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One day

先提前祝我们兔老师 @Cynthia菟子 教师节快乐哈哈哈哈,来一篇师生文吧。

》》》》》

One day

天刚亮的时候,斯图鲁松大学学生宿舍的围墙上探出一个人头,他左右环顾,确定不会撞见哪个早起跑步的学生后,从几乎两人高的围墙上轻松跳了下来,然后快步跑向其中一栋宿舍楼,刚推门,就看到同楼里的高年级学生一边做着热身运动走出来,在看清来人面孔的时候,他惊讶地道:“索尔?你这么早就跑完了?”

索尔尴尬地挠着后脑勺上不过寸许短的金灿灿的发茬,然后咧开嘴笑了笑,史蒂夫是学院里有名的老实人,要骗这样的老实人可不太容易,况且索尔也不是那种特别擅长会说花言巧语的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一般就选择傻笑。

“好吧,下次记得叫上我好吗?”史蒂夫拍他的肩膀,“对了,下午你们的篮球比赛我会去看的,加油!”

“谢谢了,哥们。”

索尔和他道别,然后快步上了六楼,斯图鲁松大学因为是新建学校,招生并不饱和,目前学生都还能够一人一间,Thor的宿舍在最东面,要回去必定会经过他那些死党哥们的房间,范达尔听到脚步声,立刻探出头来,“你去跑步了?”

索尔支支吾吾嗯了一声,然后开门进房间换衣服,“赶紧去叫醒沃斯他格,第一节是劳菲森教授的课,迟到的话他可有你们好看的。”

范达尔抖了抖,劳菲森教授是他们学院出名的魔鬼教授,他有一套花式点名法则,曾经有传闻他让上一届某个班级半数学生都没有通过这门课,而且他的报告作业特别难写,评分又严苛,是所有学生的天敌。范达尔跑去敲门,霍根一边刷牙一边走到门口问:“魔鬼教授的报告有谁写完了?”

“什么?他布置了作业?”范达尔惊魂未定地看着霍根,“我怎么不知道?”

“你在睡觉,怎么可能知道?”

“欧!不!上帝啊!我完蛋了。”范达尔在走廊上发出惨叫,好容易爬起床的沃斯他格笑着安慰他,“放心吧,我也没写。”

但显然这没有任何安慰作用,范达尔有预感,他今年这门课铁定是过不了了,不过幸好,他还有索尔这个老铁陪着一起,劳菲森教授似乎也经常看索尔不顺眼,时常找他的麻烦。

“索尔,你应该也没写吧,我觉得如果没写的人比较多,他应该不会拿我们怎么样。”

可是索尔无情地打击了他。

“不,我写完了。”

这句话比他知道有这项作业更加打击,范达尔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索尔正把他的幸运篮球装进巨大的背包里,包括他的球衣和护膝,他锁门的时候看着还在打量自己的范达尔,然后踢了他屁股一脚,“发什么呆,走了。”

“干嘛去?”

“上课啊。”

“你没毛病吧,这么早?”

“占个好座位嘛。”

这对范达尔来说是糟糕的一天,不过幸好,他后来问了许多同学,大部分都没写完这份报告,虽然魔鬼教授十分严格,但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他会延长收报告的时间。希芙听了他这番言论,冷笑道:“如果他是这么容易打发的教授,别人就不会给他起‘魔鬼’这个外号了。”

这个班级的成绩分布就像一颗美式足球,最好和最差就是那么少数几个,其余都拥挤在当中,希芙就是他们班上少数几个成绩名列前茅的人,本来范达尔总以为索尔是他们这一列的,但是今年开始,他的成绩突飞猛进,简直比人类登月的进步还要卓著,简直令人费解。

“我们快要失去你了。”范达尔说。

索尔又踹了他一脚,推着他在教室最后几排的座位上坐下,他们四个扔下书包,把桌子椅子搞得嘎吱作响,引来前排希芙和那些女生们的不满。

“真是太糟糕了。”“我可不希望找这样的傻瓜蛋当男朋友。”

女生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传到后排,范达尔掏了掏耳朵,用胳膊肘捅了捅正在翻书的索尔,“还好,我还以为你从此会成为坐第一排的好学生呢。”

“我可没兴趣和女生们挤在一起。”

“我们班的这些的确,除了希芙还行之外,别的实在是……对了,你下午是不是有比赛?”

