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Ancient Moonlight(下)完结

在填完这篇之后,我忽然有了一份雄心壮志,试图复健去填一个几年前的顶级有生之年坑……

(上) (中)

》》》》》

(下)

清晨扑面而来的冷风鼓动着青年身上那件肥大的上衣,他用仿佛是头一遭踏足地面的惊奇感打量着这座城市,并没有那么多的花香,月亮降落地面后,一切的幻象全部消失了,空气里带了些许污浊,它们伴随着每一口呼吸,争先恐后地涌进肺叶。Loki在拥有塔柱和装饰了精美花纹的穹顶庙宇前停下脚步,从前,他是被豢养在深宫中的王子,他地位尊贵,同时又一文不值,就像珠玉和宝石只有在换取食物或者性命时才显得格外重要,更多时候它们只是些小小的、被束之高阁的冰冷石头。但此刻,Loki忽然明白过来,任何贵重的宝石都不会比他能够自由行走在樊笼外的世界来得更重要,他现在能够拥有整个世界,而不仅仅只是那座冰冷的、被无数人觊觎的苏丹王座。

他仰头往更远的远处看,那座将他送到这个时代的圣殿,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伟大的国王就死在那里,他的血流进了蓄水的池子,圣人的血。圣殿在时间的河流中仃立,仿佛一个锚点,连接了这一头和另一头,或者任何一头,女巫们默不作声,但她们熟知神明的隐秘语言,当咒语从她们蚌壳般的嘴唇里吐露出来的时候,时间的大门会有一瞬间被打开。

也许这并不是终结,Loki忽然明白过来,这是另一个开始,神明赐予他的新的开始。

他走着,忽然就混进了一群游人的队伍当中,没有人怀疑,这个穿T恤和宽牛仔裤的青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而且他有一双漂亮的绿眼睛,笑的时候,牙齿在嘴角里闪烁珠贝的光泽。他跟随他们走进了那座圣殿,仿佛自己只是一名普通游客,被告知来参加祭祀大典的时候他早有预感,所有的兄弟都已经消失,自己是仅剩的那一名,买通Mehmed Sokollu花掉了他母亲偷偷留给他的几乎全部财产,Roxelana后来获得了他父亲全部的宠爱,令别的妃子境遇艰难,包括他的母亲。

但依旧难以平息这人对财富和权利的渴望。

“我没怎么见过你?你也是游客?”斜挎着背包的年轻女士看到Loki并没有去拍照,只是独自站在皇帝陵寝前,他的面貌年轻美好,可是表情却又深沉的可怕,带着不符合他那个年纪的阴鸷和扭曲,像个复活的亡灵般突兀地出现在这里。

“当然。”Loki回过头,他轻轻的一笑,驱散阴霾,女导游松了口气,同他并肩站在陵寝前,“Selim II,金发碧眼的Selim,酒鬼Selim,他的父亲太过伟大,而他的母亲,光芒始终笼罩在这位王子的身上。”

听了她的话,Loki讪笑,但他突然有了一丝好奇心,“他是怎么死的?”

“谁?Selim II?他死在自己的王宫,洗澡的时候滑倒了,历史学家猜测是因为他喝了太多酒——”女导游的话还没说完,就听那阴沉的青年忽然发出无法抑制的笑声,他弯腰抱着肚子,笑到几乎眼泪都要流下来,尖锐的声音在安静的古迹腹地中心突兀地回响。

“你没事吧?”

他的笑声令女导游心惊胆战,她后退了半步,小心翼翼地问,Loki缓缓地敛起笑,他擦掉从眼角溢出来的泪花,然后又问,“那Mehmed Sokollu呢?他是怎么死的?”

“被……被暗杀,没人知道,这些不过都是历史上的传闻。”

女导演看着这青年渐渐平静下来,仿佛刚才发出疯狂笑声的另有其人,有那么片刻,她隐约觉得他那双绿宝石般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某种特别的情感,但那不过是树荫的小小把戏,浅薄的日光从清晨轻薄的云层里洒下来的时候,女导游分明看到他轻蔑而讽刺的笑意。

“父亲的偏心,被那个异邦女人蒙蔽了双眼,但神明终究是公正的,昨日从我身上夺走的,日后一样加诸到你们的头上,看,如今是谁的笑留到了最后?”Loki回过头,轻轻托起有些惊疑不定的女导游的手,将吻落在她的手背上,“感谢你把这神的旨意告知给我。”

“你没事吧?需不需要我给你找医生?”

