜你一定不知道,他曾是我大学一门选修课的客座教授,而他当时以严格出名,那一年的课他只给我的报告一个A-,我去申诉的时候你猜他和我说什么吗?他说,‘年轻的先生,要是你上课的时候不打那么多瞌睡的话,也许我会考虑给你一个A’,我告诉他,‘教授,您恐怕记错了,我都没来上过课。’说完我就后悔,心想自己大概是世上最大的傻瓜,然后他把A-改成了C。”

Frigga和Thor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响彻田野,有农民从地里抬起头,只看到一辆漂亮的金色汽车驶过,他们朝他们挥手,车上的人也向他们挥手致意。天空碧蓝如洗,有架喷气滑翔机从他们头顶飞过,拖着一条长而白的尾巴。

“如果继续这么热下去,到七月中旬他们就该人工降雨了。”Thor指了指天上的滑翔机,“他们会开这种飞机洒干冰或者盐粉。不过如果你怕热的话可以跟我们去游泳,这里离海边也很近。”

“你瞧,知道为什么我一开始拒绝你的邀请了吗,Frigga?这里有太多诱惑,我会无心工作。”

“可是你已经工作一个礼拜了,人应该松弛有度,Arianna说的,连我的好妈妈都知道这个道理,剑桥大学的教授怎么会不知道?”

Loki托着腮笑,目光透过镜片,炙热地熨烫着Thor的侧脸,他想,幸好喧嚣的风掩盖了他的心跳声,幸好骄阳本来就把他的脸颊晒得发红。

“我在等。”

“等……等什么?”

“等你继续说服我,小演说家。那是玉米吗?那边的。”

Thor松一口气,如果Loki继续用那种眼神看着他的话,他迟早得让车撞到路边的树上,但幸好他突然被玉米田吸引了注意力,Thor把车慢慢地停在田边,有当地农民掰下两根玉米,隔着车门递给Loki。

“可以直接吃,不过也许你更希望带回去让Arianna帮你煮一下。”Frigga告诉他,“那很美味,我们用来做汤,Thor喜欢当水果那样吃。”

“我开始后悔了,也许在这里我应该写爱情小说,而不是学术性论文。”

“我也这么认为。”

“这就是你们永远那么快乐的源泉是吗?”

“你也可以和我们一样。”

Thor抢着说,Frigga看着自己儿子,忽然回头对把玩着玉米外头绿衣的Loki道:“你该感到荣幸,我的儿子很喜欢你。这是他叛逆期以来第一次对一位房客说这么多话。”

“嘿!妈妈!”

“瞧,他脸红了。”Frigga搂住自己儿子的脖子,捏了捏他发红的耳朵尖,在他耳边说些母子间的琐碎细语,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Frigga是这个世上少有的能和自己儿子成为朋友的那种母亲,她敏锐又开明,能察觉年轻人的心情,而不是一味管束,Thor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福特汽车重新上路,剩下的路程已经很短了,尽管气氛依然很好,但Thor还是察觉到Loki又再次陷入到自己的情绪里去了,他不太搭话,大部分时间都在看四周,他知道他没有在看风景,也许他能给你精准复述看到的一切,用词精美堪比卢梭的文字,但他心里在想着别的事。

Thor很想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成年人的心思总是那么复杂,Loki恐怕尤甚,他看起来就是那一类细腻敏感的人,以前他从来没有听父母怎么提起过他的事,也可能提起过,但Thor从来没放在心上,他现在后悔,如果早点意识到,他一定会留神父母对话里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任何一个字眼,像在海边的沙子里寻找小巧的珍珠贝,可他毕竟错过了。Thor不会去问自己母亲,他的父母一定知道些什么,但他们不会允许自己在别人背后说三道四,即使是对自己的儿子。

车停在小镇唯一一间邮局的门口,Thor下车去帮母亲寄信,等他走出邮局的时候发现只有Frigga坐在车上。

“Loki去哪儿了?”

“他说想自己去走走。”

“他不和我们一起吃午餐吗?”

“别担心,我猜他自己能搞定。”

Thor沉默着上车,把车开去他们家最喜欢的小餐馆,店主是希腊人,做很好吃的酸奶油海鲜烩饭和香草小羊排,据说菜谱是从她外婆那里传下来的。Frigga在上菜前要一杯茴香酒,让侍者给Thor也来一杯。

“我不想喝酒,妈妈,而且我一会儿还得开车。”

“我们可以走回去,喝一点,你的心情会变好。”

侍者笑着去吧台倒了一杯送来,Thor心不在焉,看街上人来人往,忽然就觉得阳光不够灿烂,花不够芬芳,食物也不够美味,生命中的一切都变的毫无意义。

“想聊聊吗,亲爱的?”Frigga问。

Thor终于提起精神,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想了想,问:“你是怎么和爸爸认识的?”

