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The Kings【5】

【1】 【2】 【3】 【4】

》》》》》

【5】

Thor是被人恶劣地踢醒的,这么多年坑蒙拐骗养成的习惯让他条件反射地从地上跳起来,但他睁开惺忪的眼睛环视一圈后,表情又变得迷茫起来,显然他还没有从自己现在的处境里反应过来。

“要睡到什么时候?”

冷冰冰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Thor抬头,看到Log早就已经整理好衣装,不过也可能他压根没有睡,他听说过传闻,巫师可以维持很长时间不睡。

“早……”Thor咧开嘴,给了一个没心没肺的笑脸,但随即就是一桶冰凉的湖水泼了上来,他打了一个激灵,立刻清醒过来。

“嘿……”

“我昨晚说过了,一早要赶路。”Log的情绪没有变好,好像显得特别不耐烦,Thor猜是因为他不吃东西也不睡觉导致的,“把你自己收拾好。”

Thor没生气,反正他也总得洗脸,快速地把自己收拾好,他把被火烤了一晚上的鱼干收起来,看巫师大人的样子,这两天恐怕他没有那么好心情给自己找吃的,如果打不到山鸡或者兔子之类的,他至少不会饿死。

“为什么那么着急赶路?难道那个什么队长会来找我们?”Thor把Log给的那边匕首挂在腰带上,照他的命令把篝火的余烬用土给埋起来。

“不会,如果他够聪明,会当我们已经死了。”Log的目光有片刻落在Thor腰上挂着的匕首,随后像是为了避免继续对话,他把斗篷的风帽拉上,沿着湖边开始往西北方向走。

“喂,等等我。”

Thor立刻追上去,但不敢和那巫师并肩走,只是落后一两步那样跟紧了他。Thor对自己的脚程一直挺有信心的,这一片无名森林还算比较好走,地势平坦,树木也没有那么茂密,但日头出来之后就不一样了,初秋的太阳还是晒的厉害,没过多久他就开始觉得口渴,可是他们已经远离水域了,Thor后悔没有找个容器装点水带上,他犹豫要不要对Log说,看他的样子好像既不饿也不渴的样子,甚至从他匀速的前进过程中看不出一丝疲劳。

“我从来没有去过西面,那里有什么?”

想了再三,Thor还是决定不说,因为他猜就算自己说渴了Log也会让他忍着,没有水源的话再厉害的巫师也没办法。他随手摘了叶子塞进嘴里嚼,青涩发苦的汁液立刻充斥他的口腔,那味道有点糟糕,但干渴总算是得到了缓解。

“我不喜欢回答问题。”Log的声音从前头传来。

“我也不喜欢,但这里该死的一个人都没有,我除了问你还能问谁?”

“也许你能把话都憋回肚子里去。”

Thor在他背后扮了个鬼脸,又摘了一片叶子放进嘴里嚼,“你不渴吗?”

“也许你不说话就不会那么渴了。”Log站定在一个三岔路口,看着Thor把树叶塞嘴里,“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随便往嘴里塞不明来历的东西。”

“谢谢你的忠告,但我活得可没您那么小心。”Thor觉得自己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他是完全靠着自己活下来的,所以在他看来,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自己不能吃,不敢吃的,至少目前看来他活得挺好。“再说了,要是我听了你的建议,现在也不会被你威胁着一起上路了,是不是,Jor?”说着,他用叶子逗了逗依旧盘在脖子上一动不动的小黑蛇。

“你瞧,连Jor也默认了。”

Log没搭理他,Thor得意地偷笑,“你不认识路了吗?”

“我们要绕过那个山头。”Log说道,“从前有一条捷径,不过现在恐怕只能绕点远路。”

“为什么我们不走捷径?”

Thor刚问完,就看到Log在瞪着自己,马上耸耸肩,“好吧,我不问了,您说了算,谁让你手里握着我这条小命呢。”

“你清楚就好。”

“所以你也不打算告诉我绕过这座山头之后有什么,是吗?”