“医生?不……慢着,也许需要。”

 

Thor是很久之后才在医院里醒过来的,他的伤很重,医生告诉他,他失去了人身体里将近三分之一的血液,但他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令人惊叹于他顽强的生命力。但因为他无法支付昂贵的治疗费用,所以刚刚能下地,就被医院“请”出了病房,体面是留给体面人的,很久以前Thor就知道这样的道理,他庆幸没有因为心碎而死,可某种意义上,他依旧心碎。他问医生,是谁送他进了医院,有人告诉他,一位女士发现了他,打电话给警察,然后警察又把他拉进了医院。

许多年以后,Thor在清朗的夜晚仰视星空,月光冰冷地撒下银白色的光辉,他依旧会想起那位从他身边永远消失了踪迹的年轻王子,想起他东方玉一般洁白的皮肤,他绿宝石似得斑斓眸光,他塞壬的喉舌言语,以及他离别前投来的最后一瞥。Loki是他的月光,也是横亘在他心口永难磨灭的一道伤痕,遥不可及又近如咫尺,他曾经在片刻的时候抓到了他,最后终究只是托普卡匹宫水池里那片破碎的月影。

岁月在不知不觉间流转,Thor努力使自己融入到这个时代的生活中,最初他的举动和口音招来非议,但在这个时代,没有人会为了这些而左右他人的性命,他渐渐能够放下奴仆和侍卫的身份,像过去他侍奉的那些贵族们一样,光明正大地行走在太阳底下。他找了一份工作,获得的薪水能够足够他吃喝,然后渐渐的也攒下了积蓄,五年后的一天,他用那个半旧钱包里的一张纸换取了另一张纸,是托普卡匹宫的门票。这久违了近千年的重逢令他心中生出畏惧,仿佛时间和咒语的力量依旧在他身边留下波澜,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地方,在这里,他第一次见到了他的王子,他被浸在冰凉水池里的面容像是被镶嵌在琥珀中的一只蓝闪蝶,从那个时候开始,Thor就发誓,他要保护他,他要为他摘得所有他想要的。

他带他离开这座黄金的樊笼。

他要给他以自由。

哪怕这自由的代价,是他会永远地失去他。

Thor在那个水池边的石头上坐下,正午的太阳将白色岩石晒得发烫,他摸了摸胸口,隔着衬衣,老伤疤在隐隐作痛,至今他仍能感觉到心脏叩击金属时候的战栗,他知道,那是即将失去Loki的一种征召。

“……你说你爱雨,但当细雨飘洒时你却撑开了伞。你说你爱太阳,但当它当空时你却看见了阳光下的暗影……”

Thor慢慢地抬头,强烈的日光逼得他只能眯起眼睛,修长的身影从远处缓缓地走来,边走边念出这样的诗句。他有着如黑夜一般的发丝,月光下显得羸弱,可如今,日光为他镀上了神一般的金黄色,他的皮肤在发光,但都不及他眼底的璀璨。“……你说你爱风,但当

它轻拂时你却紧紧地关上了自己的窗。”

青年的脚步轻盈地落定在了Thor的跟前,他穿现代的白衬衣和深色长裤,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臂弯里还夹着好几份文件。

“Laufeyson,马上要开会了。”“我马上就到。”

他熟稔地说道,然后回头将目光落在那个依旧仰视自己的男人脸上,他张大了嘴,可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蓝眼睛里有细碎的宝石,他向他伸出了手,他用双手握紧,然后送到嘴边,虔诚地亲吻他修长的手指。

“这是在你说你爱我时,我感到害怕的原因。”

“我的殿下,我的月光,我的Loki,神明保佑,你还活着。”

Loki把另一只手轻轻落在Thor金色的发顶,垂下的目光里带着一缕清浅的温柔,他弯腰,附身在他耳边道:“在这里等我。”

“遵命,我的殿下。”

Thor说道,难以克制从内心深处喷薄而出的情感,等他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正午的日光已经向西斜,游客一拨又一拨地从他面前经过,甚至投来疑惑的目光,但Thor就像恢复成了那个忠于职守的侍卫,如那些岩石般守在原地,等待着他一直等的那个人。

在最后一批游客四散之前,Loki重新回到Thor的视线里,他眨了两下眼睛,确定中午那会儿不是自己因为过于想念而产生的幻觉,他的王子正真真切切站在自己面前,他的皮肤微凉,衬衫最上面的扣子已经被他打开,露出漂亮的锁骨。

