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破樊笼【续三十三】

本文真的就要进入尾声了,另外通报一下本子的进度,由于目前全国大面积降雪,打包的材料还在路上,如果顺利下周末就可以陆续发货了,届时请注意查收,这次本子十分多磨难,希望是好事多磨,还要感谢各位的耐心等待~

》》》》》

这一闹,齐桓在家也待不住了,他又不想声张,毕竟是家里头的事,于是索性收拾收拾回诊所上班,人一忙起来,烦心的事就慢慢抛在脑后了。张日山因听了他的话,尽管老爷子这几天都不拿好脸色给他看,倒也都一直老老实实,不敢有一丁点儿顶嘴的意思。尹新月向来是最支持他们俩的,又熟悉自己公公的脾气,于是只给张日山支招,把老爷子平日里喜欢的吃的、用的都告诉他,又教他在老爷子略微宽心的时候去孝敬,但饶是这样,也还是不得要领。老爷子这次像是真的气到头了,听说从前小时候张启山和齐桓再怎么淘气,也就是生几天的气,但这回已经快两个礼拜了,还没有好脸色,为此家里来人都不敢大声说话。幸好快到年尾了,队里忙的很,张日山又是新人,值班出勤都排满了,有时候就在队里对付一晚上。两个人因为这个缘故被分开,倒比之前一个在国内,一个在国外要更加想着对方,只要一得空,就互相给对方发微信打电话,也不过都是互相说些日常琐碎,又心有灵犀地彼此不去提那件事。齐桓如今倒有一些机会外出参加学术论坛,也有大医院向他发出邀请,头衔与待遇都十分优厚,他不是不心动,但考虑到和张日山的关系,依如今国内的情形来看,恐怕到了大医院人际关系更复杂,难免会有流言蜚语,他是不害怕的,就唯恐那孩子知道了有心理压力,索性就找了个托辞,一一委婉回绝。

这天齐桓轮休,他隔天晚上答应了张日山第二天去找他吃中饭,早起把家里都收拾完后一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齐桓赶紧换了衣服开车出去。市警局离他家还有点距离,又加上堵车,等齐桓到警局附近已经快十二点了,他找了一个商场的车库停车,然后赶紧给张日山打电话,第一个打过去没人接,他索性先去张日山最喜欢的那家店找了位置坐下,见他没回又打了一个,这次倒是很快接了。

“抱歉抱歉,刚才在开会。”

“没事,我在店里坐着呢,你别急,忙完再过来吧。”齐桓一边把店名告诉他,一边翻菜单。

“我马上就下来,吃完饭队里有执勤任务。”

“你要是忙的话就改天吧,队里的任务要紧。”

“你等我,马上到。”

张日山说完,急匆匆挂了电话,齐桓赶紧按他平时喜欢的点了几个菜,催着服务员尽快上菜。点完才过五分钟,张日山气喘吁吁走进店里,齐桓赶紧把水递给他,笑着道:“我让你别着急了,下午的任务很重要?”

“有人举报了一个很大的制假窝点,现在还在等通知行动时间。”

“会不会有危险?”

“只是做假药的,应该没事。”

“不是得保密嘛,但你可别学那些电视里演的,耍帅不穿防弹衣,听见没有?”

张日山笑起来,他四下里看了看,因为这里是相对隐蔽的位置,于是忍不住凑到齐桓耳边轻声道:“我想亲你。”

“不怕被人看到?”齐桓也笑起来,他抬起手摸了摸张日山的下巴,然后迅速地亲了一下他的嘴。

“不怕。其实那天你和爷爷摊牌的时候我在想,也不用别人管,只要我们俩在一起就行了,大不了我搬出去,咱们俩住在一起。但是后来我想明白了,这是我应该面对和承受的责任。齐桓,我喜欢你,我就要光明正大的喜欢,不能偷偷摸摸,也不能再教人看不起。”张日山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如此认真,竟让齐桓有一瞬间觉得感动,这个孩子是真的长大了,脱胎换骨,完成成长成了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男人。

两个人在服务员来上菜之前略微分开,这家店上菜特别快,一下子就把四个菜一个汤上齐了,齐桓把菜夹到张日山碗里,他吃的少,只看着他,也觉得十分开心。

“这个茄子你爱吃的,多吃点。”

“嗯,你说今年过年怎么办?“张日山依然是好胃口,他塞了满嘴的菜,也不忘给齐桓夹菜盛汤。

“你想怎么办?”