索尔点点头,他心不在焉地看着教室大门,不知道在想啥,然后他忽然放下书坐正身体,范达尔他们还在嘻嘻哈哈说着笑话,没注意到有人已经站在讲台上,他穿黑色的西装,打领带,鼻梁上架一副金丝边的眼镜,令他的脸看起来白皙冷峻。劳菲森教授一只手优雅地搭在讲台上,扶了扶眼镜,然后拿起一支粉笔,略微在手指上转了转,突然抬手一扔,粉笔头准确地落在范达尔身边索尔的头上。

范达尔他们这才发现魔鬼教授已经站在前头,马上闭嘴坐好,索尔只是摸了摸头,没说什么。等开始上课,趁教授在黑板上写板书,范达尔这才凑过来小声道:“他就是看你不顺眼。”

“闭嘴吧,回头他又该找麻烦了。”索尔双眼盯着黑板,在自己的本子上奋笔疾书。

说实话,虽然劳菲森教授相当不近人情,但他的课仍然是整间斯图鲁松大学中数一数二的,听说即便是在国内一流大学之间,他也赫赫有名,不过因为和此间校长的私交,他才同意过来上课。

就在范达尔他们开始打瞌睡的时候,劳菲森教授用指关节敲了敲黑板,几个人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到魔鬼教授绿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戏谑,他低沉沙哑的嗓音在教室里再次响起。

“上周布置的报告我知道有难度,所以我会再给你们一周的时间,假期结束后必须交上来。”

“太棒了。”范达尔小声道,然后他得意地用手肘撞了撞索尔的手臂,“逃过一劫——”

“但是,”劳菲森教授扶眼镜,目光扫视一圈,最后落到他们四个人身上,“我会抽选几个学生的报告先看一下,点到名字的把报告准备好。”

“糟糕,没想到他会来这一出,这下完蛋了,不会抽到我们吧。”

范达尔他们慢慢把头缩下去,希望不要引起魔鬼教授的注意,但这个人着实可恶,点名点的慢条斯理,仿佛认真在挑选,简直吊人胃口。范达尔看一眼坐得端端正正一脸得意的索尔,拉拉他的袖子,“你能别这么招摇吗?”

“怎么啦?”

“我知道你写完了,但我们几个都没写,能考虑考虑哥们几个吗?”

“索尔,范达尔,你们在说什么?”劳菲森教授合上点名册,问道。

“啊!不,没什么,范达尔想上厕所。”索尔忙回答道,教室里哄堂大笑,虽然范达尔觉得没被抽中值得庆幸,但是索尔这一句可让他丢够了脸了,劳菲森教授似笑非笑地靠着讲台,然后道,“怎么?范达尔你不是想去厕所吗?需要索尔陪你一起去吗?”

学生们都笑着回头看他们俩,范达尔现在只想找个洞把自己埋进去,直到下课都没把头抬起来过,恶魔教授大概作弄够了,只让刚才被点到名的学生把报告交上来,然后便宣布下课。

出了教室,轮到范达尔踹索尔,“完了,我一世英名全毁在你手上了。”

“那你让我怎么说,难道告诉他你报告没写?”

索尔背着包往学生餐厅走,下午四点的比赛,他得先去吃点东西,不然打比赛到一半他就该肚子饿了。

“那你可以找点别的借口啊,上厕所,搞得我他妈像个傻子。”

“哈哈哈哈,傻子也比被抽中好,走走走,吃饭去,下午翘了课去看索尔的比赛。”沃斯他格嚷嚷道,又招来女学生们嫌弃的目光,“听说下午拉拉队的姑娘超火辣,索尔,你可要好好表现。”

四个人走进餐厅,分别点了帝王汉堡的套餐,三层肉饼加起司,才能喂饱这些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们正是对肉和漂亮姑娘有强烈热衷的年纪,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拉拉队里哪个姑娘最漂亮,哪个姑娘身材最好。

“连物理学院的唯一的姑娘今年也要求参加拉拉队。”

“物理学院?别吓人了,那里的姑娘能看吗?”

“听说超正的,又漂亮又聪明。”霍格扒拉盘子里的意面,“好像还听说这姑娘到处打听索尔的消息。”

男孩子们听完,拖长了声音起哄,“看来又是索尔的暗恋者。”

“别无聊了。”

索尔说道,他埋着头啃汉堡,忽然抬头看了一眼,劳菲森教授从他们边上走过去,范达尔他们本着天生对这位教授的畏惧,都不敢再说话,专心等他走掉,没想到他竟然停下来,就站在索尔身边,居高临下,把他们一个个都看过去,然后问了一句,“下午有篮球比赛?”