“你到了那里自然会知道。”

Thor在爬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意识到,Log并不是不认得路,那个短暂的停留大约是为了让他休息一下,这座山从远处看感觉挺平坦,但等开始爬时才发觉山坡很陡,到一半的时候Thor已经觉得有点累了,但这里没有好地方可以休息,他吃了点带的烤鱼,虽然缓解了嘴里的麻涩和腹中的饥饿,可是反而觉得更加渴了。

“你不觉得……越来越热了吗?”Thor扯开领子,觉得天气闷热的厉害,那颗太阳像个红色的圆形盘子,挂在半空中,天是惨白色的,没有一丝云,他觉得自己简直站在沙漠之中,蒸腾的热气模糊了他的视线。

“我警告过你。”Log回头说道,Thor觉得连他都快要融化了,黑色的斗篷像粘稠的浆液,从头顶开始往下流淌。男孩惊恐地向他伸出手,然而发现自己的动作和声音都慢的和老龟一样,这些令他更加惊恐。

“啊!你融化啦!”

Log皱眉,“你在说什么鬼话?”

他问完,就看到Thor正在原地转圈,露出满脸傻气的表情,他绝无仅有地翻了个白眼,用手指轻轻推了一下他的额头,那孩子立刻一头栽倒在地。

Log开始万分后悔昨晚没拿他来磨刀子,也许现在还来得及,把他扔在这里不管,只要自己离开,野兽就会围上来把他给瓜分了,有什么不好的?他到死都会是个无忧无虑的小蠢货,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

“他死了,Mjolnir自然会承认我是至高王座的主人。”Log像是在自言自语,“即便我不把它取回来,也没有人知道,蝼蚁们不会在乎谁是国王,他们只需要有国王的统治和辖护。”

“你知道应该怎么做,我的陛下……”

女巫的声音从森林的深处传到他的脑海中,令Log突然清醒过来,他弯腰拎起Thor的衣领,把他拖到一处还算平坦的树荫下,然后解开他的衣领,Jormungander已经醒来,它看着Log掰开Thor的下巴,绿色的汁液慢慢变黑,他大概是不小心嚼了某种有麻痹致幻作用的树叶。

“除了给我找麻烦,你还能做些什么?”

Log恼怒地去找能够缓解毒性的草药,他怀疑是女巫对他的诅咒,小黑蛇无聊地继续伏在不省人事的Thor的脖子上,看着自己的主人一边抱怨,一边把找到的草药放在手心里搓成一团,然后把青色的浆汁挤到Thor的嘴里。

“好吧,我猜今天又泡汤了。”

做完这些,Log在另一个树荫底坐下,手心里满是草药的青涩气味,他皱眉,从斗篷的腰带上接下一个银色的扁酒壶,拧开盖子,用里面的水洗干净手。如果Thor醒着的话,一定会惊讶地发现那个小小的,错了金色花纹的酒壶里倒出了比它该有容量多得多的水,小黑蛇抬起头来,看了看流到泥土里后消逝的无影无踪的水,Log没好气地道:“他又没问我。”

Jormungander的眼睛是无机质的漆黑,和它的主人一样,在线状瞳孔周围透出一层放射状的翠意,绿的有点诡异,它看起来像是在和Log说话,因为Log又回了一句:“不,就算他问我,我也未必会给他喝一口,我不喜欢和别人共用东西。”

小黑蛇摇了摇三角形的脑袋,趴回去继续打瞌睡。解毒的时间比想象的要漫长,Log不确定Thor到底吞下多少那种带毒汁的树叶,但这个靠自己长到这么大的孩子毕竟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在夕阳最后一丝光线被吞没到地平线下的时候,从他嘴里发出了一些迷糊的无意识的话。Log的目光从手里的卷轴暂时移到Thor的身上,很明显他还没有清醒过来,一开始他的声音只是像“呼噜呼噜”的破风箱,怀疑是那些毒汁令他舌头肿大导致的,天色已经暗到没发再读卷轴了,Log只能收起来,然后盯着Thor,决定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揍他一顿来平息浪费自己时间的怒气。