“怎么突然想知道这个?”

“我一直想知道,只是没问罢了。”Thor双臂交叠趴在桌子上问,“爸爸看起来,嗯,你知道,有点古板,可是您那么浪漫。除非他年轻的时候是个帅小伙。”

“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帅小伙。”Frigga俏皮地挤挤眼睛,成功把自己儿子逗笑了,“你看他现在很古板,那是因为年轻的时候他把一切都尝试过了。唱歌,去舞厅跳舞,各种恶作剧,有一年他还组织学生会去抗议,原因是因为学校没有诗社,还记得霜骑士诗社吗?那时候你爸爸是你爸爸是创始成员之一。”

“不敢相信。他写诗?”

“不,他在我窗下念诗,差点被你外公打断腿。”

Thor又喝下一大口茴香酒,“难怪我在爸爸的书房看到叶芝的诗集了。”

“他那时候喜欢叫我做他的‘秘密的玫瑰’,因为我们谈恋爱的事不能让你外公知道,直到我们都毕业,要谈论起古板,恐怕你爸爸都不会比你外公更古板,他从前对此呲之以鼻,但是现在却渐渐也走上这条路,我该庆幸你不是女孩儿,不会随便被谁偷走了心,否则你的爸爸可能会更加保护你。”

Thor趁着上菜的那会儿偏过头,牙齿咬住自己的嘴唇,清澈的蓝眼睛落在被阳光照耀斑驳的石块拼出的街道,然后轻声念着那句“年轻时,我们曾经相爱,却浑然不知。”远处有正在卖花的老妇人,她坐在屋檐的阴影里用钩针编织一块桌巾,也可能是头巾,这个城市的色彩太过艳丽,浓烈地在阳光下灼烧,像一蓬又一蓬的野火。酒开始起作用了,酒精分子温暖Thor的胃,也让他觉得不再那么多愁善感,食物的香气渐渐复活,很快羊排送来了,浸在鲜美的汤汁里,他兴致勃勃拿起刀叉,刚切下一小块还没来得及送进嘴里,一大捧鲜花突然闯进视线。

“可真巧,女士,先生。我能坐这儿吗?”

“当然。”Frigga接过他送的花,惊讶道,“你不是说会自己去逛逛再回去吗?”

“我有点饿了,于是问了当地人这里哪家餐厅最美味,他们异口同声都推荐了这家店,看起来真不错,你点的什么?”Loki还不等Thor回答,手指蘸了一点他盘子边的酱汁送到嘴里尝,“我希望他家有焗鲑鱼,侍者,请给我菜单好吗?”

“他们没有焗鲑鱼,但是有烤的,配柠檬调味汁,味道一样好。”Thor兴高采烈地说。

这顿饭Thor后来反而是喝的最多的一个人,可能有一整瓶茴香酒,显然已经不能再开车了,Frigga让儿子坐后排,Loki从她手里接过钥匙,帮Thor关车门。“恐怕我是三个人当中唯一适合开车的人了。”

“我以为你还想去别的地方走走。”

“你们这样回去我不放心。女士,陪着您儿子好吗?我担心他会半路突然从车上跳下去。”

“我才不会呢,我又不是傻瓜。”Thor抗议,他脸颊酡红,双眼迷蒙,正趴在车门上瞅住Loki。

“我可不止一次听到有人叫你小傻瓜。”Loki伸手揉了揉他脑袋上蓬松金发,这显然让他有点恼,Thor一把抓住Loki的手,阻止它们继续弄乱自己的头发,他的手指冰凉而修长,和他的嘴唇一样,Thor曾在当地博物馆的那些被挖掘出来的雕塑身上见过,它们同样优美,也同样遥远、神秘、不可企及。雕塑不会使他心烦意乱,但Loki会。

“你如果继续抓着我的手不放,咱们今天可就没法回去了。”Loki对正把滚烫脸颊贴在自己手心的青年说道,他不知道只是几杯茴香酒竟然可以灌醉从小就开始尝试偷喝酒的男孩,Frigga把儿子的脑袋扶正,好让Loki抽回自己的手,他捻了捻手指,指尖还带着对方皮肤上熨帖的温度。

“他是个可爱的男孩,Frigga,来之前你从来没有这样告诉过我。”Loki坐上驾驶座,略微调整后视镜,他看着镜子中倒影的脸,“他今年几岁?18?20?”

