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流年

《河神》第一季完结,谨以此文祭奠那些逝去的角色。

》》》》》

分别后的难过都是依赖
无法相拥的人要好好道别
倘若你在四下无人的夜突然想起我
希望你能记得曾几何时我也深爱过

——至此流年各天涯

 

丁宅少爷房间的窗子正对着楼下的院子,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处,那年秋天的最后几天,天气难得凉爽,海河潮涨潮落,为父亲的产业带来丰厚回报。胡叔是午错时分回来的,难得他西装笔挺,手里却提一篓螃蟹,十分滑稽。

“今年的好螃蟹,码头上回来的渔老大特意留下来,说是让我拿回来尝尝鲜,我想少爷最爱吃这个,出去了不知道吃不吃得到。”

胡婶接过来看,“果然好大个螃蟹,我晚上蒸几只,剩下的做年糕蟹,保管少爷停不下筷子。”

“少爷人呢?”

胡婶接过胡叔脱下来的西装和手提包,放回东面屋子,“一上午了,都在屋里念书,我也没见过这样爱念书的孩子。”

“有什么不好的,哪里像天明,一天到晚就往外头跑,一分钟都坐不住。”

“谁让我怀这孩子的时候吃多了螃蟹呢。”胡婶泡了茶给胡叔,自己在院子里收拾螃蟹,刚捞上来的要吐沙,否则吃着苦,丁卯已在楼上听了好一会儿话,笑,到底把手上的书放下,下楼来同他们说话。

“我做了海螺酥,看了一天书也该累了,赶紧吃点罢。”

胡婶见他下来,洗干净手拿来点心,丁卯吃了两个,她看着这孩子长大,心里欢喜,由不得摸摸他的脸道:“一个人出去要晓得照顾自个儿,冷暖吃穿都得当心,洋人的地方要是呆不惯就赶紧回来。”

“放心吧胡婶,再说了,我是学习的,吃点苦不算什么。”

“少爷说的好,你就是忒婆婆妈妈。”胡叔点头赞道,胡婶没搭理,又装一盘芸豆糕,另倒好热茶,用盘子一起盛好交给丁卯,“去,给你爹送点去。”

丁卯想了想,从胡婶手里接过,她细声细气道:“父子之间哪里来的深仇大恨,你爹也不会真的为了你一点话就生气,去送点点心进去,入秋了,他咳嗽毛病又犯了。”

这话,说到丁卯的心里,转身往书房去,还未走到,就听到稀疏的咳嗽声,他心里觉得惭愧,后悔不该气急了同父亲怄气,但站在门口时又犹豫,不知应当怎么开口,倒是丁义秋在里面问:“是卯儿吗?”

“是,爹。”

“进来吧。”

丁卯推门进去,见父亲正坐在书桌后头写长信,桌上是漕运个月份的账目,他事事亲历亲为,但架不住年事渐高,况且他的肺并不好,是早年间落下的病根。丁卯将点心放在他左手边,没有去看信里的内容,他想,若他是孝顺的孩子,就应该遂了父亲的心愿,渐渐学习接手商会的事。

两个人不说话,丁卯乖觉地在父亲身边站规矩,丁义秋仍是老规矩,用毛笔写书信,丁卯便去研墨。

“东西都收拾好了?”

丁卯冷不丁听到父亲问这一句,却见他头都没抬,只咳嗽两声。

“都收拾好了。”

“别又拉下什么,一天到晚都三落四,到了德意志可不比在家里,要什么就立刻有人给你买来。”

丁卯听着,忽然笑了,丁义秋抬头瞥他一眼,搁下毛笔,“笑什么?”

“没什么,爹,喝茶吧。”

丁卯用手试了试杯子,然后把茶奉到他手里,“我听说德意志有一种药水专治咳嗽,回头我带点回来。”

“我不喝那些洋玩意儿。”丁义秋道,“都是被你气的,出去也好,我眼不见为净。”

丁卯想,他爹有时候也同小孩子一般,不由地心软。

“我不过两、三年就回来了,我不在的时候,您自己要保重,少抽烟,少喝酒,平时让胡婶多给你炖点润肺的汤喝。”

“嗯,你倒教训起我来了,先管好你自己吧。”丁义秋素来严谨,板起面孔来不爱说笑,如今难得听这独子也说些体己话,到底绷不住,丁卯见他笑了,才松一口气。

出书房时丁卯看到鱼四在走廊尽头探头探脑,于是走过去叫住他,“你在干吗?”