但是Thor却突然含混不清地喊出了一个词,在漆黑的深夜里,山头的风吹拂过Log纹丝不动的斗篷,他突然站起来,走到他身边用脚踢了踢他。Thor哼了一声,头轻轻晃动了两下。

“醒醒!”Log面无表情地又踢了他一脚,这回的力气更大了些,Thor应该是感觉到疼了,嘴里发出支支吾吾的叫唤。

“要是再不醒过来,我现在就把你从山上扔下去。”

“嗷,为色么我的腿那么疼?”Thor总算是恢复了点意识,他摇头晃脑地坐起来,活像是喝醉了酒,“我的头好‘运’,我喝醉都没有那么‘运’……”

“我能让你立刻清醒,想试试吗?”

Thor没有理会Log的威胁,继续摇晃着,看得出他在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不过毒草的威力委实惊人,等他终于清醒一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被人倒吊在一颗树上,血全部涌到了他的脑袋里,这倒好,像是把什么堵住的地方给打通了。

“我希望……”Thor试着卷起身体去够到捆自己脚踝的绳子,可是那个结怎么都解不开,仿佛每摇晃一次,都让那个结捆得更紧些,Thor倒挂着,努力寻找Log的身影,然后道,“如果你能用更正常的办法让我清醒,我会很感激的。”

Log隔了很久之后才从黑暗中现身,他慢慢地走到Thor背后,也不说话,突然他伸手推了一把Thor,男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抛到半空中,随后又马上荡了回去。这可实在有点刺激,如果不是倒吊着可能他还会觉得有意思,不过现在这个状况实在不那么好受。

“嘿!嘿!”刚开始Thor以为又是那个巫师在开玩笑,但在他几乎要把自己就这么甩到半空的时候,Thor知道巫师应该是真的发火了,树枝刮过自己的脸和脖子,留下一道道火辣辣的血痕,“你疯了吗?”

Log绕到Thor的正面,冷笑道:“喔?看来你还挺有精神。”

“放我下来,你这个疯子。”Thor喘了口气,朝Log大吼道。

Log点点头,“我看你还没有清醒。”说完,他抓着Thor的领子再次把他往半空推去,脚踝上的绳结现在已经勒死了,几乎让Thor疼得失去知觉,他觉得自己变成Fandral奶奶做的一块腊肉,倒情愿现在绳子突然断了让自己甩脱出去,也好过脑充血到想吐。

“……抱……”

“什么?”

“……我说抱歉……”

“喔,为了什么?”

Thor哀嚎道:“不不不!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你忘记说‘请’了。”

“请放我下来,拜托,我快吐了。”

巫师终于觉得满意了,在Thor荡回来的时候一把拽住他,刚停稳,他脚踝上的绳子突然断了,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嗷……”他蜷起来抱着肚子,感觉全身上下散架一般疼得要命,但Log还没有罢休,他踢了踢他,“别装死,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我……我不知道……”“看来你还没清醒够。”

Log弯腰要去拎Thor的衣领,他吓得一骨碌滚开,然后紧张地喊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以后什么都听你的,”Thor伸出三根手指,“我保证。”

Log抬起下巴,半信半疑地看着他,Thor算是领教过他的手段,生怕他再想出什么恶毒的花样折腾自己,连连保证赌咒。

“什么都听我的?”

“一句话。”

Log的眼睛里绿光一闪而过,“如果我让你去死呢?”

