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须臾间,他们已置身泛着霉味的黑暗中,挥动银晃晃的斧头,砍击其实并未上锁的房门,像一群嬉闹喧嚣的青少年似的横冲直撞,破坏一切。“喂!”蒙塔格正颤巍巍爬上陡直的楼梯之际,一堆书从上方涌落。真不方便!以前每次都像捺熄蜡烛似的那么轻易。警方想来先行一步,所以等消防员抵达时,屋子里向来空无一人。你不会伤害到任何人,只伤害东西!而既然东西其实不可能受伤,既然东西是没有感觉的,东西不会嘶喊或呜咽——不像这个女人可能会开始嘶喊哭叫——事后也没有任何东西会撩拨你的良心。你只是来打扫清理,本质上是门卫的工作。把一切回归原位。快拿煤油!谁有火柴!

但是此刻,今夜,有人出了错。这位老妇在破坏仪式。众人发出太多噪声、嬉闹、说笑,来掩盖楼下她那可怕的责难的缄默。她使得空荡荡的空间充斥如雷的控诉,抖落愧疚的微尘,呛塞他们的鼻孔。这既不公道也不对。蒙塔格感到一股强烈的恼怒。她尤其不该在这儿!

书籍轰击他的肩膀、胳膊、他上仰的脸孔。一本书,几乎是驯从地,像一直白鸽扑着双翼,停栖在他手中。摇曳的幽暗光线中,一张书页摊开,就像雪白的羽毛,字句精细地印在上面。匆忙和狂热中,蒙塔格只有瞬间空档看了一行字,但是那句话却在他脑中灼烧了一分钟,就仿佛被火烫的钢烙印在他的脑海里。“时间在午后的阳光下睡着了。”他扔下那本书。立刻,另一本书掉入他怀中。

“蒙塔格,上来!”

蒙塔格的手像嘴一般合紧,他带着一种不顾一切的疯狂,专心一意毁去那本书。楼上的人正把一铲又一铲的杂志抛入灰尘弥漫的半空中。它们像被屠杀的鸟儿纷纷坠落。而老妇,像个小女孩,兀立在鸟儿的尸骸当中。

蒙塔格什么也没做。一切都是他的手做得,因为自有意志,因为每一根指头自有良心,他的手变成了贼。此刻它猛然把书塞到他的腋下,紧紧压在冒汗的胳肢窝内,然后迅速抽出,手心空无一物,就像魔术师变把戏!瞧!无罪!瞧!

——《华氏451》

看到HBO的预告,觉得大概当年贝尔的《撕裂的末日》的灵感就来源于这部电影,珊农实在实在太适合演里德利队长了,面包机演蒙塔格现在还不好判断,看预告觉得还行,这个角色是这类题材里我喜欢的那种从麻木蒙昧中觉醒过来的人物,比较讨喜,但是刀锋女反而和原著里克拉丽丝的形象略微有点出入,索菲亚看起来比较锋利,但愿有字幕组能出片源呃~

2018-04-07 /  标签 : 读书 3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