“老爷子还是不肯和我说话,连尹阿姨也被牵累,我担心今年连年都过不好。”

“老爷子好面子,家里亲戚多了他不会说什么的。你也别担心,大不了我来了立刻就走,不等老爷子赶人。”

齐桓这么一说,张日山放下碗筷,眼巴巴地瞅着自己,他忍不住亲亲他的脸颊,安慰道:“先吃饭。”

两个人边说着话边吃完了饭,张日山电话响,是张启山打来的,他大概知道两个人在吃饭,只让张日山吃完了赶紧回队里,齐桓怕他耽误正经事,也不再多说些什么,付好钱后张日山拉了拉齐桓的手,小声说:“今晚任务结束后我不用值班,想去找你。”

“不回家行吗?”

“没事,老爷子就算真的问起,张叔叔和尹阿姨也会帮我瞒着的,反正最近我值班挺多的。”

齐桓想了想,问:“家里钥匙还留着吗?”

“一直随身带着呢!”

“反正我在家,那我下午买点菜,晚上要是晚了就回来吃宵夜,我给你留着门。”

张日山立刻喜笑颜开,他和齐桓说再见,然后赶回了警局。

齐桓想着反正这会儿也没事,于是在商场里随便兜了一圈,倒是看中一幅羊皮的手套,张日山手好看,戴这种手套特别帅气,虽然价格不菲,但齐桓还是买了,等晚上他回来送给他。出了商场,齐桓又开车回家里附近的菜市场,买了条鱼,又买了点牛肉炖汤,张日山大概是小时候饿怕了,现在什么都吃,完全不挑嘴,这让齐桓买菜省心不少。到家后他先把鱼处理干净,然后牛肉放电压力锅里煨上,自己找了两部电影看,但一静下来他就在想怎么找机会和老爷子再谈谈的事,结果电影放完了他都不记得讲了些什么,索性关了电视,靠在沙发上想,想着想着就打起盹来。等他这一觉醒过来,外头天都黑了,齐桓赶紧起来开灯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左右了,他去看了看牛肉汤,肉已经烧得酥烂,汤闻起来香得很,他搁了点调味料,又想着不知道张日山什么时候回来,于是索性开油锅把鱼给煎了拿来红烧。这时老解的电话打进来了,齐桓一边听电话,一边给鱼身浇汁,也不知道老解哪里听到的消息,上来就问他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你和小山的事啊,你打算怎么和老爷子把这件事说清楚?”

“我这不已经说清楚了嘛,结果被老爷子扫地出门。”

“这个时候别耍贫嘴了,所以我才问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找机会再找老爷子谈谈呗。”

老解叹了口气,“我是没想到他反应会那么激烈。”

“岂止是激烈,你是没见到那会儿的情景,我不瞎说,老爷子只怕杀了我的心都有。”听齐桓半开玩笑似地说,老解道,“那倒也不至于,他毕竟看着你长大的,再怎么样都有这么多年的父子情谊在,兴许这阵子气头过了就好了。”

齐桓顿了顿,他把锅盖盖上,走回到客厅后说:“老爷子叫我认错,这件事没法认错,但是你也知道,除非他自己改变想法,否则很难。”

“那小山这边现在怎么样?”

“把他吓到了,实话说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应该早点和他商量一下,本来打算找个合适的机会和老爷子提,结果被他撞见了,也难怪他会这么生气。”

“老爷子毕竟是传统的人,心理上的确比较难接受。那小山现在还住家里?”

“再怎么说收留他的也是张家,要真跑出去了,倒搞得像我们俩私奔似的,恐怕这辈子都没法和老爷子和解了。”

“你做事一向是周全的。”老解沉吟片刻后道,“要不然过阵子我也去和老爷子谈谈?”

“你说老爷子气的到底是什么?等等,好像有电话进来,我看一下。”

齐桓看是尹新月的电话,他怕是不是老爷子那里有什么事,和老解说之后再打给他后,便匆匆挂断接了尹新月的电话。

“嫂子,怎么了?”