Thor张大嘴,无可奈何地道:“公平些,你只是让我送你去Sudri,没说要让我送命啊。”

“如果我刚才扔下你,你大概已经死了,所以你的命是我给的。”Log心里想,并且是第二次,他缓缓地退后,在树桩边坐下,“我这个人,耐性有限,今天只是警告,如果还有下一次,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当然,当然,您大可以放心,除了死,你让我做什么都行。”Thor心里松了一口气,但他看Log的表情,随即再次保证道,“我说到做到。”

见Log不再说话,Thor知道自己的小命暂时保住了,其实如果他真的想弄死自己,让他脖子上的黑蛇悄无声息的时候咬自己一口就行了,所以今天的举动多半警告的成分更多点。他想着,悄悄摸了下自己的脚踝,已经勒出了两道很深的印子,不知道自己在清醒过来之前到底被这个黑心巫师吊了多久。

“你有儿子吗?”他小声说道,Log那双在漆黑中如鬼火般的眼睛瞟过来,“你说什么?”

“我看过Fandral爸爸还没去世时候揍他的样子,你一定没有孩子。”

“你又不是我儿子。”Log说道,“再说,你也欠收拾。”

Thor撸了一把鼻子,在刚才倒吊自己的那棵树下找到自己那包鱼干,如获至宝,要知道他这会儿快饿死了,赶紧摸出来塞嘴里嚼。两个人突然都安静下来,除了Thor咀嚼鱼骨头的脆响和偶尔吸鼻子的声音之外,山上寂静无声。这时银色的月光从山头漏下,穿过繁茂树枝,略微给他们身处的黑暗之地带来一些光亮,Thor抬头,无意间看到那个巫师正看着自己,然后他迅速地收回目光。Thor忽然觉得一阵莫名的好笑,又忍不住探头问道:“你不会以为我哭了吧?”

“我应该把你的嘴缝起来,想试试吗?小混球。”

Log没好气的说,Thor知道他不会真的把自己的嘴缝起来,还是把笑意憋了回去,这个巫师有副怪脾气,喜怒无常,为了保住性命,他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别太得意忘形。

“你怎么不生火?”过了一会儿,Thor觉得冷风飕飕,他忽然意识过来两个人一直坐在黑漆漆一片的半山腰上。

“你不是想问西方有什么吗?”Log说道。

“是啊,但是这和不生火有什么关系?”

Thor刚问完,他们的脚底就传来一阵地震般的波动,砂石泥土和树叶纷纷从山坡上滑落,伴随而至的是如怪兽般低吼的轰鸣声,Thor赶紧抓住身边的大树,大声问道:“怎么回事?”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最好把这儿所有的东西都叫醒。”Log倒依旧淡定地坐在原地,好像已经被黏在了那块石头上,歪着头,等待这一阵骇人的波动过去。

“什么?”

“我告诉过你最好少说话。”

“我知道,但是你只是说这样我就不会觉得口渴了。”

“那更好,闭嘴还能保你一条小命,一举两得。”Log说罢,终于把挂在腰上的那个银错金花纹的扁壶扔给Thor,“现在喝水吧,然后像扇贝一样闭紧你的嘴。”

 

Thor想,这大概是他迄今为止最离奇的一次冒险,充满了各种他从前完全未知的事物,就连巫师这种本应该出现在小镇歇脚水手口中的大人物,如今也就坐在自己面前,并且照例用不耐烦的表情看着自己。

“你在干嘛?”Log不太懂正在手舞足蹈,像在表演无聊哑剧的Thor要表达什么意思。

我现在能说话了吗?