索尔抬头看他,点点头。

劳菲森又看了看他桌上盘子里剩下的半个汉堡,“多吃点吧,比赛前记得上厕所。”

“噗。”范达尔本来嘴里包着一嘴的肉,没忍住,喷对面霍根一脸,经过的学生看到,又都大笑起来,范达尔一边塞纸巾给霍根,然后回头看那施施然走远的教授背影,哭笑不得地对索尔道,“这位教授太可怕了。”

 

如果说劳菲森教授是斯图鲁松大学最可怕的教授,那索尔在许多人眼里,也是这一届最可怕的学生之一,特别是当他上了篮球场。先不说他超乎常人的体能,很多人都受不了他近乎野蛮的打球方式,和他打过比赛的人都说,自己简直是在和猛兽一起对峙,按说力量型的选手进攻范围都在篮下,但神奇的是,当他们把索尔控制在三分线外的时候,他又能投出精准的三分球,令全场欢呼。等到第四节结束时,索尔的雷神队几乎已经占据了领先优势,拉拉队的女孩们这时冲到了赛场中央,索尔正在喝水,一双蓝眼睛在座位席上扫来扫去,不知道在找谁,范达尔他们已经挤到他跟前,朝他使眼色,索尔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赛场上那些挥舞手里彩球的姑娘们。

“看到没?就是那个巧克力色头发的姑娘,已经帮你打听过了,叫简,是不是挺漂亮的?”

索尔“嗯”了一声,似乎不太热衷,又看向观众席,教练走过来,拍拍他的肩,“最后一节,保存体力,照这个节奏打就行了,我们已经稳赢了。”

“知道了。”索尔放下水壶,用毛巾擦了把脸,准备上场,拉拉队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那个叫简的姑娘忽然叫住索尔,他停下,看了看她,这姑娘似乎鼓足了勇气,问道:“比赛结束后有时间吗?”

“我要赶回去写报告。”

“那明天呢?马上就要过假期了,有没有时间……”

“抱歉,比赛开始了。”

索尔说完,跑回场中,别的姑娘们都安慰简,拉着她回到休息区。第五节比赛开始,索尔似乎没什么干劲,不过因为先前的领衔优势太大,所以最后一节他没有太多得分,雷神队毫无悬念地获胜了,索尔在别人还在欢呼的时候先去洗了个澡,范达尔他们跑来找他,“那姑娘和你说了啥?”

“没啥,就问我今晚有没有空。”索尔套上赶紧的运动衣和牛仔裤。

“所以今晚你要去约会?”范达尔吹了声口哨,但索尔摇头,“我得先回去把报告赶出来。”

“你没问题吧?你还是原来那个索尔吗?”

“别闹了,明天开始休假,我得赶紧先把作业做完。”

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范达尔,他的日子过的晕晕乎乎,已经把假期的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这么说起来倒也是,你要去哪儿度假?还和你爸妈一起?”

“恩,找个海岛吧,玩徒手攀岩和潜水,我早就想好了。”

范达尔疑惑地挑眉,“你爸妈年纪不小了吧,玩徒手攀岩和潜水?”

“喔,我是说我,他们肯定就是在沙滩边晒太阳。”索尔好像很着急,他把包收拾好,也没打算去参加他们的庆功宴,急匆匆和范达尔告了别,便往宿舍方向跑了,刚到围墙边,就看到史蒂夫和他的同学走过来,看到索尔,上前来笑道:“嘿,我们去看了你的比赛,真不错,是不是,巴奇?”

巴奇点头,索尔向他们道谢,史蒂夫奇怪地看了看,“你怎么没去参加他们的聚会?我看他们去了餐厅,你们教练吵着要请客。”

“喔,恩,我在等人,有点事。”索尔支吾道,他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正预备翻墙出去,史蒂夫想到刚才第五节开始前那个拉拉队姑娘叫住索尔的事,于是意会地笑了笑,和巴奇走了。索尔又站了一会儿,见没人了,回身先把包扔出围墙,然后跟着人也翻了出去,这会儿路灯刚亮,学校后头的这条路平时只有老师会走,人比较少,索尔熟门熟路地跑进一栋楼,按下了十五楼电梯按钮。这是一栋比较新的公寓楼,又建在学校附近,环境和设施都十分优渥,电梯很快便到了十五楼,他从包里取出钥匙,打开了某一间公寓的大门。

屋里隐约传来轻快的爵士乐,索尔扔下背包,正在看外头整理好的两个行李箱,机票和护照都在在茶几上,这时声音从书房传出来,“饿了吗?我烤了匹萨,还在烤箱里。”

“好。”索尔跑去厨房,打开烤箱,是他最爱的金枪鱼牛肉匹萨,他咧着嘴笑,把匹萨从烤箱里拿出来,一边大嚼,一边走到书房,洛基·劳菲森教授正坐在书桌后看学生今天交上来的报告,索尔走过来,绕到他背后,低头凑过去吻他单薄的嘴唇。

“去去去,别像Mjolnir一样,去对面坐下。”

“现在又不在学校。”

洛基翠绿色的眼睛隔着眼镜片扫了他一眼,索尔只得乖乖捧着盘子到对面椅子上坐好,“Mjolnir呢?”