“齐桓,你赶紧上家里来一趟。”

“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尹新月少有这么着急忙慌的时候,倒把齐桓吓一跳,他赶紧先去厨房把火关了,然后拿了外套和钥匙出门。

“你先过来吧,到了我们再说。”

齐桓本来还没有想好见了老爷子要怎么开口,尹新月就突然叫自己过去,电话里也没说清楚,倒叫他有点惴惴不安。但车刚开出车库,齐桓就想起来万一张日山任务结束回到家发现自己不在,免得他担心,于是给他发了条微信留言。

外头已经开始降温了,齐桓看了看天,感觉像是快要下雪的样子,在路上等红灯的时候又看了一眼手机,张日山还没有回复消息,他知道从前张启山出任务手机都会关机,于是放下手机打开收音机,他百无聊赖地选了一个台,电台里两个主持人正在一来一往说着一些时下的社会现状,齐桓听着,忽然没来由地一阵心烦,他已经好久没这么烦躁了,偏偏前面那辆车不知道什么问题绿灯了也没启动,他等得不耐烦,按了两下喇叭。眼看着灯又变红了,齐桓皱眉拿起手机,决定给张日山再打个电话,那头果然还是关机状态,他又试着给张启山打电话,他电话倒是开着,但是没人接。这回换后面的车子朝他按喇叭,齐桓只能先发动汽车,到张家的时候屋里灯火通明,尹新月拿着电话在屋里来回走,老爷子倒也在,看到齐桓进来,他仍是没说话,索性闭目养神起来。

“大嫂,到底出了什么事?”齐桓见老爷子不像有什么不妥,略微放下心,尹新月犹豫了一下,把手机打开交给齐桓看,“论理这件事启山不该发消息给我,不过他怕万一有什么事……”尹新月一边说,一边悄悄看了眼老爷子,他别过头,假装没听到他们说话,齐桓看完手机上张启山发给尹新月的短短两句话,没做声,慢慢在沙发上坐下。

“看我说的这什么话,小山一定会没事的,你们俩……”尹新月在他边上坐下,刚要开口安慰,想起老爷子还在一边坐着,欲言又止,但齐桓只是苦笑一声,把手机还给尹新月,“一看就知道这是那孩子自己决定的事,我再怎么担心也只能担着,嫂子这么多年不也过来了嘛。没事,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点‘惊吓’我还吃得住。”

齐桓说话间发现老爷子正看着自己,“到这份上了,哪怕老爷子还要打要骂我也认了,和小山,我们互相都是交代过的,今后该孝顺的,我们俩一点儿都不会少,但也不打算因为老爷子您生气就分开……”

“你说这话是在威胁我咯!”老爷子打断了齐桓的话。

“怎么会呢……”“爸爸,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和小桓置什么气?也不知道小山现在怎么样了?”

“他是警察,这就是他的职责,哪怕殉职牺牲——”

“爸爸!”

“我怎么了?我看就是你们这一代觉悟太差,什么事都只想着自己!”

说完,老爷子又气呼呼地上楼去了,齐桓看了看尹新月,两个人只能摇头一起苦笑,“老爷子气还没顺,这会儿让他服软面子上挂不住,你别往心里去。”

齐桓接过尹新月递来的一杯热茶,渥在手心里头,“我还不知道老爷子的脾气嘛,今天肯和我说话就算好的了。” 他说着,忽然叹气,“中午我们吃饭还说起他下午的任务,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我听启山提过一嘴,说是那个制假工厂里扣了不少未成年人当工人,如果被抓都是重罪,所以就……”

“难怪了,小山看到他们,一定想到自己从前的事,这孩子,以前就说要跟着老张当警察,帮那些被坏人欺负的人。谁说我们家小山觉悟不高,你看他这不是用自己的方式报答社会了嘛。”

尹新月忍住笑,“对对对,姓张的人家觉悟都特别的高。”

“有时候太高了——老张电话,快接!”齐桓眼尖,看到手机屏幕上跳出张启山的名字,尹新月赶忙按了接通,并且打开公放,电话那头十分嘈杂,能隐约听到警笛声音,应该还在现场。

“启山,怎么样了?”

“齐桓也在?”

“我在。”齐桓赶紧接话。

“我这边还有事没有处理好,你们俩现在赶紧去一趟人民医院。”

“小山没事吧——唉!这个人,怎么说挂就挂了!”齐桓已经站起来准备往外走了,尹新月让他先发动车子等自己,她去拿了外套和包,还把钱和卡都带上了,生怕万一要花钱,才刚要下楼,就见老爷子也穿好衣服往楼下走。

“爸爸,你去哪里啊?”

“我也去!”

老爷子头也没回,直接走到车边拉开门坐进去,齐桓回头吃惊地看着他,尹新月只能也锁好门跟着上车。

“老爷子您……”

“看什么看?赶紧走啊!”

齐桓又看了看尹新月,后者把安全带系上,然后道:“走吧。”

【未完待续】

2018-01-07 /  标签 : 副八 20 10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