“胡总管说了,怕少爷你和老爷又吵起来,叫我过来瞧瞧。”

整个漕运商会数他最老实,少爷问什么便答什么,丁卯笑道:“我哪能见天儿和我爹吵架,这不是没事嘛,挺好的。”

鱼四想了想,“嘿嘿”傻笑起来,“也是。”

“我不在的时候,就劳烦你和胡叔都照顾我爹了,他忙起来没个数,你多盯着些他准时吃药。”

“放心吧少爷,这件事包在我身上。”鱼四把他厚实的胸膛拍的脆响,“不过少爷,你一个人去外国也得多当心啊,那些个洋人顶坏,要是有人欺负你……”

“有人欺负我你准备怎么办?坐船来德意志帮我出头?”丁卯笑着瞅他,鱼四想想,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主要吧,少爷你太老实,我就怕……”

丁卯一把搭着鱼四的肩膀往外走,“放心吧,没事的,我这么大个人了,再说了,国外都是讲道理的,我不惹别人,别人也不会无缘无故惹我是不是?”

“鱼四就是操心的命,他老怕有人欺负咱们丁家小少爷。”

胡天明的声音从窗外头飘进来,两人探头去看,他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鼻梁上架副墨镜,十分潇洒,见到丁卯,他招招手,“走走走,我带你出去溜溜,我妈说了,‘少爷啊天天闷在屋里,别闷出病来,你有空也带他出去转转,散散心’。”

他学胡婶的口吻神似,令丁卯和鱼四笑痛肚皮,“走吧,领着胡婶圣旨的,可光明正大的出去玩。”

丁卯绕出屋子,同胡天明出了丁宅,两人沿大街走,吃了麻花和糖葫芦,所有人都像是怕丁卯再尝不到这样的家乡风味,卯足了劲头给他吃,为了消食,两人只能走至漕运的码头。胡天明献宝似的掏出一样东西,“瞧见没?红牌护卫。”

丁卯接过来看,他是头一遭见到这样东西,之前只知道他爹是金色的印,因他是商会主席,鱼死只得白牌,他一直跟着胡叔,不多时想必也能变成红牌。

“货真价实的。”胡天明坐在台阶上,看着眼前涛涛海河水,“你就放心去国外读书吧,商会有我,有我爹守着,保管不会出一点儿事。等你回来,咱们也把商会开到国外去,好好风光风光,叫那起洋人也知道知道咱们的厉害。”

丁卯把东西还给他,双手搓了搓裤腿道:“我爹要是听我能说这样的话就高兴了。”

“你也别多想,丁叔毕竟是你爹,我爹还老说要打断我的腿呢,这么多年我不还活蹦乱跳的么。”

丁卯笑道:“那是有胡婶拦着。”

“我爹倒盼着我多读点书,老夸你。”

“我看啊,咱俩就应该换换。”

“各人有各人的命,我看这样就挺好的,你就是块读书的料,所以就别多想了,既然打定主意出国,就索性好好念完书,你能学成归来,丁叔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两个人说着话,时间便过去了,再回丁宅时,院子里来了一位照相师傅,胡婶已换好一身新的夹纱旗袍,丁义秋正同胡叔说话,见他们回来,在椅子上坐定,“两位少爷赶紧过去站好,咱们要拍照了。”

“好好的怎么忽然想起拍照来了?”丁卯比拉过来站在丁义秋背后,胡天明站右手边,胡婶挽住胡叔的手站左侧,“好久没拍了。”丁义秋说道,丁卯立刻明白过来,他没说话,扭头见鱼四站在院子另一头角落里看,于是朝他招手。

这老实巴交的大个子指指自个儿,又连连摆手,丁义秋看了眼丁卯,又看看鱼四,终于开口,“都是一家子,一起过来拍吧。”

丁卯这才把鱼四拖过来,他扎手扎脚站在胡天明边上,笑得朴实又拘谨,胡天明仍是潇洒做派,胡叔胡婶的鹣鲽,以及丁义秋难得放下架子的温和,各人有个人的姿态,却是一家人。照相师看着镜头,镁粉燃烧留下灼眼的白光,将他们的模样永远地留在了底片上。而那时,丁卯并不知道,这将是他这辈子最好的一个秋天。

之后,死生相隔,一切尘埃落定,也终于只剩下他一个。

【完结】

2017-08-26 /  标签 : 河神 47 11  
评论(11)
热度(47)
  1. 引一曲微尘迁steamshen 转载了此文字
    铺垫。
  2. 思想的阁楼steamshe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