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shen

Ancient Moonlight(中)

心情不错,连填个老坑的短篇。

(上)

》》》》》

(中)

月光勾勒出Loki瘦削又圆润的肩膀线条,与脖子连接的地方正在发亮,但那光柔和微妙,他背对着他仰起头,漆黑的头发已经比初时长了一些,轻轻地垂落在他的后背上,那积雪一般清白的背因为刚才激烈的性爱而留下被木板划伤的碎痕。还有一点血,凝结在床单上,像是从Loki身上散落下来花瓣,Thor伸手勾住他的腰,痴迷地俯身亲吻背上的伤口。

“疼吗?”

Thor低声问道,掌心之下染上自己体温的皮肤渐渐地又回复到原来的冰凉,Loki不说话,就像是他从前待在他自己宫殿里时的那副模样,每当Thor值夜经过窗下的时候,都会看到他围着丝绸的袍子坐在窗口,那是一尊东方玉雕琢出来的美人儿,壁上镶嵌的绿色宝石也不及那双眼睛的万分之一。

“那时你也不说话,你从来不对我说话,Loki,到底在想什么?”

“我要回去。”Loki终于张开了他漂亮的嘴角,闪烁着一点微光的牙齿像是小小的贝壳般,反射着深蓝色星空中铺陈的清亮月光,他忽然侧转头颅,绿宝石的眼睛看着Thor,又好像并不在看他,而是看着他身后别的什么地方,“带我回去,我要回去。”

“不。”

Thor毅然回绝,他站起来,离开了房间,同时将热源一并带走。拜占庭,不,现在应该被称为伊斯坦布尔的夜晚,空气清凉如露,Loki蜷缩起身体,像为了守住他最后的那一点尊严般保存着心口的那点点热气,但事实上,他的尊严早已经碎成一地。他没有保住自己的地位,甚至被一名曾经地位如此低下的侍卫羞辱,他不应当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Loki的眉尖突然跳动了一下,他缓缓地弯下腰,手指探进床垫与地板的缝隙里,在他还没有被Thor夺走一切之前,曾经将一把锋利的匕首藏在那儿。

如今,Loki将那把镶嵌着旧日珠宝的匕首握在手心里,她是如此的小巧而精致,冰凉的宝石仿佛能冻伤他的手,但她又充满了威胁的力量,只要轻轻一划,就能割开那个男人的咽喉。

然后,他将重获自由,他会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离开那个妄图禁锢自己的侍卫,回到那座穹顶的圣殿,只要跳进那个蓄水池,他就能重回自己的时代,一切还不会太晚。

Loki听到了一点动静,他冷静地把匕首藏在那条被Thor留下来的深红色毯子下面,穗子散落在他雪白的大腿上,伴随着男人手指留下的淤青痕迹,宛如丝丝鲜血。Loki如猫一般眯起他明亮的翠绿色眼珠,他知道,他的内心一直渴望着鲜血,他并不是Thor想象的那个被养在深宫中、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王子,苏丹王的后裔,从出生开始便渴饮热血,咀嚼生肉,咬碎骨筋。

脚步声渐渐靠近,Loki紧了紧握住匕首的手,宝石硌着他的手心,然后像是重获力量般,他松开了手,刚预备回头,一股温热却覆在了自己的背上。Loki一怔,背瞬间绷直,但旋即知道,敷在后背上的是一条热毛巾,Thor正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他背上被弄破的伤口,像对待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那样。

Loki垂下了睫毛,轻轻颤抖,仿佛蓝闪蝶的翅膀,有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保持沉默,月光在地板和床垫上投下他们的影子,重叠在一起,胶着地混合,自那晚Thor从Loki兄长们的手底下把他救起之后,两个人便像是纠缠在一起的乱麻,再也无法彻底分开。Loki已经记不清让Thor杀过多少人,也记不清这个男人救过自己多少次,如果他最后必然要登上那个王位,Loki明白,他是踩着Thor的肩膀一点点爬上去的,而Thor的脚下,是累累白骨和被鲜血浇灌的丰饶花园。

花香伴随着古兰经的吟诵,再次涌进那间狭小的屋子,隔板将房间一隔为二,连月色都只有一半。Thor不知道是什么时候,Loki已经转过头来,小小的幼兽终于收敛起锋利的爪牙,将柔软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金色的皮肤上是虬结的肌肉和累累伤痕,尽管已经发白,却依然触目。

“还疼吗?”他轻声问,怕惊走了蝴蝶。

青年摇了摇头,他沉默着,伸手抚上自己肩膀上的刀疤,每一条都细数着两人在苏丹后宫中的艰辛,他们毕竟都熬过来了。

“你是我的月光,王子殿下。”Thor扔下毛巾,珍惜这难能可贵的亲昵举动,然后试探着再次亲吻他花瓣一般的嘴唇,“是神赐予我的迷宫和祭坛,在你之上,我终将与神明合二为一。”

“亲吻我,Thor,就像亲吻至上的神。”Loki轻声说道。

“遵命,我的殿下。”

Thor难以掩饰内心的狂喜,但他依旧小心,Loki是易碎的,就像白雪一旦被日光照射,就会融化,为了保护他,他愿意做任何事,即使奉献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青年的身体再次温热起来,他迷蒙着双眼,那里的孤傲清亮终于添染上了欲望的波澜,他跨坐在Thor的小腹之上,轻轻腾挪,然后将他按到在了床垫上,手指顺着漂亮的腹肌缓慢地向上,最后停留在肩膀。

“你爱我吗,Thor?”