“20岁,我们都希望他能在适当的年龄拥有适当的人生。”

“真年轻,比我足足小了八岁。”Loki单手扶方向盘,另一条手臂搁在车门上,若有所思地说,“他是个幸运的男孩。我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在适当的年龄做恰如其分的事。”

“难道你现在不是吗?”

“当然。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是个无忧无虑的人,每天在Arianna烹调的食物香气中被唤醒,散步,游泳,看书,把编曲子的这项爱好重新捡起来,在柳树下睡午觉直到日落西山,尽情地享受生活。但是,Frigga,我毕竟不再是孩子,这是必须承认的现实,无忧无虑只有像Thor这样年纪的孩子才配拥有。”

“你想的太多,不,这样不行,Loki,你让自己背负太多压力,而这些有朝一日终会把你压垮。”

Loki轻笑,无不讽刺,仿佛他在笑的是从Frigga口中诉说的别人的事情。“也许我正是需要这样有压力的生活呢?人不会无缘无故变成一个模样,我知道我自己的,但却好奇Thor今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一个人?”

大约听到自己的名字,迷迷糊糊的大男孩忽然坐直身体,他前倾靠向Loki,问:“我听到有人叫我?是你在叫我吗?”

“是的,Thor,我在叫你。”Loki故意逗他。

“你能再叫一次吗?”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想听听。”

Frigga把自己儿子拉回来,她担心这样趴着会让他想吐,“亲爱的,别老是烦Loki,让他好好开车。”

“可在我开车的时候他也总是来烦我,像那只总是喜欢在早上飞进我房间的小鸟,有一天,它偷走了我放在桌上的葡萄,一颗,两颗,三颗,它知道我在看它,可是它还是继续偷。”

“我看你是喝醉了。”Frigga轻声说。

可Loki却突然问:“那你为什么不把它赶走?”

“把谁?”

“那只鸟。”

Thor怔怔地发呆,忽而傻笑起来,他表情梦幻,仿佛进入了别的境地,那只鸟在他的幻境里上下飞舞,啄食果实。

“它看起来多美,阳光在它的羽毛上留下一圈焕彩,它的身体是黑色的,翅膀梢的羽毛是翠绿色的,飞起来轻盈的好像没有重量,可是我抓不住它。”

Frigga渐渐沉默,她注视着还在自言自语的儿子,Loki则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后视镜里倒映出来的那对母子,然后把车开进了Asgard家的车库,Thor那时候已经不说话了,停车的时候突然坐正,一脸严肃。

“怎么了,亲爱的?”

“我觉得有点恶心。”

“你真的醉了。”

Loki帮手把Thor从后座撑起来,“我送他回房间吧,也许你可以找点解酒的药,但愿你们有。”

“我去药箱找找,你没问题吗?”

“放心,我不是第一次照顾酒鬼了。”

屋子里很安静,这样有年份的老屋子有午后难得的幽凉,Arianna不在,但她在桌上留下大颗甜杏和葡萄,还带着水珠,晶莹剔透。Loki小心地架着Thor上楼,他的手臂上有一层淡金色的茸毛,呼吸里尽是水果烂熟后的气息,他摇头晃脑,像是身上全无力气,几乎将全部重量都压在Loki的肩上。

“你可千万别吐在我身上,不然我会发脾气。”Loki压低声音笑,一点点从胸腔里发出的震动传递给Thor,令他心里一阵空虚的战栗,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种感觉使Thor既害怕又期待,他有种感觉,想要靠近Loki,可是一靠近他又忍不住想要逃开,就像是生平第一次见到火,火光既明柔、温暖、熠熠生辉,火光也会灼痛靠近的人。

Loki推开Thor房间的门,把他搀扶到床上,同时抽走了枕头。

“我想你最好平躺,会让你不那么想吐。”

Thor闭着眼睛点了点头,他能感觉到Loki的呼吸像羽毛般轻轻拂过自己的脸,无比烦恼的感觉再次涌上来,Thor在Loki准备直起身的时候,鼓起勇气拉住了他外套的衣领,蔷薇花松动,掉落在Thor的脸上,他用力眨动两下眼睛,在Loki的笑声中翻身把脸埋进枕头里。

“我一直想看看你的房间。”

声音从背后传来,Thor扭头看,他正站在自己的书架前浏览,那上面除了获得的一些奖状外,大部分都是些杂志或文库小说,还有Thor自己做的小玩意儿。

“为什么?我这间和你那间是一样的。”