“我们要走好几天,先把它送去宠物店寄养了。”

索尔想到那条金毛可怜巴巴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

“和你说了很多次了,吃东西的话就去餐厅。”

索尔没走,把盘子放在书桌上,问道:“你今天怎么没来看我的比赛?”

洛基在报告上写了几句批注,没搭理他,索尔趴在桌上,学Mjolnir的样子,用一双干净的蔚蓝色眼睛盯牢他,洛基被他看的不耐烦,放下报告道:“你的作业呢?写完没有?拿来我看看。”

“教授,不要转移话题。”

洛基不动声色,敲了敲桌面,索尔没办法,只能去外面背包里把报告取出来拿给洛基。

“靠在我边上干嘛?”洛基撇了他一眼,翻开他写的报告看,范达尔当然不会知道,索尔的成绩能有这样的进步,是因为背后有人这样天天耳提面命地盯着。洛基虽然这么说,但没有再推开索尔,大概也是因为在学校要天天装作不熟悉的样子,所以在家时这个男孩子就喜欢粘住自己,“行了,沾我一脸口水,你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去约会呢。”

洛基被他缠的不行,只能放下他的报告,索尔一听,立刻笑起来,鼻尖在他脖子上拱来拱去,“你去看比赛了是不是?啊哈,你看到那个女生和我说话是不是?”

洛基像对付Mjolnir一样,拎着男孩的脖子把他拉开,他满脸得意,仿佛笃定自己在吃醋,于是突然拉下脸来,索尔楞住了,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生气啦?”

“也是,年轻人应该和年轻人一起玩才对,天天和我这样的大人混在一起有什么意思。”

索尔猜洛基是真的生气了,看他走出书房忙跟了过去解释,“没有的事,她想约我,但是我拒绝了,范达尔他们都知道的。”

洛基在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打开电视,“恩,我渴了。”

“你想喝什么?咖啡?不,太晚了,喝了睡不着,要不还是喝茶吧。”索尔立刻冲去厨房,笨手笨脚地冲了洛基平时最爱喝的热柠檬红茶捧过来。

“对了,晚餐的盘子也没洗。”

“你坐着,我马上去收拾。”索尔又跑去刷盘子,顺便连烤箱里头都擦洗干净了。

“我好像有点饿了。”

“啊?”索尔还戴着围裙,听到他这么说,跑出来问,“还剩下一点匹萨,我帮你热一热?”

“那个太腻了,只有你爱吃。”洛基伸了个懒腰,靠在沙发上,“突然想吃布丁。”

索尔知道他平时很挑剔,只吃某一家店做得鸡蛋布丁,他摘下围裙道:“要不然我现在去买?”

说着,他从背包里拿了钱包和钥匙,正预备出门 ,就听洛基叫住了他。

“还要什么吗?牛奶?”

“回来。”

“我很快就回来了。”

洛基拍了拍自己身边,索尔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洛基笑着托起男孩的下巴,然后凑过去吻他的嘴,男孩哼哼了两声,闭上眼睛,等他再睁开眼睛,自己已经俯身倒在洛基的身上,他摸了摸他的脸,然后探头过去吻他的眼睛。

“我只喜欢你,洛基。”

“行了,知道你乖了,今天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早班飞机呢。”

 “好。洛基?”

“恩?”

“我们可以一起游泳,一起徒手攀岩——”

“打住,攀岩就免了。”

“那一起玩滑翔吧,那个很刺激的。”

“行了,赶紧睡吧。”

“洛基?”

“恩?”

“我喜欢你,只喜欢你。”

“知道了。”

“你喜欢我吗?”

“恩。”

“‘恩’是什么意思?”

黑暗里没有声音,隔了很久才传来轻轻的喘息声,洛基低声问:“现在明白了吗?”

“差不多……”

“那就赶紧睡吧。”

“恩,晚安,洛基。”

“晚安。”

 [FIN]

2017-09-10 /  标签 : 锤基Thorki 52 16  
评论(1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