“当然,我爱你胜过世上一切。”Thor摩挲Loki修长的大腿,感觉到自己的欲望正喧嚣着滚烫的热气。

“那你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

“义不容辞,我的殿下,只除了一件事。”

Loki略微弯下他颀长秀美的脖子,直视Thor的蓝眼睛,“为什么?”

“我在保护你,Loki,如果你回去,只有死路一条,你的王兄会杀了你,就像他已经杀死的你的其他兄弟一样。”Thor抬起手,按在Loki的后颈上,压低他,好让自己能亲吻到他的嘴。

“不,你不明白,那才是我希望他做的,替我杀掉所有的阻碍。”Loki忽然笑了起来,Thor从来没有见到过他的王子的笑颜,像是沙漠中的清泉,又像是清晨玫瑰花上的流下来的第一滴露珠,从他喉咙里发出的,是远古海洋里塞壬的歌喉。

“Thor,你爱的,终究只是想象中的我。”Loki直起了腰,他的左手握紧了Thor的肩膀,右手从重重的布料里抽出了那把匕首,锋利的刀刃像天边惊现的长庚星,随即它快速落下,刺进Thor的胸口。

鲜红崩裂,和深色的毯子糅合到一起,流淌过那张破旧的床垫,滴落在地板上。

Loki愉快地哼着歌,一件一件地往自己身上套衣服,尽管都是Thor的衣服,重获自由的喜悦让他并没有嫌弃那些破旧简陋的现代服装,裤子宽了不少,不过他找到一根类似腰带一样的皮革,用它拴紧了裤腰,还有上衣,他听他说过名字,叫做T恤。

“真难看,你是怎么能够忍受穿这种东西的?”Loki从一块碎掉的镜子里看了一眼自己,他没有看倒在旧床垫上的男人,血腥的铁锈味漂浮在空气中,使他无法分辨令自己兴奋的到底是摆脱囚禁还是杀戮,“不过没关系,只要回去之后,我会让人烧掉这些贫贱的东西。”

“……别回去,Loki……他们会杀了你……”Thor挣扎着喊道,加速了血流的速度,声音被疼痛吞没,他喘了两口气,试图积蓄力气能够从床垫上爬起来阻止他离开,匕首深深地埋进他的胸口,刀刃刺破皮肤,切开肌肉,可是他知道,Loki刺偏了。

匕首并没有捅进自己的心脏。

他本可以的,Loki打猎时能够准确地射中野猪的眼睛,却没有在近若咫尺的地方刺穿自己的心脏,如今它卡在他的肋骨和肋骨之间,堪堪擦过那片又薄又冷的金属。

“……Mehmed和Selim 早就勾结在一……Loki……他们知道你的打算……”

“Selim是个蠢货,不会比你更聪明,至于Mehmed,我知道他是个滑头,不过——”Loki的绿眼睛咕噜噜转了一个圈,他迟疑了片刻,轻手轻脚地走到Thor的身旁蹲下,他英俊的脸上毫无血色,额头布满冷汗,Loki曾无数次见过他这副模样,过去在他替自己受伤的时候,每一次他都几乎挣扎着从鬼门关前绕一圈后才能回来,生命力顽强得令所有人都惊诧。“别担心,就算他们再怎么狡猾,也不会比毒蛇更狡猾,不过感谢你最后的忠告,等我回到了属于我的时代,我会立刻下令杀了他们两个,免除后患。”

Thor用积蓄的最后一点力气,用力抓住Loki的手腕,“不!你不明白……他们已经设下埋伏预备杀你,就在圣殿祭祀的时候……我没有办法,只能求巫女用咒语送我们离开……Loki……你不能……”Thor的声音在颤抖,冷汗顺着他的脸庞滑落至唇边,那刚才亲吻过他,并吐露出爱语的嘴唇。有那么片刻,Loki迟疑了一下,鲜血染满了他大半个身躯,他曾见过父亲倒吊起奴隶,并且命令割开他的喉咙放血,他知道要过多久,一个人身上的血会流干。Thor的手心还依旧滚烫,但慢慢地,温度会消失散去,蓝色的眼睛终将失去光泽,变成一块冰冷的玻璃,再也不会追逐自己的身影。

他突然害怕,他知道自己不该出现这种情感,为此他用力甩开Thor的手,然后站起来冷冷地看着他因为剧烈咳嗽而疼得发抖的身躯。

“谢谢,不过苏丹王不需要这种多愁善感的仁慈,Thor,尽管你是个卑微的奴才,但我得承认,你的确十分忠心。”Loki一遍说,一遍转身去开门,离开前他最后看了眼倒印在破碎玻璃上的身影,“等我登上王位,我会为你修建一座坟墓,用我最心爱的宝石填满。”


TBC


2017-06-10 /  标签 : Thorki锤基 26 14  
评论(14)
热度(26)