他张开嘴,看口型,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看在他真的憋了一个晚上没说话之后,Log破例点了点头,Thor立刻跳起来,长吐一口气,他伸了一个懒腰,天还未全亮,长庚星依旧悬挂在瓦青色的天空之中,因为在半山腰,看不清他们之前待过的森林全貌,甚至连他居住了十几年的小镇也没有半点踪迹,这让Thor终于有了一些背井离乡的真实感受。

“我甚至不知道那个镇子叫什么名字,从我记得事开始,你说,这里离镇子有多远?”Thor突然问。

“你要关心的是你离目的地还有多远。”Log说道,“回头是弱者的多愁善感。”

Thor耸耸肩,“好吧,这次你说的有道理。”

“接下来的路会有点难走。”

“有多难走?”Thor回身把东西都收拾好,他腰上现在挂Log给的匕首和那个精巧的扁水壶,当然,还没算上一直盘在他脖子上的黑蛇Jor,然后快步跟上Log的步子。

“最好的打算是不要惊动任何东西,过了这座山会有一条河道,那是两国的边界,这个时候河道应该还没有结冰,我们可以沿这条河道往南走。”

“我不明白,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当初不从海上走?海上的民族很热情好客。”

“你去过?”Log突然问,Thor一愣,随即摇头,“我是听到镇子上来喝酒的水手们说的,而且Vanaheim的姑娘都很美,你见过吗?”

“没有。”Log不感兴趣地回答。

“那太可惜了,我倒想见一见,很美到底是有多美。”

Thor对于美的概念一直不是那么清楚,从前Fandral他们私下里会讨论,认为Sif已经是整个镇上最美的姑娘,但他们依旧又会跑去偷看妓女们洗澡。

“她们拥有一头金发,像莱茵河底柔软的黄金,她们的眼睛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宝石,白玉雕琢而成的身体曼妙玲珑,是这大陆上最贵重的珍宝。”

Log的声音从前头飘来,Thor使劲想了一阵,但他匮乏的想象力实在有限,黄金和宝石在他看来都是硬邦邦冷冰冰的,还有玉石,组合起来贵倒的确挺贵的,但怎么可能会好看?

“不对,你不是说你没见过吗?”

“我不需要见过也能知道。”

Thor在他身后露出一脸不信的表情,但那天晚上巫师从月光下银色的湖面缓缓站起来的画面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那个时候,的确有某种能够砸中Thor的东西在他的内心深处迸发,带了一点儿让他觉得既害怕又憧憬的复杂感受。他从来没有见过莱茵河底柔软的黄金,但他知道镇上伯爵夫人的客厅里悬挂着的东方丝绸,它们同样昂贵,而且摸起来又凉又滑,就像是那晚Log的黑色长发,顺着他的后背,浸没在冰凉的湖水中。

那月色下几乎能发光的银白色背脊。

Thor晃晃了脑袋,把某些奇怪的念头甩掉,他可不觉得自己会发疯到去招惹一个巫师,尤其这巫师的脾气还特别的差。在边走边吃完早餐之后,他们终于爬到了山顶,这里的视野要好的多,艳阳下的森林全貌尽收眼底,他依稀能看见镇子的轮廓,还有远处伯爵家金色的屋顶,从这里看去,那也不过只是个小小的亮点。

“好吧,接下来我们下山?”Thor问Log,他似乎又开始观察路线了,奇怪的是,上山还勉强能找到的路,在山的另一面就截然消失了,Thor诧异地看去,那几乎是一道陡直的悬崖峭壁,像被无形的巨人削去了一半,只余下裸露的漆黑岩壁。“这……我们该怎么下去?”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把你扔下去。”

“我很介意,谢谢。”

Log仿佛是在说笑,他不知又从哪里取出了一捆绳子,把一头绑在看起来最结实的一颗歪脖子树上,然后他回头看着Thor,见他没动,不耐烦地挑起眉。

“什么?你让我先下去?”Thor反问,Log像是听到了某个笑话,“不然呢?”

“为什……好吧,不问问题,你说了算,老板。”Thor又往下看了两眼,决定既然不能改变现状,最好还是不要受影响,他拉扯两下绳子,确保它足够结实,不会在自己下降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断掉。

“你确定你会跟着一起下来?”