“但是从你的窗口可以看到楼下的院子。”

“妈妈说你喜欢安静,所以把那个房间留给你。”

“Frigga总是考虑周全。”

Loki转过身,手臂搭在窗台上,阳光透出他眼底的一点幽绿,也把他的影子一并投到了床上,两个人忽然都不说话,Thor低着头,目光追逐他的影子,那一刻他忽然明白过来,他想要亲近Loki,他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哪怕是用一些孩子气的举动,同时他也十分清楚,他还想要些别的什么,只是还没有确定到底是什么。

“你觉得怎么样,Thor?”Frigga走上楼来,她手里提着药箱,“我找到你爸爸的药箱了,看看有没有可以让你舒服点的药。”

“我现在好多了,妈妈。”Thor赶紧从床上坐起来,Frigga放下药箱和杯子,在他的床边坐下。

“我看到Arianna留下的水果了,你们应该不会介意我独享吧。”

“当然不介意。”Frigga露出微笑,回头看着Loki离开房间,起身轻轻掩上房门,她多等了一会儿,直到脚步声消失在楼梯下。

“他是个很有魅力的人,是不是?我知道有不少人都喜欢他。”

“恩。”Thor偏着头,手指蘸着杯子里的水在床头柜上写字,才画了一笔,又涂掉,像是这样做就能掩盖掉自己的心事。

“你怎么了,亲爱的?”Frigga怜惜地摸了摸自己小儿子头上被弄的乱糟糟的金发,“你最近变得心事重重,有什么想和我聊聊的吗?”

“我不知道……”

“和Loki有关吗?”

“也许。”Thor抖抖肩膀,曲起膝盖,用手撑住自己的脸,“我说不清楚,那种感觉很奇怪,和Sif在一起时又不一样,总觉得我在期待着什么,但事实上我只见到他三次。”

“你喜欢Loki?”

“我说不上来,他其实是个傲慢的人不是吗?”Thor的眼睛落在窗台上,那里摆着一个小小的玩具,是一条塑料小蛇,刚才有人把它从书架上拿起来,然后放在了那里。一定是Loki,除了他没有别人。Thor被捂住的嘴角轻轻翘起来。

“Loki很有礼貌,在待人处事上也十分周全,但是每个和他相处久的人都这样说,他们分不清他究竟有没有真心朋友,因为他对待每个人都一样。”Frigga说完,沉默片刻后重新在Thor身边坐下,“我和你的父亲都希望不要约束你,所以你喜欢谁,怎么选择我们都不会干涉,但是你自己必须要考虑清楚。”

“所以你认为,Loki不是个好的选择是吗?”

“我不会那么说,这必须由你自己判断。”Frigga握住Thor的手,“你还很年轻,对于你是我的儿子这件事,我也一直感到很自豪。但是Loki不同,他的人生并不如你看到的那样轻松,正相反,他经历过的事造就了他今天的性格,有些事是好事,但更多的可能比我们想象的都要沉重。”

“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妈妈?”

“我不希望你被伤害,我也不希望你最后会伤害到别人,所以有些话说出口之前一定要慎重。”

Thor觉得自己被母亲的话绕晕了,但是他隐约能够察觉,Loki的身上从前一定发生过什么样的事,这些事不是好事,他的礼貌是疏离的另一种表现,而自己,一个朋友家20岁的男孩,也许在他眼里并不会成为最特别的那一个。

Frigga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两颗药,Thor把药丸捏在手里,忽然觉得十分失落,他在床上辗转反侧,觉得如果自己喝的再醉一点就好了,恋爱的烦恼还没开始察觉到甜蜜就已经转向酸涩,楼下传来音乐声,有人打开了妈妈的黑胶唱片机,正在播一首希腊老歌,Thor会知道是因为这正好也是他喜欢的一首歌。他下床走到床边,把那条被阳光晒的发烫的玩具小蛇攥在手心里。楼下,那个男人正惬意地坐在葡萄架子下看一本书,把腿搁在桌子上,伴随歌声轻哼。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觉到了,Loki从书后面抬起头,目光准确而锐利地捕捉到了Thor的注视,男孩猜这是他工作的条件反射,但不能否认,在视线对上的瞬间,他的心脏疯狂地跳动着。

“你不下来吗?”Loki问。

“下来干嘛?”Thor也问。

“不干什么。”Loki说,“就和我待在一起。”

Thor沉默片刻,把Frigga的话抛在了脑后。

“好。”


to be continued

2018-04-18 /  标签 : Thorki锤基 33 4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