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第一位先生上的第一堂历史课是武王伐纣。商朝宗室伯夷叔齐这对兄弟不事新朝,隐居山中,不食周粟,以野草为生,饿死在首阳山。先生讲完课,琵琶号啕大哭。先生不知如何是好,浑然不觉自己的故事说得多精彩,不免疑心学生使诈,籍此罢课。他不作声,只等候着。弟弟坐在她身边,假装不在意,心里显然认定她又在卖弄了。她还是哇哇大哭,央求先生往下念。先生一边念一边拿毛笔沾朱砂圈点。她为伯夷叔齐两兄弟伤心,看见他们孤零零在苍黄的山上采野菜。逆天而行要有骨气。越是叫你别哭,越是要哭得嗓子沙哑、两眼红肿为止。如今回想起来,倒像是什么前兆,凡是不愿随波逐流的人都要耐得住那份寂寞。
吸烟室里拿的另一本书上有胡适博士的论文,文中阐述老子是商亡后遗民之后。商朝覆亡之后,宗室利用古老传统与祭祀的知识谋生,之后父传子子穿孙,极力回避当朝的耳目。伯夷叔齐死后若干世纪,他们的后人老子教导世人这支宗族的求生之道,不断告诫世人心怀惊惧,贴墙疾行。阴阳不歇的冲突中,老子显然相信阴是女性,多数时候弱能胜强。琵琶心里想老子确实胜过了孔子,虽然官面上推崇的不是老子。民族心理上多的是老子而不是孔子。历史上天灾人祸频仍,老子始终是唯一的支柱。
——张爱玲 《易经》

2017-07-02 /  标签 : 读书 9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