“你再多说一个字,我现在就直接扔你下去。”

“好吧,好吧。”Thor深吸一口气,然后扯紧在腰上绕了一圈的绳子,开始一点点往下放。不知道为什么,这一面的气温有点低,他越往下,越发觉得冷风嗖嗖地往衣领里钻,才下降到三分之一的地方,他就已经觉得冷得受不了了。Thor喘了一口气,发觉喝出来的热气结出了白雾,而山壁的岩石纹路里也渐渐出现了细小的冰晶。

“这是什么鬼地方?”Thor自言自语道,他没敢往下看,抬头寻找Log的身影,“你还在吗?这下头可太冷了。”

“不想冻死就快点下去,我算准你现在应该到半山腰了。”Log和空气一样冷的声音从头顶上方飘下来,“我敢保证,你一定是个盘剥奴隶的地主。”

“少废话。”

“好吧好吧。”尽管Thor凭着天生对危险的条件反射判断,觉得四周的气氛有点不对劲,不过他现在高不下低不就,如果现在爬回来,估计还没等到山顶,Log就能真的把自己一脚踹下去,与其直接摔死,他想想还是先平安到达山脚下比较好,万一只是自己因为那要命的毒草而产生的幻觉呢?Thor打定注意后便加快了下降的速度,四周的温度越来越低,几乎被他在镇子上度过的每个最冷的冬天还要冷,等到他双脚踩在地面上的时候,他几乎已经快要冻木了。

“真要命。”就那么片刻,天上开始刮起风雪,Thor裹紧身上的斗篷,但那根本不能保暖,他一边诅咒这该死的鬼天气,一边原地打转小跑,期望通过运动能让自己暖起来,这时Log也已经快速地从山顶下来,他看起来没有受寒冷的影响,Thor羡慕地看着他从脖子裹到脚的黑色大氅,猜测那穿着一定很暖和。

“这是什……什么鬼地……方?”Thor一开口,就觉得自己的牙齿正在打架,好容易磕磕巴巴的问完,他决定自己还是闭嘴比较好,因为冷风像是有生命一般,刁钻地往他肚子里钻。

“Niflheim,北风来的太早了。”Log也警惕起来,他放轻了自己的脚步,贴着那道山壁往前走,“现在开始别再说话,跟在我身后。”

Thor点点头,他缩成一团,躲在Log背后,这好歹稍微减少了些许扑面而来的雪块,但寒冷并不能得到缓解,况且他压根不知道要走多久,Thor抬头,从Log的肩膀望出去,前面灰白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小心,起雾了。”Log压低声音说道,但旋即他停下了脚步,埋头的Thor一头撞在了他的后背。

“怎……怎么啦?”他不明所以地问,但Log却如临大敌,仿佛有肉眼不可见的敌人此刻正站在他的面前,Thor也跟着紧张起来,他一把抓住他,然后小声道:“发生了什——”

“嘘!”

四周除了风雪和渐渐笼罩下来的灰色的大雾,什么都看不见,连刚才那道绵延的山壁也不见了,这会儿连Thor也觉得有什么正在渐渐靠拢,将他和Log困在当中,震动从脚下的传来,Thor低头看,他脚踝边的灰雾缭绕着渐渐散开,隐约有一整片黑色的物体快速的向前移动,他蹲下来,摸了摸脚下的“地面”,然后吓的一屁股坐下来。

“那……那是什么?”他惊恐地喊道,“我们正走在一条河上?Log,冰下面有东西,你快看!”

“不用你告诉我。”Log没有低头,他仍然盯着前方,雾气和雪块向着风相反的方向旋转聚集,随后立刻散开,迎面而来的飓风把Thor掀翻在地,他得紧紧抱住Log的腿才不至于被刮跑,“这到底是什么?”

“Nidhogg。”随着Log的低语,旋风的尽头是一条庞大的黑色巨龙,它的头部就几乎占据了半边天空,“名为‘绝望’的死国守护者。”

to be continued

2017-06-30 /  标签 : Thorki锤基 36 6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