“你还在这儿。”Loki微笑着说,他的声音依旧悦耳,但因为年岁而变得略微低沉。

“因为是你要求的,我不能拒绝。”

“你还是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是吗?”Loki歪着头,透过眼镜片的幽绿目光带了少年时的狡黠,令Thor无法抗拒,“当然,这是我永远不会改变的承诺,除非我死——”

Loki的手指轻轻压在Thor的嘴唇上,“现在,让我们离开这个旧地方,我想,你可以带我回你的家。”他拉上Thor的手,带着他离开了老皇宫,过去的阴霾再也不能笼罩在他们的头上,Thor和他,是被神明选中的人,远离了奥斯曼帝国的可怕诅咒,他们当然有理由,也有权利获得更好的生活。

Thor把地址说出来之后,看着Loki熟练地操控着方向盘,他已经把手机关掉了,扔在后座上,然后在Thor预备开口问问题之前,扯住他的衣领把他拉向自己,重重地亲吻他嘴唇。夜色是最好的保护色,没有人看到他们稠密地亲吻,Thor只有犹豫了一小会儿,随即抬手勾住了Loki的脖子,尘封的记忆从大脑深处自然地流淌而出,他依然记得亲吻他的感觉,这就像是他与生俱来掌握的本领,那时他发誓,此刻他能够亲吻Loki,他必将永远亲吻他。

Thor不记得他们是怎么回得家,也不记得他们是怎么离开车进了他的家门,散落的衣物像是给爱之女神留下的诱饵,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卧室,他只记得Loki命令他亲吻他身体的每一处,并且他也照做了。以爱为名的种子早已植根于他们的身体,神的归神,人的归人,如今蓬勃的欲望在他们的身体结合处发芽、盛放、壮大,这个国家的土壤孕育了他们,而真正使他们的获得新生的是自由的空气。Loki向后仰起线条优美的脖子,汗珠顺着他的皮肤往下滑落,他们谁都没有开灯,月光已足够他们看清彼此的眼睛,Thor紧紧抱住Loki的身体,像害怕他会突然蒸发般渴求,他的王子终于从遥不可及的天上降下,也不再是易碎的玉雕偶像,他是活生生的人,有了欲望,被情感填充,洁白的玉石涂抹上了鲜活的色彩。

“我爱你,Loki……”Thor说道。

“再说一遍。”Loki把下巴搁在他宽阔的肩膀上,放任自己的身体在高潮的余韵中随波逐流。

“我爱你,Loki,用我的所有爱你,直到终焉之日的到来。”

Thor叹息着抱紧Loki,仿佛这世上一切的行为与语言在他的面前都变得贫瘠,唯有和他结合成一体,才是令他能够平静的休憩之所。“你没有回去,你留在了这里,但是后来你去了哪里?”

Loki的目光越过Thor蔚蓝色的眼睛,看向不知名的地方,但事实上,他看着黑暗里被Thor收在柜子里的那把匕首的鞘,他猜,收治Thor的那所医院偷偷留下了那把千年前的古老匕首作为医治他的费用,他曾经去看过他一次,那时他还未清醒过来,脆弱的像一根白蜡木。Loki翻了个身,靠在Thor的身边,同样被汗水濡湿的金色的发与黑色的发交缠在一起,他的目光变得更加柔和,柔和到近乎带着爱意。

“我一直在那里,在托普卡匹宫,他们认为我对某一个时期奥斯曼帝国王室的事了如指掌,于是聘请我当研究员。如果你想找到我,一定会去那里,在你第一次抓住我的地方……”Loki说道,并且凑上去吻Thor的发鬓,“并且再一次抓住了我。”

“不要再离开我,Loki。”

“不,我不能保证,我现在是自由的,Thor,这是你带给我的礼物,我会格外慎重地使用,再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阻碍我,除了你的爱……”Loki说着,捧起Thor的脸,又吻他的眼睛,“天亮之前,也许我会离开,也许我还会留在你的身边等你醒来,但今晚我不准备谈论这些,今晚我们只需要享受爱带给我们的愉悦,终焉到来之前,我们尚有足够多的时间。”

Thor知道自己永远无法阻止Loki,也无法拒绝Loki,自由的代价本就昂贵。

“现在,我的爱人,忘记别的一切,你只需要吻我就好。”


FIN

2017-06-14 /  标签 : Thorki锤基 48 3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